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白鬼
    床上的阿木翻来覆去,第一次睡在木质的床上,阿木觉得浑身不自在。这里不再是黑夜一直比白天多的聚集地,也不会因四面而来的冷风而瑟瑟发抖,更没有父亲的训斥和忽明忽暗的火堆,没有殴打,没有饥饿。望着房顶,阿木忽然觉得这一切都那么的虚幻,就像多少次从梦里出现的一样,只是这一次那么真实,真实的让阿木有些恐惧,他害怕,害怕一闭眼这一切又被无尽的黑暗吞没。阿木慢慢爬起来,隔壁的庞威打着呼噜,像是梦见了什么,哼唧了两句,翻了个身,又继续打着呼噜。阿木小心的爬上露台,感受着洒下来的月光和细微的风,阿木不安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远处苏坐在露台的边缘,嘴里的烟明了又暗。阿木走了过去,从苏的身边坐了下来。

     “怎么,睡不着?”苏看了看阿木,然后接着抽烟。

     “恩,不太习惯。”阿木看着苏手里的烟,新奇无比。

     “这里对你来说还是太陌生了,慢慢就习惯了,”苏看了阿木一眼,耸了耸肩。

     “你要不要来一个?”看着阿木好奇的眼神,苏象征性的问了一句,然后从口袋摸索了一下,抽出一根新的烟,在嘴边点着,然后递给阿木,烟这种东西阿木还是第一次看到,阿木接过烟,放在嘴边,学着苏的样子,用力的吸了一口,“咳咳”,阿木剧烈的咳嗽着,眼泪顺着眼角留下来。

     “第一次都这样,以后就好了。”苏看着一脸苦涩的阿木,笑了笑,接着又是无言的沉默。

     “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阿木看了看手里的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加老身体不好,至于那个死胖子,一开始叫他不来,后来就懒得跟他费口舌了。”苏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继续沉默,阿木看着手中的烟,空气突然安静。

     “原来你俩在这啊?”阿木转过头,看见迷迷糊糊的庞威朝着露台边缘走了过来,解开裤子,冲着远方,黑夜中水声格外响亮。“舒服”,庞威哆嗦了一下,然后嘴里嘟囔着提起裤子。

     “你们半夜不睡觉在这干嘛?”庞威看着阿木手里的烟,

     “不是吧,刚认识你就教那个…对了你叫啥来着?”

     “阿木。”

     “对对,阿木,这才刚认识,你就教小木木抽烟,教点好毛病不行吗。”庞威一脸正义的指着一旁继续抽着烟的苏。“小木木……”阿木听着这称呼,无话可说。庞威一屁股坐在阿木的身边,然后手搭在阿木的肩上,轻轻抹了抹,

     “你别跟他学”庞威鄙视的看了一眼苏“你看看我,腹有诗书气自华,信手拿来全是诗,你要有内涵,有修养,要提高自我素质,这样才能有完美的人生,才能有各种各样的妹子,才能有很多的好吃的,不要像某些人,就知道……”

     “死胖子,你还有完没完了”苏从台沿上站起来,看着侃侃而谈的庞威,用手把烟掐灭,伸展了一下胳膊。

     “你看,小木木我说什么来着。黑脸苏,我告诉你啊,暴力是对文化人最大的侮辱。”庞威一把松开阿木,然后跳回露台,嘴里嘟囔着,脚下一点点的向露台门口移去。

     “早点去睡觉吧。”苏转身走回了屋里。

     阿木转过头看着天空,突然,他觉得他的世界多了一些东西,但是他说不出来,阿木拿起手里的烟,重重地吸了一口,然后学着苏的样子掐灭了烟,灼痛让阿木咧了一下嘴巴,然后看了看苏消失的门口,月光如练。

     夜里的城主府安静内敛,尽管与奈落门仅仅隔了三条街道,但却像在两个世界。牧离推开面前书房古朴的门,一身白衣的城主依旧站在窗前,窗子打开着,月光洒进来,远处的灯红酒绿看的清清楚楚,但却没有听见一丝纷繁嘈杂,就好像这里不属于这个世界,也好像外面的世界形同虚幻一般。茶桌上,两杯新茶热气萦绕。

     “随便坐。”城主回过头,径直在茶桌边坐下。牧离随手关上了门,走到茶桌边,在城主的对面坐了下来。

     “晚饭吃了没有?”城主端起一杯新茶,细细的品了一口。

     “还没有,不过内人在家应该做好了。”牧离用手摸了摸茶杯的杯沿,然后收回了手。

     “是吗?工作是做不完的。要多注意身体才是。”城主微笑着,将手里的茶杯放在茶桌上。

     “多谢城主关心。”牧离从衣服下拿出白天勾选姚正的那本册子放到桌上,然后又拿出一个黑匣子,放在册子上。

     “怎么样,还顺利吗?”城主看了一眼黑匣子,然后端起茶壶,茶香在茶杯中缓缓升腾。

     “还好吧,没什么问题,就是费了点时间。”牧离又伸手摸了摸杯沿,然后举起杯子,小心的抿了一口。

     “你们神裁殿虽然平时讨厌了点,但是效率还是比我手下的那些废物们要强不少的。”城主举起茶杯,闻了闻香气,

     “怎么样这个味道?”

     “怎么这次一个都不让入城呢?”牧离放下手里的茶杯,第一次抬头看着眼前的城主。

     “不是放进来一个吗?”城主吹了吹茶杯上的热气。

     “姚正是十五年前因为失职流放出去的,今天正好是他刑满的日子,至于记号这个东西,”牧离看了看手边的黑匣子“应该算物归原主吧。”

     “哦,是吗,一晃都十五年了,真快啊!”城主放下茶杯微笑着看着坐在对面的牧离。“一转眼,你在七殿主这个位子上也坐了十五个年头了,当时也算是神裁殿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殿主了吧。”

     “哪里,运气罢了。”牧离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有点凉了。”

     “自便。”城主指了指桌上的茶壶,然后拿起册子和黑匣子,转身站了起来。牧离端起茶杯,将手中的茶杯慢慢倒满。城主把黑匣子放在书架上,然后随手把册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那个,时间也不早了,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再不回去内人估计在家该着急了。”牧离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

     “那好,我就不送你了。”城主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回过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牧离站起身,微微弯了一下身子。

     “对了,今天进城的有几个人?”刚走到门口的牧离把手停在了门把上,回过头,看着专心看书的城主。

     “按照您的要求,只有姚正一个进来。”

     “哦,对对,我们刚刚说了,你看这人稍微老一点,记性就不好。”城主从抬起脑袋,歉意的朝牧离笑了笑。“对了,下个月是我小女儿十五岁生日,到时候带着夫人一起过来。”

     “一定。”牧离点点头,然后慢慢的退出了房间。房间里,城主又坐回茶桌前,把书放在茶几上,然后又倒上一杯茶,摸着略微有些发凉的茶壶,皱了皱眉头“来人,换一壶新茶进来。”桌上的书有些发黄,封面上好像有两个字,但是已经模糊不清了。

     走在街道上的牧离面无表情,回想着那本人名册最后一页的内容,牧离突然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他抬头看着天空,

     “这个夜晚,还真是漫长啊。”

     黑森林深处,各种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在这里一天能见到阳光的时间几乎能忽略不计,一支三百多人的部队,悄悄的在树林间穿行,

     “龙藏大人,我们已经又深入了大概三十公里了。”一个黑袍人站在一棵树前,龙藏坐在树下,借着微弱的月光拿着树枝在地上盘画着,并不时的四下张望,然后貌似确定了一个方向,然后站起身,

     “全体原地休息三个钟时,然后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六小组警戒。”说完二十个人从大队伍中分离出来,成扇形散开,其余的人立马原地坐下,有的检查装备,有的喝了口水闭上眼睛开始小憩。

     “龙藏大人,神裁殿消息。”一个卫兵跑了过来。

     “什么时候?”树下的龙藏抬起头,看了看卫兵。

     “一个钟时前。”卫兵咽了咽口水,大声说道。

     “念。”红袍人掏出水壶,往嘴里灌了两口。一个小时前,他们刚刚从一个几百只的血鬼的聚居地逃了出来,如果再晚一点,可能就不只几百只那么简单了。血鬼,黑森林特有的且唯一的生物,全身血红,嘴巴奇长,四条腿,头上的

     两颗眼睛在黑暗里发出绿色的光,奔跑速度快,喜欢群居。

     “五殿主龙藏大人速回。”

     龙藏看了看卫兵,又看了看刚刚确定的方向。

     “回去休息,告诉所有人,原定方向不变,休息时间缩短到一钟时。”

     “是。”看着卫兵下去传达命令,龙藏也闭上了眼睛进入休息。远处血鬼的叫声不断传来。

     自由城,神裁殿。

     大厅里,灯火昏暗,大殿主依旧坐在大厅中椅子上,双手抚摸着黑袍上的黑色,仔细看过去就像火苗一样燃烧着。

     “报。”

     “进来。”卫兵从拐角处走出来,跪在厅前。

     “黑森林方向的?”大殿主看了看天花板,然后笑了笑“才两天,还不算太笨,念吧。”

     “是,黑森林方向有变,发现白鬼,损失惨重。”

     “没了?”坐在上面的大殿主楞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没了。”台下的卫兵依旧低着头。

     “那去通知七殿主吧,让他来我这一趟。”黑袍下的大殿主想了想“算了,去叫四殿主吧。”

     “是。”卫兵慢慢的退出殿内。

     “白鬼……白鬼,这应该是最后一只了吧。希望这个龙藏不算太笨,别死的太早,要不又要麻烦了。”大殿主坐在那里自言自语。

     过了大概半个钟时,大厅中忽然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上下的人。

     “四殿主宿青见过大殿主。”

     “宿青啊,我这有一阵子没看见你了。”大殿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拖着漆黑的长袍从台上缓缓走下来。“是不是忘了神裁殿的大门往哪开了。”

     “怎么可能,”宿青微微一笑“您忘记了,我上个月还来过一次呢。”

     “上个月,呵呵,不算久,不算久。”大殿主笑了笑走到宿青面前。

     “大殿主,您这是有事找我?”宿青笑了笑,往后撤了一步。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大殿主转了个身,又回到了座位上。

     “大殿主真会说笑,像我这种老骨头不比年轻人了,禁不住折腾。”

     “听说你老是常去黑森林?”大殿主扶着脑袋想着什么。

     “黑森林中物产丰富您也是知道的,现在的人……”

     “我不想听废话,我就问你去过没有?”大殿主语气慢慢拉低了一些。

     “去过。”

     “去帮我带点东西出来?”

     “什么东西?”

     “龙藏和一只白鬼。”

     “五殿主?他去那里干什么去了。”宿青看着大殿主,面无表情。

     “就问你能不能?”

     “龙藏我倒是能带出来,不过白鬼有点问题。”宿青犹豫着说,

     “能带个人出来就不错了,白鬼我也没太指望你俩能搞定。”大殿主摇了摇头,“对了,顺道帮我洗一下手帕。”

     宿青一抬手,接住了飞过来的盒子,看了看盒子“大殿主,我还有个要求。”

     “说。”

     “我想带上九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