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丹唇逐笑开
        杜初只身离开龙泉县,短短一天已行出百里,为抄近路,沿途行来尽是些密林,搞的他身上瘙痒难耐、邋遢不堪,早不复平日潇洒。

         此刻正是烈日当头,他身上汗流不止,脚下步伐更是加紧,想快些寻个乡村野店好好梳洗一番。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水声。杜初心下放松,边在树枝间跳跃前行,边褪去自己外衫,等穿过密林,映入眼前是一方大大的水塘。

         水塘隐在林间峭壁下,足有数十亩,水塘上方一条长长的瀑布如银河倾泻,击在瀑布下数块椭圆巨石上,溅起层层水雾,等杜初人至,身上已脱个精光,只瞧他纵身一跃,“噗通”钻入清澈的塘水中,仿佛一条小白龙向瀑布蹿去。

         杜初得意自己深得狗刨式精髓,在水中扑腾着前进。"站住".只听巨石后传来一女子娇喝.杜初一听便知道闯祸,连忙缩身躲在巨石另一面,屏息不作声.

         "我不知道您是什么人,但还请您迅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只听巨石那边传来妩媚女声。杜初听的心猿意马,但规矩要守,小心为上,不惹祸端.

         杜初当即回话:“杜初不知姑娘在此,只是旅途困乏下来冲洗解热,如有冒犯还请姑娘海涵”。说罢,继续狗刨着想要离开。

         出乎意料的是,女人竟说:“哦?原来是你,想不到你已离开龙泉县了。”

         杜初诧异,双手轻拍水面,问道:“姑娘识得我?”他心想:莫不是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美名已传遍江湖,偶遇美女也被认出。

         似乎猜到他会这样问,女人开心道:“你的剑不错,昨日龙泉城中我已见识过了。你这是去往哪里?和我同不同路?”

         “家中有急事,往杭州去。杜初的不是,以后方便再给姑娘赔罪,现在先走一步了。”杜初答道。他至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赶路去杭州会莫名掉进江中,如果是有人加害,那么留在杭州的亲人就可能有危险。念及此,杜初不想耽搁,正要出水离开。

         却听女人说:“你不想看看我是谁,说不定你会改变主意的。”一阵水声响起,只见从巨石后边伸出一条藕臂,肌肤细嫩,五指纤长。

         杜初心想:果然是个美人。但他仍摇摇头道;“不想!”

         女人疑惑道:“为什么?”

         杜初尴尬道:“因为我不想惹麻烦。”唐朝女子重名声,谁知道你会不会转手就给我一剑送我去见开国皇帝。

         女人轻笑道:“你知道我有麻烦?"

         杜初轻轻扒住石头,边往石头背面瞥,边道:"一个无缘无故就邀你同行、对你露出身体的女人多多少少有点毛病。"

         女人这回笑得更厉害了,道:“是有毛病还是麻烦?”

         杜初隐约看见一个雪白窈窕的身姿,说道:“一个有毛病的人多多少少总会有点麻烦。”

         女人笑的花枝乱颤,声音更动听:“也许你看过我之后,就会觉得纵然为我惹点麻烦,也是值得的。”

         杜初疑惑道:“哦?”

         女人道:“我是个女人,而且很好看。”杜初道:“哦。“

         女人道∶“一个很好看的女人,总希望让别人看看她的。“杜初道∶“哦!“

         女人道∶“别人若是拒绝了她,她就一定会觉得是种侮辱,一定会伤心。“她轻轻叹了口气,道∶“一个女人在伤心难受的时候,就往往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杜初不敢再听,他有点怕了这个女人。只见他跃出水面,脚点湖面,咻咻来到塘边,迅速换起衣服,准备离开。

         “哥哥别走啊,你不想看看人家嘛?”那边女人却以更快的速度披上外衣挡在他面前。

         杜初顿时面色发红,两世为人,都是处男,他可架不住这种阵势。不过不得不承认女人长到这份上却是不能说不美了。只见女子披散长发,瓜子小脸显得水嫩,妩媚双眼盯着杜初不放,身躯修长。只是,白袍轻裹,却难掩春光。

         女子琼鼻微皱,贴着杜初耳朵轻道:“我叫秦依依,有没有兴趣和我同行,这边去杭州的路要过御剑山门试剑峰。最近战事加急,守卫更严,没有我你可过不去。”

         秦依依呼气如兰,高高的胸脯贴着杜初手臂。耳边的暖气痒的杜初浑身不舒服,本想尽快离开,只是听她这么说,好奇道:“哦?你有什么办法?”

         ====================================================================

         此时此刻,杭州。

         “小姐,就算你不喜欢姑爷,也没必要逃跑吧,夫人这么疼你,你和她说不就完了。”西湖一艘小船中一清秀的小姑娘对身边的白衣女子说道。

         “我只是不想让爹爹和娘亲为难罢了。以往我要求未来丈夫文能封侯拜相,武能纵横沙场。谁曾想现在要和那整日流连烟花之地,不学无术的纨绔结亲。”念及此,白衣女子泫然欲泣,“我宁可死也不要嫁给他!”

         “那您一定只待在灵隐寺别外出啊,最近外面可不太平。而且奴婢也好每天给您送些吃食。”小姑娘忐忑道。

         “嗯,法明长老和我爹爹有交情,有他照顾,倒不用担心。”

         =======================================================================

         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把秦依依带上。而且他也是有私心的,和美女同行只赚不赔,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想罢,杜初又将眼光落在前方轻摇的小臀上,薄纱掩盖不了秦依依窈窕的身段。

         路上,秦依依回头问道:“公子可曾听说欧冶子大师。”

         杜初笑道:“大师为越王所铸五大名剑,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都是天下无双的利器。而其巅峰之作,当今第一高手,贤王座下赵无敌的太阿剑,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秦依依笑道:“你可知同为欧冶子大师铸造,太阿剑为何最为神异。”

         杜初正色道:“哦?秦姑娘知道其中缘由?还请赐教。”

         秦依依道:“欧冶子大师成名后发现身边所有的人,包括舆夫、茶童都在奉命监视他,以防他逃到别国铸剑。甚至有一天,他发现连他妻子都是越王派来的奸细。于是他趁楚国剑师离索后人来访之际,跟随他们逃离了越国。他利用楚王的铁矿石,为楚王打造了四把铁剑,分别是龙渊、工布、太阿、凌弃。”

         说到这,秦依依看了杜初一眼,见他沉思,就继续道:“为掩越王耳目,凌弃未经淬火用以比剑,断成两截。而假意丢进水中的龙渊、太阿和工布则结合剑师离索的《黄白诀》以及欧冶子大师开创的淬火法,炼成神兵献给了楚王。”

         杜初好奇道:“哦?那龙渊剑和工布剑如今又在哪里?”

         秦依依笑道:“想知道的话求我啊?”

         ……

         杜初和秦依依二人一路沿竹林而来,有说有笑。

         两个时辰后入眼是一座巨大的山体,山体高达百余丈,远远可见一道巨大的裂缝把山体分成两半,巨大山体与绿竹相衬显得寂静神秘。

         就在这时,“噌”,杜初一惊,抬头望向前方,只见山丘竹林上已站一位黑衣青年,而秦依依也和自己一样遥望着他。

         青年举剑直指,“要上试剑峰,请过我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