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 首次训练(上)
    弑灵青刺!原来这就是那只军刺的原名!

     之前在公园里,我就是凭借这弑灵青刺才大显神威,力挑群雄,虽然才十几个人,但它在我这个完全不懂刀剑的人手里就有了极为强大的威力,若是练至大乘,其威力可见一斑。

     我接过青刺,仿佛如获至宝,体内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有了这个东西,其他的暂且不说,至少防身是没有问题了。我看着青刺,又想起了史浩,不知道我拿着这青刺和他对峙又是孰强孰弱。

     从那天早上那些学生的话我就知道,史浩在年段就颇有名气,甚至连陆冬都想收下他,可见他实力之强硬,可史浩脾气古怪,经常莫名其妙发怒。没人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更是一个朋友都没有。

     昨天史浩拿着名单离开宿舍之前,我和他还有一桩赌注,若史浩能遵守赌约的话,史浩能加入我们肯定是我方一大主力,战斗力自然会提升一个档次。当然,前提是我得在这几天内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我和史浩之间注定有一战,而且这一战只许胜不许败。即使史浩真心想招些兄弟,可他对我们的计划一无所知,除非他自己还有不错的的势力,否则仅凭名单上的六十人就想对抗陆冬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可不想连史浩的毛都没碰到,却依旧被史浩给轻松了结了,我的颜面倒是其次,但我被人打得那么惨,势必会让那些我要收服的人怀疑我的实力。如果我没有绝对的实力,还是不能轻易与史浩接触。

     “刚才我没管你,我的想法想必你心里也清楚。”叔叔一只手微微拖着下巴,悠悠说道,“你既然是要训练,自然少不了实战训练,虽然你受了伤,但是其他训练还是要的,我会根据你的体质和受伤程度来决定你怎么训练。”

     叔叔挥手招了一辆的士,直奔泰湖。途中我给我爸发了一条微信,让他动用在警局里的关系确保我和江雨铃的安全。我爸不到一分钟就回了消息,说他会联系辖区警局,看看情况,让我等他电话。

     处理完江雨铃的事后,我又发了一条微信到我们五人的微信群里,告诉他们我请假的事,不过我却没说我请假是为了训练,自然是想在回去后给他们一点惊喜。

     果不其然,我一发这条微信进群里,群里就炸锅了,先是黄岭,说我不配当这个指挥官,自己设定的计划自己还在那悠闲;再是冯毅,问我我这边收了多少人了,他自己已经收了将近三分之一了。后面自然还有彭怀的消息。

     叶非暂时退了出去,他最近都在陆冬身边,堪称和陆冬形影不离,如果有消息我让他打电话通知我,发消息怕陆冬发现了他的身份。我现在想着整个计划,让叶非来做这个卧底真是我整个计划里最明智的选择,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环。

     如果这步棋下错,那么等着我们的就是全盘皆输。

     我看着他们回复我的消息,并没有回复,我不想在想起名单被抢的事,那是我的耻辱。

     到泰湖边之后,我叔叔伸手探了下湖水,便转过头来:“你把衣服和外裤脱了。”

     我以为是叔叔要看看我身上的伤势,不过十秒钟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只剩下下身的三角裤。但他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并没有多少震惊。我就感到纳闷了,我这身子估计被其他人见到,或许都会尖叫起来,可我叔叔却面不改色,似乎对我的受伤毫不关心。

     我又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发现自己除了脖子,脚以及被三角裤包裹的区域外,都如中毒的人一样几乎全身发紫,轻轻一碰都会疼得要命。

     良久,叔叔站起身来,也把衣服脱了。

     叔叔由于长期的磨练,身上的肌肉也尽数显现,他身上虽然没有淤紫,可胸前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疤,我在家门口看到他脖颈处有一条疤痕,可现在才发现,他的刀疤是从脖颈一直到小腹,想必是经过一场惨烈的战斗后留下的。

     他脱下鞋子放在了石头上,往湖中心的方向走过去,又向我招了招手:“跟着我走。”

     我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湖水,双脚竟然不由自主地打着颤,问道:“这是要干什么?不会是要我在水里训练吧。”

     叔叔非笑似笑地看着我,说道:“是又怎样,这点苦你都受不了?如果刚才我没给你弑灵青刺,那姑娘和你的结局又会怎样?你或许会好些,最多被人打断手脚。而她,估计已经成为那帮禽兽在床上的玩物了吧!”

     我正要开口反驳,他又戏谑地说:“我没看错的话,你对那个姑娘有意思了吧。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可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而什么都不能做,那副场面,还真是不敢想象啊!”他又缓缓摇了摇头,“如果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好,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简直在浪费空气!”

     叔叔的话激起了我的怒火和斗志,我虽然在身体素质这方面真不行,可并不代表就能任人诽谤,我瞪着他的眼睛说道:“不就是下个水吗,有什么不敢?”说罢,我就朝着湖一瘸一拐地走去。

     腿部的淤青恐怕是我目前来说最大的绊脚石,我每迈出一步大腿都宛如被无数的细针扎进我的腿里,我咬紧牙关,忍着疼痛,坚持走到了湖水边。虽然只有五米的距离,天气也很寒冷,可豆大的汗珠依旧从我头顶上滑落下来。

     我先伸出了一只脚迈进了湖水里,可当我整个脚没入水里时,一股寒气迅速侵入了我的血脉,我嘴里还是不由地发出了“嘶”的声音,突然哆嗦了一下,脚也迅速收了回来,向后退了几步。

     可我才退了三步不到,一个厚实的巴掌就按住了我的后背,之前那帮混子的铁棍几乎都敲在了我的背部,我背上受的伤也最重,我还是强忍着痛没叫出来。

     身后传来叔叔雄浑的声音:“你既然走了出去,就没有机会再回来!”话音未落,叔叔突然发力,我的后背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推力,我离湖水也只有两个脚步的距离,也来不及控制不了自己的脚,直接被叔叔推到了水里。

     锡城在扬子江以北,苏省又属于临海省份,寒冷的海风从东面飘来,泰湖的水温自然会受到影响,湖水温度接近零摄氏度,部分接触到岸边的湖水甚至都结了冰,叔叔的训练方法真让我吃惊不已,我的体质和练家子之间有天壤之别,我所能承受的范围他也心里有数,可他却不知为什么,还要让我泡在这冰冷的湖水中,湖水可能还没没过膝盖,我就已经受不了了。

     我全身浸没到了湖水后,寒意迅速爬满全身,我的头部更是冻得要裂开,我两手朝水底一划,把头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叔叔也一步一步慢慢从岸边走到了水里,脸上镇定自若,似乎下个水就跟平常走路没有太大区别,而我却连冻死的感觉都有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还是不能和我叔叔这种妖孽比较。

     “你没觉得哪里奇怪吗?”叔叔渐渐靠近了我。

     他把我直接推了下来,即使他刚才才把弑灵青刺送给我,我此时也不会有什么好脾气跟他说话,直接没好气的顶到:“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奇怪这湖水为什么会这么冷?”

     “你不觉得你只是头和脚上感觉冷,身上却一点都不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