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修)
        李俊现在应该叫李明锦了,今年九岁了,当年爷爷李大富带着一家子人定居河西村之后,和二爷爷李大贵一家合力,在村西头山脚下荒地开垦了几亩下等地,由于是荒地,未经过润肥,产量自然不高,奶奶王氏和母亲小王氏等人就去接绣活补贴家用,原身的父亲李继旺就带着三叔去南山打猎,套些小动物充作口粮,一家人就这样勉强撑过了两年。

         眼看看着家里的几个儿子都渐渐长大了,家里无余钱给二儿,三儿娶媳妇,李大富天天紧皱着一张脸无奈的叹气。又看着刚出生的大孙子李明锦,以及瘦弱的大儿媳,李大富心里更是无奈,大儿媳是妻子娘家的侄女,前几年战乱,王家人都留在了晋州,现在境况如何也不得知晓。

         大孙子李明锦是李家来到河西村第二年出生,因胎中营养不足,早产出生,出生后多病多灾的,家里人怕养不活,就抱着孩子去求了位于南山山腰的南山寺了缘大师,了缘大师七十多了,慈眉善目的,是远近有名的老神仙,看过不少病人都治好了病,看着家里的情况,李大富亲自带着王氏,小王氏,抱着孙子来求见大师,了缘看过王氏及小王氏报过来的李明锦,给小娃娃把过脉之后,点点头,让小沙弥,拿了几包药材给王氏,并对李大富说:“此儿是有福之人,命中有两劫,若过,当能一辈子顺顺当当,福寿荣家。”李大富听罢,激动的抱紧孙儿谢过大师,带着王氏等人匆匆归家,此后果然李明锦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与寻常孩童无两样。

         李家人天生的身材修长,五官英俊,虽因食不饱腹,显得身形单薄,但一张张脸在河西村很是很出显的,尤其二叔李继兴为甚,二叔彼时十八岁,还未说亲,但天生为人豪爽精明,一双酷似奶奶的桃花眼笑起来招惹了村里不少桃花,其中就有二婶林氏。

         林氏是河西村村人,林家与里正张家氏姻亲,里正夫人林氏是二婶的姑母,二婶彼时十七岁,在村里有很多爱慕者,但偏偏看上了二叔,非他不嫁,却原来是一次在山上捡野菜的时候,失足摔了一脚崴到了脚,刚好遇到了打柴的二叔,二叔就上前询问了一下,看周围实在无人搀扶,又不放心将小姑娘放在这里不管,就小心的扶起林氏沿着小路走回了村里,因村里无人看到,亦不会坏了林氏名声,但从那之后林家给林氏想看人家的时候,林氏皆不愿,林氏的母亲周氏多方询问女儿才得知女儿看上了逃难来的李大富家的老二李继兴,李继兴那小伙子也不是好,可是家里实在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啊,可是看女儿那副固执模样,爱女心切的周氏又不愿逆了女儿的心意,就拖小姑子里正夫人林氏,向李家王氏私下透露了口风,王氏哪能不明白,立马高兴的应了,二儿子的婚事有了眉目,也算了了一桩心事,立马回家和当家的商量之后,将家里所有的积蓄二两银子拿出来,准备好提亲所用之物高兴的带着二儿去了林家提亲,林家哪里不知道李家贫困,二两银子聘礼只怕也是倾家所出了,又是爱女心切,希望女儿婆家能善待女儿,也就高兴应下,商量好婚期,秋收过后,二叔就娶了林氏过门。

         二叔成亲之后,家里可谓没有余钱了,三叔已经十六岁了,在古代也已经是说亲的年纪了,可惜李家实在困苦,只能暂且搁下,谁想过了几个月之后,村东头的张三婶来到李家说要给李家老三说亲,却原来是,村里前几个月来了一家逃难的人家,夫妻两带着一个十四岁的女儿,谁知道路上染病,积蓄全部花光之后,来到河西村之后,渐渐的没熬过去,就撒手人寰了,唯留下一个孤女孙氏孙梨花,一个逃难来的孤女,说实在的村里有不少人家都动了心思,白领一个能做事的媳妇,还不用聘礼。张三婶是里正的三弟妹,心地好,看着姑娘实在可怜,就问这姑娘什么打算,孙氏也是有主意的,来到村里几个月了,村里人家哪些好哪些不好也知道了大概,再说自己一介孤女,没有娘家就算找了一个村里人家难免不受蹉跎,就说能找个差不多的好人家收留自己,张三婶一听,就想到李家老三,李家也是逃难来的,家里虽然贫困,但是李家人厚道,很快便去李家找王氏说了这事,王氏一听哪能不愿意呢,白得一个媳妇给老三,天上掉馅

         饼的好事了,说好之后,就去接了孙氏回到李家,也没有请人,就买了一对花烛,让李继达和孙

         氏拜了堂,就算是过门了,孙氏因觉着自己是孤女,在李家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婆婆和丈夫。

         李明锦是家里的长子嫡孙,家里的地位自不必说,因着南山寺的和尚的话,命中有两劫,李家人一直小心翼翼,此次李明锦确实因为秋天去河里摸鱼,回来受凉伤寒,古代伤寒可是要人命的,这不,高烧了几天之后,醒来就换了李俊的芯子。李明锦是家里孙子辈的排行老大,同胞妹妹李明珠是家里老三,还有一个同胞弟弟排行第四叫李明秀,二叔家长子排行第二叫李明辉,长女排行第五李*,三叔家长女李明佳排行老六,二爷爷家的四叔家的长子李明海排行老七,至此李家来到河西村之后也算人丁兴旺了。

         虽然爷爷和二爷爷两家分家而过,不过关系却一直很好,想到这里,李明锦送了一口气,虽然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到古代的事实,不代表自己真想去过妹妹一直说的穿越古代斗极品的生活啊,好歹一个大男人,天天去一群女人斗嘴皮子,想想冷汗就下来了。

         李俊现代二十三岁,一名军人,才当兵三年,本来这次是回家探亲的,老家是在农村,不过村里这几年搞生态旅游,家家户户生活生活都很富足,看到村里大变样,快要看到亲人的激动的心情充满李俊内心。

         经过村头的河边时候,刚好看到有人落水,出于身体本能,李俊立马扔下背包,跳下去河里,准备下去将人拖上来,溺水的男子看到有人下水救他,立马抓住李俊,像是抓住浮木一样,李俊内心很焦急,男子出于本能的力气很大,勒住他的脖子,差点闭气了,李俊只能一边使力掰开他的手,一边使自己上浮,最终将男子单手穿过男子腋下拖着,单手往岸边游去,好不容易将男子带出深水区,却感觉自己腿抽筋,最后的记忆就是水涌进五脏六腑的感觉,再醒来就来到这里。

         也不知道父母亲知道自己不在了会如何伤心,李俊心里很痛苦,还好哥哥还在老家照顾父母,想着就忍不住流泪,子欲养而亲不待。

         李俊躺在床上心思百转纠结愁苦异常,突然有人推门而入来到床边,伸手在李明锦额上摸了摸道:

         “锦儿醒了,不发热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叫你奶奶去。”说罢快步走出门去喊婆婆去。

         “锦儿,我的乖孙啊,你可吓死奶奶了。快让奶奶看看。。。”不一会儿王氏和小王氏,林氏,孙氏一起走进房里。看到几人脸上都透露的激动,李明锦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眼眶又红了,王氏等人一看乖孙这样,立马心疼了,忙问:

         “锦儿怎么哭了,不哭。。不哭。。奶奶心疼啊。。”

         李明锦回过神来,感到了自己的失态,又想到自己现在是个小孩子,这家人这么疼爱原身,要是知道了原身已经不在了,会怎么样。只能眨了眨眼睛,将眼泪压了下去,小声的回到:

         “奶奶,我没事了,就是醒来了,看到奶奶高兴的。”

         “奶奶,我饿了”说着李明锦摸摸自己的肚子对着王氏撒娇道。

         “好。好。奶奶早上给你做好吃的,还热着呢,啊。。”王氏看到孙子有了精气神儿,立马开心的回到。摸摸了孙子的头,对着大儿媳说到:

         “锦儿他娘,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南山寺还愿去,你今天去准备准备。”

         “娘,我省的。”小王氏说罢,就让小儿子去喊公公他们回来吃饭。

         李大富带着三个儿子,去了地里收玉米去了。前些年开荒的四亩地,是下等地,现在经过这些年润肥已经是中等地了,加上昭元三年,朝廷分派的八亩地,家里一共十二亩地了,风调雨顺的话,也能温饱了。李大富等人回到家,就看到门口小凳子上坐着发呆的大孙子,立马高兴的抱了起来说道:

         “我孙儿好啦,和爷爷说说,还有哪里不舒服,有什么想吃的没?”家里穷困,老人能想到的就是尽量给孙儿补补身子。李明锦闻言,抬起头来打量着爷爷,看来家里确实条件确实很不好,爷爷今年还不到五十,看起来都有六十了。感受到老人的关心,内芯是成年人的李明锦觉得为了老人安心,乖巧的回到:“爷爷,我已经好啦。”

         双手搂住爷爷的脖子,李大富看到孙儿确实精神不少,心里很是高兴,搂住孙子走进屋里,坐到桌子边,将孙子放在腿上。

         小王氏等人已经将午饭做好,两碟咸菜,一盘炒茄子,一盘炒青菜,旁边放着一大盆清水玉米糊糊,额外放的一碗白米粥是为了给李明锦准备的,看着桌上的午饭,李明锦在心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可真是没有一点油水啊,家里的日子真是清苦,看着家里的人衣裳基本都打过补丁,面色青黄的,却单独为了自己准备的一碗白粥,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哎!自己现在也只是个九岁的小娃,能做些什么呢?虽然农家的孩子早熟,可是资源有限,再说自己也不敢过于表现异常,要说穿越后最大的触就是,相信世界上有鬼了,不然也不能穿越了,越想越恐怖,算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回想了一下原身的记忆,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吧,现下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

         秋天的清晨有点儿凉,娘亲王氏的叮嘱下,李明锦还是穿了一件外褂,来了这里已经半个月了,身体终于好了,想到原身的身体,李明锦纠结了一番还是决定慢慢的锻炼,为了不引起家人的怀疑,就每天早上出来再村里走上两圈,一边锻炼身体,一边了解村子的情况,要说古代生活挺清苦的,就是稍微富足一点的人家,寻常也很难见到荤腥的。唯一的好处就是吃喝都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空气清新,民风淳朴。

         家里人看到孙儿每天吃完早饭就出去溜达两圈,一开始还以为孩子病了在家拘很了,想出去玩,后来见孩子每天没其他事情身体渐渐好了,也就由着他了。家里的几个小豆丁们,开始因为哥哥生病,大人叮嘱不要吵着哥哥,就一直不敢来李明锦跟前,现下看着哥哥身体好了,就迫不及待的哥哥长,哥哥段的喊着,一边跟着哥哥遛弯。

         堂弟李明辉八岁了,精力充沛正是爱玩的年纪,平时就和哥哥一起玩,现下看哥哥每天都不出去玩,忍不住的凑过来说:

         “大哥,我们去山上玩吧,有好多果子。。”

         对啊,李明锦想起家里每天的清水糊糊,没有油的菜,感觉肠子都细了,自己因着生病,吃了几回肉汤,家里其他的人却没有,看了几个堂弟堂妹期待的眼神,点了点头说道:

         “那回去拿个篮子,和奶奶说一声,免得奶奶担心。”

         “好咧。。”堂弟一溜烟儿的跑回家去。

         李明锦瞅了一眼剩下的几个小萝卜头,还好,没有拉挂着鼻涕,估计应该抹在袖子上了。

         “大哥,我想吃核桃。。。”看着胞妹明珠快冒星星的双眼,李明锦无声的摸摸她的头,小姑娘笑开了抱着哥哥的腿撒娇。

         “大哥。。。大哥。。。我也要,我。。我还要吃山楂”五岁的李*赶紧说道。

         “好。。好,大哥带你们去摘。”正应着,二弟明辉就拿着个篮子跑过来。

         “大哥,我和奶奶说了,奶说让我们早点回去,我拿了篮子,快走,大哥,村里大娃他们摘了好多好吃的回来,去晚了,被他们摘完了。”边说边拽着大哥,希望走快点,那股子急切劲儿。李明锦无奈的笑了,左手拉着明珠,右手拉着*,快步的跟上前面小跑的明秀和明辉,小明佳才三岁,太小,家里没让跟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