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暴躁的金手指
        黄文给乾天界带来的磨难太多了。他让天帝不爽,天帝自然也不能让他爽!

         这一次真武天君,是授天帝之命前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轰杀了黄文君,让乾天界从此免受紫电雷暴的摧残。

         悲催的黄文君,也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招惹上了神秘的紫电雷暴。

         “真他娘的晦气,老子这一趟奇幻之旅,成了众矢之的了。”站在东皇钟上面的黄文扶了扶黑超眼镜,暗骂不爽。

         真武天君在不废话,退居幕后。

         这时,九曜星君同时显化身形,各施神通,催动了‘诛仙大阵’。

         整座铜山,被仙剑笼罩,宛若置身于仙境杀阵之中,金灿灿的剑芒如过江之鲫,尽数朝着黄文轰杀而下。

         “M卖P!”黄文啐了一句,手中的扫帚舞动的舞舞生风,风声雷动,疯狂的清扫着飞来的仙剑气劲。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不多时,诛仙阵内的剑芒就被扫的荡然无存。

         众仙目瞪狗呆,面面相觑半晌,火德星君方才醒悟道:“他手中那是何等仙器?”

         黄文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我前天把扫把星给炼化了。”说话间,扫帚一挥,灌注磅礴的天君之力,朝着诛仙阵的仙力屏障扫去。

         黄文初来之时,实力在天君之上,天帝之下。跟东华天君一场恶斗下来,修为削弱不少。现在,也就是一个天君的力量。而且还得防范即将要到来的异域闪焰。

         别问黄文为啥有天君的实力,因为,命格够硬,世人都说人类很渺小,他就是要证明,人可以凌驾在所谓的天帝之上,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一种逼格,总之,不装比,毋宁死。

         喀嚓!扫帚上面居然绽放出一道纯瑕的利箭,就像是皮卡丘的本源箭矢,把诛仙阵的仙界屏障,刺成两半。于此同时,还伴随着桃花朵朵的特效。黄文熟谙装比法则,其实,浪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而艺术,本身就自带激情。

         啊?

         九曜星君纷纷驻足愕然,他们的仙目之中,映衬出爱心女神的眷顾画面。

         “呔,他在戏弄我们。”火德星君更加暴躁,怅然若失间,火德星君撸起了火纹仙袖,只见他如长袖善舞的歌舞伎一样,挥袖放出一条火龙。强大的玄仙之力让周边的仙气为止一窒。旋即,火龙上下翻腾,朝着黄文吞噬而去。

         黄文摇头,无奈的摘下墨镜,装比的捏着兰花指,喀嚓一声,掰下一面镜片。

         这可不是普通的镜片。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子里面炼出来的宝贝,名唤‘透仙镜’!比火眼金睛还要高级。

         这么说吧,黄文曾经在地球生活的时候,看过不少关于透视的YY小说。那些透视实为了得,甭管对方穿的多么严实,在透视面前,总是能够无所动形。大白兔,该跳还是得跳,哪怕是被束缚在凶兆之下,也一样如此。

         当时,这类小说,引起很大的轰动。成为无数右手宅男们梦寐以求的愿望。后来,透视小说烂大街了。

         怎么样?透视,够厉害了吧?可是要在装比法则里面,什么都市****超级透视、黄金瞳之类的,仅仅是小乘,甚至连小乘都算不上。真正的大乘,是透仙!

         凡夫俗子有啥好看的?要看就看凌霄宝殿的众位仙子。

         透仙镜这样的超级宝贝,放在平时,黄文是不舍得施展的,但是现在,见招拆招,保命要紧。

         铛!镜面被黄文用小李飞刀李寻欢大大的手势弹出。

         刹那间……

         呃,有歌为证!

         刚霸占东皇山,又扫清万仙剑,找死的仙徒哪来这么多?嘿!吃俺老黄一棒!杀他个罩也丢来,裤也落。腿也哆嗦,菊也闪躲。闯出个通天大道……

         正如歌德作证,黑超眼镜被用弹指神功施出,漫天散发出璀璨的洞察光环,诸多仙人的弱点,完全显露。

         就连那炙手可热的火德星君的火龙也跟遇到了屠龙骑士菊花信似的,当即陷入萎靡,嚎了两嗓子,趴在了铜山之下。

         “我的龙,我的龙啊!”火德星君掩面难忍。水德星君愤慨道:“哥哥勿慌,真武天君必会给我们做主。”

         谁说仙人就清心寡欲了?这不!真武天君听闻水德星君的话,当即大袖摇摆的飞到阵前,仙袍无风自动。

         虽说在天道逼王黄文面前,有点不自量力,可真武天君也算是牛比小试。黄文决定,给对手一点尊严。

         真武天君扯高气扬道:“黄文君,你可知罪?”

         “我都是无心之失,何罪之有?”

         “哼,天帝要治你罪,你就是有罪。今天我就让你道法全消,魂飞魄散。”真武天君一言落毕,祭出真武剑!剑刃所指,虚空中闪出一道霹雳闪电,只见真武天君手腕一抖,剑刃带着闪电切向黄文。

         攻势刚起,浩瀚的天君仙力已经让东荒极地变成了仙剑的天下。

         咱们的黄文君,眉头一锁,深沉的看着天罡地躁的剑势,悠然的抬起手中的扫帚,开始酝酿大招。

         就在这时,虚空尽处落下一道紫色的霹雳。

         黄文君见势不妙,他知道,那是专门针对自己的紫电闪焰,来自异域的闪焰。这一次,这片雷域本就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仙家高手,所以那道紫电闪焰的威力,几乎超出黄文的预料。

         黄文已经不止一次的躲避过那样的闪焰风暴了。第一次他没有躲避,趋于天帝的修为,却险些被轰死。后来,他学乖了,在没有搞清楚那闪焰的来历之前,他是不敢上去顶牛的。

         再后来,久病成医的黄文得出一个结论。他的修为越强,闪焰威力就越大。有时候,自身周围的仙力越是浩瀚,闪焰就越是致命。

         如今,真武天君施展大杀招,无异于加重了雷域的仙力,让闪焰把怒火如数发泄在黄文的身上。

         见此一幕,黄文也不管真武天君的剑诀,急忙把扫帚别在裤腰带上,一个闪烁,钻入东皇钟内。

         真武天君的剑诀戛然而止,他跟众仙一样,看着虚空尽出涌现的紫色霹雳,面色煞白。

         仙阵之中,十阳金仙同时说道:“天君,观那风暴,还有片刻才来。既然那风暴闪焰找的是黄文君,那我们就助他一臂之力。”

         真武天君恍然道:“诸位金仙的意思是说,我们破开东皇钟?”

         “不错,东皇钟虽是天帝的法器,可我们这么多仙者,要破也是错错有余。”

         真武天君仙目狰狞,忙道:“时不我待,快快出手。”

         话音刚落,热浪滔天的十阳大金仙,便祭出太阳戟,焚烧之力齐刷刷的聚向东皇钟。真武天君的真武剑诀再度骤杀、九曜星君同时掣肘发力,破军、贪狼等星宿玄仙也施上层仙法助力,其余仙兵,皆锦上添花。

         瞬息间,雷域被仙力冲满,万千仙法桎梏铜山。此刻的东皇钟,黄文的栖身之所,全然成为了吸引浩瀚仙力的中心枢纽。

         黄文躲在东皇钟内,虽无法想象近万仙者的会心一击会有多大威力,可他知道,这样的气场,吸引而来的异域紫电闪焰一定会把自己轰的魂飞魄散。

         “蠢货,你们这样,只会自取灭亡。快快助手!”黄文仙念扩张,声如洪波。

         可他还是提醒的晚了。

         就在众仙出手之后没多久,虚空中的紫色霹雳就汇聚出一道足够覆盖整片雷域的闪焰,轰破天障,直劈而下。

         真武天君神色愕然,他没有想到,自己召集众仙出手,居然会提前引来致命风暴。

         众仙都是成名已久的战仙,此时此刻,却也不显慌乱,一个个视死如归,催动毕生仙力。瞬息间,在他们包围的轴心部位,爆发出一团绚烂的金芒。铜山碎裂!他们破开了东皇钟!甚至能够看到一脸懵比,惊魂不定的黄文君!

         此刻的黄文,正如一位躲避众多色狼的小寡妇似的,当真是既无语又绝望,他赖以荫庇的东皇钟被破,无法直面异域闪焰的风暴碾压。

         “快撤!”真武天君一声招呼!提前朝着后方退却。可是即便是天君的他,也在撤退的瞬间,就被一股强大的紫电屏障给吸了回来。其他众仙也不例外。

         黄文歇斯底里的吼道:“看到了吧?你们现在看到了吧?我一直跟闪焰对抗,那是仙逆的邪恶力量,只要触发,谁也逃不掉。我抢东皇钟,是为了躲避闪焰。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乾天界被闪焰摧毁。如今,你们毁了东皇钟,也从此葬送了你们的仙统。”

         真武天君,拼了老命都无法摆脱紫色漩涡的桎梏,他自知毁灭在即,反而狰狞的笑道:“黄文君,那些紫电闪焰就是你带来的,你把罪恶的仙道屠戮带到了乾天界。只有你魂魄寂灭,灾难才会结束。今天,本天君就跟你同归于尽。”

         “寂灭?我还没有揭开紫电闪焰的秘密。所以恕不奉陪。”黄文说罢,双手凝诀。眉心前有他的灵魂震颤而出,虚幻的黄文灵体汇作一道疾芒,劈向虚空。

         真武天君狂笑道:“黄文,你想打破空间,离开这片将要毁灭的仙寂雷域。哈哈,真是痴心妄想,你是天君,我也是天君。你我都知道,想要打开通往道法异界(位面)的通道,那是要用本命灵魂做代价的。我们被毁灭,只需要转身万年,就可以重拾金身。你自毁灵魂,才是真正的灭亡之道。哈哈,乾天之幸,黄文君终于要死了。”

         “是吗?”黄文面色深沉,四十五度仰望天穹,悠然说道:“哎,寂灭一万年,岂不是太久了!”

         轰!黄文的灵魂消散,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星纹琳琅的隧道,隧道中奥义潜能狂暴旋绕。

         按理说,黄文已经魂飞魄散,即便出现空间通道,也无法离开。倒是面前的隧道让真武天君为之一喜。他正要钻入,忽见黄文的身影抢先一步没入隧道之中,“哈哈,真武天君,我黄某人还会再回来的。”

         几乎在同时,黄文跟隧道变成了一个黑点,消失在仙墟深处。

         “永生灵魂?怎……怎么会这样?”真武天君咬牙切齿,仙心本源,从他的脚心穿掣至头顶。整个人尚未从震惊中回过味来,被乾天界的仙人们称之为‘仙逆’、‘仙戮’的紫电闪焰业已尽数轰到。

         轰……

         隆……

         咚……

         轰得隆冬强……

         上到天君,下到玄仙跟天兵,全部成为紫电闪焰风暴下的饕餮盛宴。

         冲击波,煽动着凌霄殿。天帝伏着仙台,茫然四顾:“黄文那个小杂毛死了没?”

         殿外,大力仙君悻悻赶来,“启奏陛下,众仙,不知。”

         “什么?给我传千里眼跟顺风耳。”

         大力仙君战战兢兢的说道:“陛……陛下,千里眼被闪瞎了。顺风耳,他……他被震聋了。”

         “啊?真武天君呢?给我传真武天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