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我是窝囊废!
        那一晚,月光之下,小树林里传来了几声女人的痛苦哀嚎,十个月后的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我诞生了。

         从我出生起我就不记得我爸长什么样,每当和那些小伙伴玩儿,他们都有爸爸,可是我却没有,在小伙伴的眼中,他们总是叫我野种,说我是强兼犯的儿子。

         他们都疏远我,见到我就远远地跑开,不跟我玩,这让我感到十分委屈。

         在这种环境下,也造成了我懦弱自卑的心理和性格,我不敢大声讲话,也不敢放开了和别人玩儿,我总觉得我是个野种。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了,就去问我妈妈,我为什么没有爸爸?他们为什么叫我野种,又为什么说我是强奸犯的儿子?!

         当我问了这件事的时候,我的妈妈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她的表情就会变得非常狰狞而又可怕,让小小的我充满了惊恐,然后我妈就会狠狠的说,不要再提那个混蛋加畜生,如果再提那个混蛋,我就打死你。

         我的妈妈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个漂亮性感而又温柔的女人,可是此时的她,却像是个狰狞的怪物。

         小小的我受到了无限的惊恐,我哭了,我委屈的泪水,像大雨倾盆一般,划过我的脸庞,我的妈妈也哭了,他搂着我,把我搂在她的怀里,说我们娘儿俩都是苦命的人。

         我对我妈说我这一辈子最恨我爸了,是我爸把我们害成了这样,可是我妈那苦涩的脸上随一滞,却是说,你不要恨你的爸爸,你的爸爸是一个伟大的男人,至于如何伟大,我不知道,但我在我那幼小的心灵里,我对我爸爸,产生了无限的恨意。

         在我十二岁那一年,我妈终于忍受不了生活的贫苦和寂寞终于嫁给了林叔,我的人生的厄运,仿佛从那一刻也就开始了。

         林叔是一个高大而又威猛的男人,他有着结实的身体,和一双凶狠如狼一般的眼睛,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害怕。

         当我的妈妈让我叫他爸爸的时候。我瑟瑟缩缩的内心充满了排斥,却怎么也叫不出爸爸这两个字,因为爸爸这两个字在我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一个“恨”的代名词。林叔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像是看着一个怪胎。

         我妈妈便只能赔笑一般的跟林叔说,这孩子怕生,你不要介意。

         此时的林叔,轻蔑地发出一声冷哼声。用他一双凶狠的眼睛瞪了我一眼,吓得我直哆嗦。

         林叔,有一个女儿,她的名字叫林子涵。

         林子涵比我小三个月,林子涵有着长长的睫毛,细白的小腿,穿着白色的丝袜,长得像一个可爱的瓷娃娃一样。

         说句实话,除了从电视上,我从未看过如此可爱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女孩子。当时在现实中看到如此可爱的女孩子,我有些发怔,盯着她的脸蛋和白丝美腿瞥了几眼。

         林子涵看到我那痴痴的表情,傲娇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片厌恶的神色,似乎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果然是强奸犯的儿子,死变态!

         我的妈妈让我叫林子涵妹妹,让林子涵叫我哥哥,可是林子涵却傲娇的说我才不会叫强奸犯的儿子为哥哥呢!此时,我的妈妈脸上浮现出苦涩的微笑。

         本以为有了一个爸爸和妹妹我的生活会有所改善,可是这才是我和我妈妈艰辛的开始。

         我的妈妈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向来是逆来顺受默默地为家庭付出,可是林叔却对我妈妈非打即骂,让妈妈受尽了屈辱,我曾经对妈妈说,我们离开这个家庭吧,可是妈妈总是搂着我说,不能离开。

         一天晚上,我上厕所,经过林叔和妈的房间去,却听到房间里传出了痛苦的女人的呻吟声,于是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房间的门口,透过缝隙向里看去,却看见林叔用黑色丝袜正在捆绑我的妈妈双手,身体压在我妈妈身体上,我的妈妈也是衣衫不整做着痛苦的挣扎。

         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我知道,林叔一定是在欺负我妈妈。

         我虽然懦弱,但此时,却也愤怒的要爆炸,便冲了进去,大叫一声,你不要欺负我妈妈,林叔略有些慌张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飞起一脚将我踹翻在了地上,还要过来打我,对我拳打脚踢。

         我的妈妈冲了过来,将我护在了身下,泣不成声的叫道,老林你不要再打他了,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

         林叔却是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骂了一句杂种,尽坏老子好事!

         我的妈妈却告诉我,说林叔没有欺负妈妈,只是……

         我当时还小,并不知道林叔和我妈妈在做那种事,只是觉得林叔在欺负我妈。

         我的妈妈背着遍体鳞伤的我,将我放到了我房间的床上,泪流满面。我知道,那一夜妈妈陪我彻夜未眠。

         虽然我和林子涵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但我们所受到的待遇却截然不同。林叔总是给林子涵买最好的文具,穿最好的衣服,而我却是穿旧衣服。林叔总是说老子能让你上学就不错了,你还有什么其他要求。

         林子涵总是对我充满了敌意,觉得我夺走了他的父爱。

         有一次,林子涵的白色丝袜丢了,他楞说是我偷的,而且还把这件事告诉了林叔,气势汹汹地在我的房间里翻出了白色丝袜,说我拿她的丝袜做那种恶心的事情,我真的很冤枉,我平时只是喜欢看着她穿白色丝袜的美腿,根本没有做那种恶心的事。

         那一次,我又被林叔暴揍了一段,说我以后再偷拿林子涵的丝袜弄那种事就弄死我!

         我当时痛苦的无以复加,妈妈也几乎跪在林叔的面前只能苦苦的哀求林叔,你不要再打他了,肯定有什么误会。

         而林叔根本不管这些,只是咆哮道如果这个怪胎再做出这种恶心的事,你们娘儿俩就滚出我们林家!

         我被打了一顿之后,林叔就气鼓鼓的离开了,林子涵娇俏的脸上挂着浓浓的不屑眼神里却又闪过了一丝狡黠。

         看着林子涵一副傲娇的样子,我对着林子涵大叫道,我根本没有偷你的丝袜!

         可是林子涵,却是冷笑道,你是强兼犯的儿子,还经常偷看我穿丝袜的腿,怎么可能不是你?那你说我的丝袜怎么会到你的房间里去?你们两个没有一个好东西,一个破坏人家庭的小三,一个死变态。

         “你给我住口!”我大吼一声,你可以说我,但不可以说我的妈妈。

         我当时气的浑身发抖,捏着拳头恨不得上前暴打林子涵一顿。可最终我却是不敢,我怕林叔打我,愤怒只能吞进肚子里,像是一个傻逼一样。

         我的妈妈也紧紧地抱住了我,我可以体会到我的妈妈身上也在不住地颤抖。

         看着我吃瘪和浑身瑟瑟发抖的模样,林子涵像是打赢了一场仗一样,洋洋得意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委屈,无助!我就像是一个窝囊废!或者说就是一个窝囊废!

         我和林子涵在同一班上学,但我们所享受的待遇却是截然不同。

         林子涵人长得漂亮,身材高挑,大腿修长,穿着白色丝袜,经常打扮的如同小公主一般,她不但是班里的班花,也是学校的校花,被称为“玉女校花”,可在我眼里,玉女……呵呵。

         她在老师的面前,她是一个乖乖女,学习非常好,更是老师眼中的宠儿。

         而我这是老师眼中的后进生,窝囊费,我坐在教室的一个角落。像是一棵无人问津的小草那样没有人关心,没有人过问,在大家的眼中我是一个笑话,一个可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