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 公园里的追逐战
    之前我为了把江雨铃弄醒,而且她的头发也散乱着,没注意到她的容貌。可我没想到的是,那散乱着的秀发之下,却有着近似完美的容颜。

     她拥有着白皙的肤色,精致的小鼻子,以及那薄薄的红唇,短裙之下,一对细长的大白腿更是闪的耀眼,那及腰的黑发在身后倾泻而下,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走到哪都是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她的身材虽然没有沈晴那么有料,但依旧是该突的地方突,该翘的地方翘,反而构成了特色的匀称美。同样穿着校服,可校服在江雨铃身上却仙气飘飘,穿出了女神范儿,即使是沈晴看见她,恐怕也自愧不如。

     我目光呆滞着看着她那有着黄金比例的身材和鹅蛋脸,脑海里一片空白,她那银铃般的笑声更是弹着我的心弦。

     她见我看着她发呆,用手在我眼前晃了几下,我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脱离开来,又笑着调侃着:“我有那么好看么,用得着看我看到发愣?!”

     长得好看的女孩惹人爱,而不仅长得好看又爱笑的女孩就是人间稀物了。

     我知道这是女孩惯用的手段,明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却一定要听到别人的赞美。我自然不介意哄江雨铃开心,更何况她的容貌足以用倾城倾国来形容了。

     幸好我还有一点口才,还能应付的了小女生的这点伎俩,于是,我微笑着说道:“虽然我这几年来见过不少女生,但是哪个女生我看着能发愣的,还真没有。”

     我说的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她应该听得懂。

     这句话虽然是奉承话,但是对女生来说是不会介意有人夸她长得好看的,果然她笑得更灿烂了,仿佛那正在盛开着的牡丹花。

     我和江雨铃坐到了长椅上,不停地聊着各种话题,不管是日常生活,还是食堂的伙食,就连练习册里的难题也谈到了。期间她也不停地轻笑着,那银铃般的笑声真是让我心都酥了。我这辈子都没有今天这么会说过,就连和我关系最好的叶非也没有,古人的那句话说的没错。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我看到江雨铃那一刻就能体会到周幽王为什么会烽火戏诸侯,只为博得褒姒一笑。

     我看着江雨铃的脸,心里不停地胡思乱想,甚至想到了我们结婚的场景。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我和江雨铃之间还会发生更多的事,甚至是。。。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叔叔看我陷进温柔乡里了,靠近我用力得用脚撞了我一下,让我别把训练的事忘了,可我还是忍不住和江雨铃多聊几句,想多看看她那张倾城倾国的脸。

     “说了这么久,你的名字我都还不知道呢。”

     “我帮助人从来不留名,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就没想着人家感谢我。”

     “看来你还是个活雷锋啊,不过你不告诉我名字也没关系,我依旧能查出来。”

     “毒蝠大哥,就是那个小子坏了我们的好事,还踹了我们那里一脚,你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不然我咽不下那口气啊。”

     我和江雨铃正聊着天,突然有了不和谐的声音,我侧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帮的社会混子,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那两个刚刚想非礼江雨铃的那两个。

     看到这两人,我就知道等会儿要做好逃跑的准备了那两个混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诉说着我的“恶行”,似乎我才是那个刚刚对江雨铃动手动脚的人,那帮人里站的最中间的那个应该就是毒蝠了,身上刻着纹身,头发也染成黄色。那毒蝠看着它俩也是微微皱起眉头,眼神里充满了厌恶,看来也十分不情愿被他们叫来。

     那帮人走到离我们十米处听了下来,毒蝠的目光也从那两个混子那移到我的身上,双眼凶狠地瞪着我的眼睛,我也不例外,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我们之间已经擦起了火花。

     “毛头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玩英雄救美了?看来我最近没什么举动,什么苍蝇都能在我面前乱飞了。”

     毒蝠嘴巴一歪,冷笑了几声,一脸不屑的看着我,那种眼神就像人看见了一群蚂蚁一样充满着轻蔑。

     “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事情因我而起,你们带我走就行,要杀要剐随你们处置,别伤害他。”江雨铃对毒蝠喝道,眼神里有悲伤也有着凄凉,就像那即将要战死沙场的英雄。

     毒蝠看到江雨铃着样子,以为我们是情侣,又调戏道:“你别着急,收拾完你男友就轮到你了,让你尝尝几门小钢炮一起发射的厉害。”他说完,还快速地舔了舔嘴唇,似乎江雨铃此刻已经躺在床上任由他肆虐。

     江雨铃听完,就像那受惊的小羔羊,不禁花容失色,面色苍白。我还想安慰她几句,可毒蝠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喝道:“我毒蝠也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你如果能赔偿他们医药费,自己砍了一个手臂,我们就放过你。否则,今天这事没完。”

     我脱口而出:“医药费多少?”

     我料到以社会混子的脾气,狮子大张口是肯定的,但我还是想问。毒蝠伸出来一个巴掌,说道:“这个数的一万倍。”。

     “五万?你像一个学生拿五万块钱,怎么不去抢?”

     我面露怒色,看来这帮人就没打算放过我,虽然有我叔叔在,但是我依旧想靠自己摆脱这个困局,我轻轻拉着江雨铃那软若无骨的芊芊玉手,准备趁机逃跑。我本以为她会挣脱开,可她反而握紧了我的手,看来是真被吓怕了。

     我虽然也被吓到了,但我必须故作镇定,此时我能为江雨铃做的,只有给她安全感。

     “看来你真是欠收拾,都给我上,给老五和小刚报仇,谁打得最狠,那个妹子就赏给谁!”

     毒蝠这话说得妙,男的就好三个东西,金钱,地位,美女。那些混子也都不是瞎子,看到江雨铃也是眼睛一亮,齐刷刷地从身后摸出一节铁棒,气势汹汹地朝我奔过来,犹如捕猎的时野兽,要把我生吞活剥。

     我见势不妙,拉着江雨铃拔腿就跑。可我才刚跑了一段就气喘吁吁,双腿像挂了铅球似的,反倒是江雨铃跑的却很轻松,连气都没喘一下。我看着周围的影子,就知道毒蝠的人离我越来越近,又加快了脚步。

     我居然比一个女生的体力还要差,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此时我开始抱怨起我叔叔了,以他的实力收拾这么点人不费吹灰之力。之前只有两个混子,可现在却只有一大帮人追着我,明知道我有危险,可还是在后面一声不吭地跑着。

     “别跑了,拿着这个尽管刺,出了事我来担着。”背后不远处传来我叔叔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像剑一样的武器从我头上飞过,掉落在前方。

     拿到武器后,我先放开了江雨铃的手,把武器从剑鞘里抽出来,看到武器的真容后却大吃一惊。

     武器是弯曲的,呈S形,刀锋和刀身上都散发着令人发寒的青光,它的刀锋是不规则的,整个武器看下来就像青色的蜈蚣,而蜈蚣的足却是可以伤人的利刃。

     我突然转过身来,对着后面追着我的人用力划了一刀,被划中之人纷纷倒地,那鲜红而醒目的伤口上还喷着血。这下所有人都围到了我身边,刀枪棍棒皆从四面八方朝我袭来。我提刀格挡,可后面几个人的铁棒却结结实实得敲到了我的背上。

     我还从没被铁棒打过,一打下去感觉脊柱骨都要裂开了。我把痛叫化为怒吼,一刀扫下去又击飞了几个人。

     江雨铃也从树上折了根粗枝条,正准备干过来帮我,一个声音的来源却阻挡了她。

     “小美人,我们先来玩个游戏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