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 你敢打我?!
    顾庆在我耳边轻声道:“今晚八点到总部,铃姐找你有事。”

     听陆庆这么一说,我全部明白了,搞了半天还是江雨铃救了我们。我们在走廊上打这么大规模的群架,估计全年段都知道了,还在高一班级里的江雨铃不知道都是假的。

     顾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回去好好休息,就带着一大帮人回到高二。那杂乱无章的铃铛声也渐渐消失。先前地上的大部分兄弟都坐了起来,有些伤得太重,还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我们只好亲自来扶他们回教室。

     “江哥,毅哥,我会走,你们不用这样。”一个兄弟说道。

     冯毅二话不说,一脚踹在他腿上,没好气地说:“屁话真多,哥几个来扶你你还不愿意。其他人巴不得我们去扶。”

     我们把走廊都清理干净后,终于有人从教室走出来,走廊又恢复了往常的热闹。我们五个各奔东西,叶非和黄岭先去洗手间,我和冯毅都回到班上。我刚迈进教室的门,就看到一群人围成一圈,似乎在围观什么,我又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

     “小婊子,你捡不捡起来,不捡我让你好看!”

     “第一,你的水杯不是我碰倒的,是你自己碰倒的,你没有资格来命令我捡,第二,我原本还想帮你捡起来,但是你现在的态度真让我恶心!”

     “你个婊子敢说我恶心!”话音刚落,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这两个人的声音我都太熟悉了,且不说都是一个班的,只是我对这两个人的印象都太深了,一个曾经无微不至地帮助我,另一个我甚至想把她扔到野外去被狗咬死。我推开站在我前面的两个人,走到圆圈中间来,出现在我面前的赫然就是陈伊琳和沈晴。

     到现在为止,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陈伊琳依然揪着沈晴的衣领,疯狂地对沈晴扇着巴掌,嘴里还不断吐着脏字,活脱脱的一个市井泼妇。比起陈伊琳,沈晴就文雅得多,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不停用手抵挡着陈伊琳的毒手,一边退后。

     我看到陈伊琳就气打不出一处来,虽然计划暴露这件事彭怀也有责任,但确实是她给陆冬报的信,如果没有她,这场战斗就不会那么快打响,我们的兄弟也不会几乎全军覆没。

     教室里绝对有人看到了整场闹剧,却没有人敢上前帮沈晴说半句话,得罪陈伊琳和得罪陆冬之间完全可以画上个等号,没有人会想去挨顿陆冬的毒打,但是这其中要排除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我。

     暂且不说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沈晴的错,说到陆冬,先前顾庆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陆冬就是再傻也不会想撞到顾庆的枪口上,也不敢轻易动我。我迈着大步走到陈伊琳面前,抬手抓住了她还在挥舞着的手臂,另一只手猛地朝陈伊琳那由于兴奋而泛着微红的俏脸上招呼。

     “啪!”一声清脆的皮肤之间的接触声响起,这一掌蕴含着我内心的种种愤怒,陈伊琳的脸上留下一个深红色的巴掌印,其力度可想而知。整套动作我做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连站在四周围观的人都没有看清我刚才是怎么做的。陈伊琳依旧还沉浸在刚才对沈晴的谩骂中,双眼无神地看着我,用手轻抚着自己发烫的脸。

     沈晴在我身后看到这一幕,正张嘴着急地想要说着什么,我转过头去对她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眼神,她才站在我身后默不吭声,但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

     过了大概十秒,陈伊琳才缓过来,愠怒把她的脸染得通红,她颤抖着抬起右手指着我的脸怒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手打的是谁的脸?”

     自从陈伊琳成了陆冬的女友后,整个年段的人都对陈伊琳都是毕恭毕敬的,这恐怕还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扇巴掌。

     站在四周的不少人都对着我指指点点,这时候才有人为沈晴说话了,但更多的人还是在说我找死,连陈伊琳的脸都敢打,看来是不想活了。

     我不管四周的流言蜚语,用阴冷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陈伊琳那通红的脸:“你扇了她几掌,喊了几声婊子?!”

     陈伊琳的脸被我的气势吓得苍白,直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可几秒钟后,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突然站起来,对我嘲笑道:“林雨江,你只不过是陆冬的手下败将而已,在我面前炫耀什么,你要是今天乖乖伺候老娘,让我扇你几巴掌,我说不定还会放你一马,不然的话,你就等着被陆冬收拾吧,这就是你为那个小婊子出头的代价!”

     一说到陆冬,陈伊琳就有了底气,重新抬起了她那高傲的头颅,说实话,陈伊琳长得算不错的,如果不算沈晴,陈伊琳可以算的上是班花了,不然陆冬也不会看上她,但我看到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好像全世界的男人都要跪舔她似的。

     沈晴又扯了下我的衣角,用哀求的语气劝阻我:“雨江,这件事让我自己来解决,你不用掺和了。”

     陈伊琳见势,又嚣张道:“今天不光你要这么做,那个婊子也要!”

     所有骂人的话似乎都被陈伊琳用了一遍,但还是这两个字用得最多,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我和沈晴只不过相处了一个学期,也见过沈晴生气时那副可怕的样子,可现在的她在陈伊琳面前就像个泄了气的气球,说起话来也软绵绵的,陈伊琳身后有陆冬支持着,而她却只有她。

     我表面上面不改色地看着陈伊琳,右手已经悄然抬起,又朝陈伊琳的右脸打去。

     巴掌声再一次响起,陈伊琳的右边脸又留下了一个掌印,我眼睛微眯着,凶狠地说道:“陆冬我就没放在眼里,你再不回答我的问题,你信不信我把你的脸打烂!”

     说着,我再次抬起了手。

     陈伊琳这回是真的害怕了,女孩子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这张脸,如果脸都打烂了,还怎么见人?她头上冷汗直冒,脸色煞白,吞吞吐吐地说:“喊了十,十五次。”

     “扇了几巴掌?”

     “就,就七下。”教室里并不热,可陈伊琳已经大汗淋漓。虽然我看不到我自己的脸,但我能从其他人的脸上看到我此时的表情是有多恐怖。

     听到这个“就”字,我对陈伊琳的好感已经跌到负数,显然对她来说扇人家七下都算轻的了。不知道为何,每次想到沈晴被陈伊琳扇一巴掌,我的心里就阵阵发痛。

     我不会喜欢上沈晴了吧?!

     “可以,那我就抽你四十四下!”

     我的手经过沙子的磨练,现在的手上也起了茧子。抽起人来那叫一个疼,我还没抽几下,陈伊琳就惨叫连连,我硬下心来,不管陈伊琳叫得有多撕心裂肺,我依旧不折不扣地抽了她四十四下。

     被我抽完后,陈伊琳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估计连她爸妈都不认得,她带着哭腔嘶吼道:“最好不要让我逮到你落单,不然我让你好看!”

     说完,陈伊琳捂着脸跑出去,正好撞见赶来上课的班主任,班主任也已经习惯她旷课了,但班主任看到她捂着的脸,还是问了她一句,可陈伊琳没有搭理他,反而跑的更快了。

     班主任阴沉着脸走进来,站在讲台上问:“陈伊琳的脸怎么回事?”

     我心里也明白,班主任其实也很讨厌陈伊琳,可她若出了什么事,把事情闹大了校领导就要问责他了,所以他不得不严肃处理这件事,其实心里恨不得陈伊琳能离开我们班。

     班上一片安静,所有人都低着头,没有人回应。

     “杨乾,你来回答。”班主任见没人应答,只好把班长叫起来。

     杨乾颤巍巍地站起来,把事情原委毫隐瞒地无说了一遍。班主任听后用力拍了一下讲台,怒道:“我们班这么多人在班上,怎么没一个人去劝架?!”

     还没等我们做出反应,他又继续说:“林雨江,你下课到我办公室一趟。”

     班主任话音刚落,沈晴就转头和我说:“你太冲动了,我只要跑走就不会有事,她顶多就是对我的东西撒气,现在也要连累你了。”

     我看着沈晴闪烁着泪花的眼睛,淡然道:“我不轻易打女人,我也不介意打犯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