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疑惑
    “哎,小苏苏,唔,你说老头子今天是怎么了,这才两天就又唔,放我们出来了,唔…”庞威手里拿着吃的,嘴里含糊不清,然后在各个店铺间来回穿梭。

     “我要纠正一下,加老没有放风,是你带头偷偷跑出来的,还有,不许再叫我……”苏杀气腾腾的看向一旁的庞威,但是小苏苏这个词,他真的说不出口。

     “这个看上去不错,来小木木,尝一个。”庞威趴在一个店铺前,看着刚刚出锅的糕点,眼里精光闪现,抓起一块递给阿木。阿木一脸无奈的看着庞威,“小木木”这个称呼阿木听了整整两天,从最开始的拒绝,到后来的没有办法。阿木伸出手,结过庞威手里的糕点,虽然已经进入自由城两天了,但是食物对阿木的诱惑还是巨大的。阿木看着手上的糕点,香味穿过阿木的每条神经,阿木小心的将整块一口放进了嘴里,其实对于阿木来讲,食物就是为了填饱肚子的,他根本不需要去区分好吃与不好吃,能吃到食物,对于他来说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庞威看着一脸幸福的阿木,伸手又拿起一块放进了自己嘴里。

     “喂,你们俩,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苏看着两个站在柜台前大口咀嚼的吃货,暴走指数瞬间暴涨。

     “啊,什么”庞威扭过头看着满脸杀气的苏,“喂,黑脸苏,你要讲道理啊,明明是你看见老头子出门,然后你先悄悄溜出去的,说到底我跟阿木也就勉强算个从犯,对吧阿木?”说着顺手有往阿木手里又塞了一块糕点。阿木不知道“从犯”是什么意思,但看着手里的糕点还是习惯性的点点头,然后扭头看见苏越来越黑的脸,阿木又使劲的摇了摇头,接着低下头吃手里的糕点。庞威给了苏一个“你看大家都知道”挑衅的眼神,而苏也朝庞威举了举拳头。

     “喂,你们准备免费吃多久啊?”柜台内的店员,看着柜台前的阿木和庞威。

     “啊。老板,你做的糕点真好吃,我要五斤。”庞威扭过头,真诚的看着店员。

     “你有钱吗?”苏一把把柜台前的庞威拉到身边,眼神瞥了瞥柜台,又瞥了瞥庞威手里咬掉一半的糕点。

     “钱不都是你拿着吗。”庞威耸耸肩,一脸的事不关己。

     “可是我是悄悄的出门,呸,不是,我因为追你俩太着急,所以……”

     “你看,你承认了吧,我就说嘛,文化人是从来不说谎的。哎呦——”

     “说正事呢!”看着一脸贱笑变成一脸委屈的庞威,苏揉了揉拳头。

     “你的意思是没带钱喽。”捂着脑袋的庞威一把拉过旁边看着柜台出神的阿木,“你有钱吗?”

     “钱,什么东西?”阿木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庞威一抹自己的圆脸,然后看了看柜台,一把把苏也搂了过来,“看来只能又实施B计划了,一会我数到三,我们就跑。”

     “为什么要跑呢?”阿木一脸疑惑。

     “因为你吃了东西。”

     “那为什么吃了东西就要跑呢?”

     “因为你没有钱。”

     “为什么我,额,我们没有钱呢?”

     “因为苏早上忘记带了。”

     “为什么苏忘记带了。”

     “因为……我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忘记带。”

     “为什么你不知道?”

     “啊,小木木,不,木弟,不不,木哥。你饶了小的吧,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脑子里全是为什么吗?你吃了东西就要给钱,没钱就会被抓住,被抓住就会被暴打,被暴打之后……”庞威一脸的生无可恋,几乎要抓狂。

     “我懂了。”阿木突然点点头,虽然他没有听懂庞威啰嗦的什么,但是他听懂了暴打,他不想挨打。

     “我去,懂了?”庞威一脸诧异,他也记不得自己半天变过多少次表情了,但是他感觉这次的表情肯定最精彩。“你确定你不是在玩我,啊?小木木。”

     “先生,您的糕点包好了。”柜台里店员把打包好的糕点放在柜台上。

     “记住,我喊到三我们就跑。”庞威又重复了一遍,然后扭过头,

     “谢谢啊老板,多少钱。”庞威伸手拿起柜台上的糕点,把手放在口袋里摸索着。

     “一共……”

     “三。”庞威猛地一转身,“我擦,我这刚喊,小木木你这也太有天分了吧。”看着已经跑出去的阿木,庞威张了张嘴,然后提着糕点埋头追了上去。

     “握草,你个猪头,不是数到三吗!直接喊是什么鬼啊!”苏看着绝尘而去的两个人,直接暴了句粗口,扭头看了看楞在柜台内的店员,“对不起了。”苏心里默念着,朝两个人追去。

     “九十…五”柜台里的店员看着跑走的三人,愣了愣“握草,敢在老子的店里不给钱,滚回来。”店员顺手抄起门口的木棍朝三人追去,而三人听见喊声,脚底下又加快了几分。

     阳光下的城主府,端庄大气。陆遥站在城主府门口,一席白衣的他英朗帅气,手里拿着礼物,但眉宇间夹带着一点点焦急。“吱呀”,城主府的大门慢慢打开,

     “九殿主,不好意思啊,小姐出门了。”

     “方伯,说过多少次了,叫我陆遥就好。”陆遥赶紧上前搀扶住走出来的方伯。

     “哎,人老了,身体就不行了。只是一来陆殿主又要白跑一趟了。”老者方伯,向陆遥弯了弯腰。

     “没事,我也只是恰巧路过。”陆遥冲着方伯笑了笑。

     城主府楼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窗户边,注视着门口交谈的方伯和陆遥,嘴角露出淘气的笑容。

     “颖儿,吃饭了。”城主推开屋门走了进来,一脸疼爱。

     “哎呀,知道了,一会就去,烦不烦啊。”窗边的叫颖儿的小女孩没有回头,依然注视着窗外。

     “那个叫陆遥的小子又来了?”城主看看窗外,方伯和陆遥在门口交流着,“你怎么不让人进来。”

     “哼,我才不让他进来呢,每天都要来,烦都烦死了。”颖儿两手在胸前一叉,嘟着嘴,但嘴角处却有一丝的微微扬起。

     “那你还邀请人家来你的生日晚会。”城主摇摇头,无奈的笑笑。

     “哼,我的生日晚会我说了算,哎呀,你好烦啊,出去,出去。”颖儿一把把城主推出门外,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呋……”小女孩长出一口气,然后跑回了窗前。

     “记得赶紧下来吃饭。”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远。

     “喂,你们三个,站住别跑。”远处街道突然传来喊叫声,陆遥,方伯还有颖儿纷纷转过头,看向街道的拐角。

     “这边这边,”跑在前面的庞威指着陆遥站着的这条街道,然后带头拐了进去,紧接着阿木,苏也纷纷拐了进来,不远处拿着木头的店员嘴里喊着也追了上来。

     “让开,让开。”回过头的庞威正好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陆遥,虽然陆遥站的已经很靠边了,但是同时跑过来三个人,宽敞的街道也突然间显得有些拥挤,左边和中间的苏和庞威还好,而右边的阿木则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陆遥身上,抓过糕点的双手瞬间在陆遥的衣服上留下来两个硕大的手印,阿木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被撞的陆遥,又看了看陆遥的衣服,“对不起,对不起”阿木慌乱的赶紧道歉,但是阿木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天城门外红袍人之一,当然那天他也根本没有注意过。

     “我去,你发什么呆啊,赶紧跑啊。”庞威一把拉过还在那不停道歉的阿木,然后跟站在原地的陆遥说“手印就送你了,不用谢。”接着三个人消失在街道远处。

     “他不是死了吗?他是怎么进来的?城主这次不是说只让一个人进来,算上那个刀疤脸,就是两个人了,牧离到底想干什么?”陆遥看着阿木远去的背影,瞬间心中无数的念头闪过。

     “他是谁?为什么给我的感觉这么熟悉呢?”站在窗边的颖儿,看着远去的阿木背影,摇了摇头。

     “陆殿主,陆殿主”看着发呆的陆遥,方伯轻轻叫了两声。

     “啊,方伯。哦,对了,这个是送给小姐的礼物。”陆遥回过神,把手中的礼物递给方伯。

     “一定送到。”方伯接过礼物,看着有些失落的陆遥。“陆殿主不进来坐坐吗?”

     “不了”陆遥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窗户“她不太喜欢我进去。”然后扭过头离开。

     “对了,陆殿主,下个月是小姐生日,小姐说那天您可以来。”陆遥听见身后方伯的话,停了一下,“请转告小姐,那天我一定来。”然后又继续向远处走去。

     “大笨蛋。”窗户前,看着远去的陆遥,颖儿一跺脚然后跑出了房间。

     “下面往哪边走?”三个人扶着膝盖,站在路边气喘吁吁,一口气跑出三条街道也是很累的。庞威回过头看了看被落下老远的店员,然后从袋子中拿出一块糕点塞进嘴里。“果然郎了就唔好吃了。”嘴里被糕点塞满的庞威含糊道。

     “吃都闭不上你的嘴,”苏喘着粗气抬起头,四处望着,不远处奈落门的大门金碧辉煌。

     “喂,我说你想好了没有”刚把糕点咽下去的庞威扭过头,看见追来的店员越来越近。苏想了想,然后指着奈落门前的街道“走这条。”三个人很快的跑过奈落门的大门前,忽然间苏停下脚步,他看见不远处加老从奈落门的大门走了进去,一时间苏的眼神不断变化。

     “我去,你又开始发呆,”庞威一把拉起发呆的苏,“拉着你俩跑是真费劲,不行,这袋糕点我要分大份。”苏回头又看了看,然后跟着俩人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他已经死了的啊。”走在街道上的陆遥心里满是疑惑,脑子里全都是刚刚阿木的样子。对于陆遥这种人,单单用眼睛去看就能肯定一个人是生是死,当姚正打完阿木把他扔到地上的时候,他能感觉得到阿木的呼吸已经没有了,心跳也停止了,整个人死的不能再死了。当一个你认为绝对不可能活着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站在你面前,并跟你不停的道歉,你一定会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可以肯定,我刚刚看到的那个人和前几天在城门外死掉的是同一个人,但是他是怎么进来的呢?如果没有平民记是不可能通过城门守卫的排查的。”陆遥在青石板的街道上越走越慢。“难道是有人把他带了起来?可是是谁呢?难道……是他?还是那个老头?”陆遥突然想起,进城的当天,七殿主牧离曾让一个卫兵离队,而且还和一个老头交谈了一会,但是陆遥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上位者总会有一些秘密不想让别人听见。陆遥相信绝对不会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去管一个可以说算是已经死亡的人,更何况这个人又活了过来,而且陆遥可以肯定,这个人必定知道阿木会活过来。

     “小陆?”陆遥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停下脚步,宿青从另一条街道走了出来。

     “四殿主。”陆遥看着宿青,行了行礼。

     “你看,见外了吧,行这又没人看见,叫我宿叔叔就好了。”宿青拍了拍陆遥,假装有些不高兴。

     “宿……叔叔。”陆遥硬生生的叫了一声。

     “怎么,跟你父亲又吵架了?”看着表情不自然的陆遥,宿青关心到。

     “没。”陆遥别过头,呼了一口气。

     “嗨,父子嘛,有啥事不能好好说,非得吵成这样。你爸也是,多大的人了,还跟孩子过不去,回头我去说说他,不过小陆啊,你也得体谅一下,怎么说也是你的父亲,我跟你爸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他就那臭脾气,一辈子了跟谁都犯不上来……”

     “宿殿主,您要是有事就说,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陆遥一脑子的乱七八糟,又听着宿青的唠叨,脸上渐渐有些不高兴。

     “有趟任务需要你跟我一起去,大殿主的命令。”宿青笑着拍了拍陆遥。

     “去哪?”

     “白草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