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一更
        李明锦所发的帖子,都已经让刘青发了出去,唐李宋田四家均已收到。李家和唐家的人,李明锦初来的几日已经见过几个,宋家和田家的人原也发过帖子邀请过李明锦,然都被李明锦以公务繁忙为由推拒了。想拜访县令大人李明锦,都无机会。现此次收到李明锦的帖子后,自都是欣然赴宴。

         宴席定在了晚间,李明锦自是早先一步到了香留客,带着陶文刘青静静站在门口一小会儿,未几,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李明锦远远的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四人,实际却是暗中打量着和唐大人与唐二老爷一道过来的两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那两人身高约莫七尺多,均是国字脸,面容黝黑普通,一双眼睛却是精光有神。

         李明锦站在原地打量着那两人的时候,却是不知道自己也在远远被打量着。如此越来越近,只见那两人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快步走到李明锦跟前作揖行礼道:

         “宋志方,宋志堂,见过李大人……”

         “下官见过大人!”

         “唐淮正见过大人!”

         唐淮易与唐淮正也随之见礼。

         原来是宋家的当家的大老爷和三老爷,宋家有三个老爷,宋大老爷和宋三老爷是同胞兄弟。这两位为何素味蒙面就能认出自己,李明锦丝毫不奇怪,想必是唐大人已经告知他们了。

         李明锦嘴角扬起淡笑着抬手先是托起宋家二人,边客气的回道:

         “四位不必多礼,请进……”

         宋志方二人听罢,似是受宠若惊的再次躬身笑道:

         “多谢大人,大人先请……”

         “多谢大人……”

         宴席设在了香留客的雅间,自己是主人,又是官职最大之人,李明锦也不再多说,率先在前面,由着小二引路走进了雅间。

         李明锦坐在了房间上首的位子上,唐宋两家四人,分别落座左右两边,小二将茶水上来之后,就退了出去。

         那宋志方似是自来熟,他人长的粗狂,性格一看似也是豪爽不羁,饮下一口茶之后,放下茶杯就笑着对李明锦赞道:

         “早闻大人风姿卓越,才学非凡,如今在下亲眼目睹之后,才觉传言果真不是空穴来风!以大人这般品相才貌,令我等尹川男人却是自叹不如……唉!”

         他说的时候,脸上表情甚是真诚,末了还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如此入戏的神情,引的李明锦在内的众人都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未等李明锦开口,那唐淮正倒是先哈哈大笑一番,后笑着开口朝宋志方调侃道:

         “宋兄你呀,可还得庆幸早生了十几年,否则现下压力不是更大?”

         李明锦叹了一口气,脸上表情甚是纠结的道:“诸位就不要再打趣本官了……”

         几人闻言,忙起身拱手告罪道:“大人勿怪,我等都是肺腑之言,决不敢打趣大人!”

         李明锦看着面前这几个面目圆滑的老油条有点牙疼。但却不得不耐着性子,与他们打着太极。

         如此一会儿之后,周大人父子,李家和田家的人都来了,李明锦起身和周大人作揖打了一声招呼:

         “周大人,请上座……”

         “好,多谢李大人……”

         “下官见过大人!“

         “田善礼见过李大人!”

         “请起,不必多礼!”

         田家来的人是田家的二老爷田善礼,田家大老爷身体不好,这些年一直是二老爷主事。田善礼四十岁左右,虽是已经不再年轻,但脸上的轮廓不难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个俊俏的公子哥,更何况气质儒雅,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见李明锦在和李田两家人寒暄,周大人转头望了一眼站在一旁态度傲然的周公子示意道:“还不快去给李大人见礼。”

         后又笑着对一旁的李明锦介绍道:

         “这个是犬子怀斌,性子烂漫不知事,李大人勿怪……”

         李明锦听着周大人一番看似责怪,实则维护的话,心中不以为然,面上赶紧笑着回道:

         “怎会?周公子的大名,本官早已耳闻,本官也是仰慕公子的才华……呵呵,还请入座……”

         那周怀斌,在尹川因着是县令公子,一向被人奉承赞美惯了,一心觉得自己就是别人口中才学纵观古今的风流倜傥的绝世佳公子,谁知被一个不知道从哪个拐角疙瘩冒出来的寒门子给比了下去。

         自李明锦来到尹川之后,就成了话题人物。一县之主的大老爷,两榜进士,这学问自是不会差的,关键人家长的还是一表人才!即使听说他成亲了,关注度也丝毫不减,这让一向被捧着高傲惯了周公子如何服气。

         在周公子眼里,李明锦就是一个小白脸,似是完全过滤了对方的身份,这□□裸的高傲鄙视神情,让在官场混了几十年的圆滑世故的周大人头疼不已,只能不时的挤着眼睛,让对方收敛一点!周大人表示玻璃心都要操碎了。

         许是见到父亲的眼神太过热烈,又许是记起了昨晚父亲说的口干舌燥的叮嘱,周怀斌终于收起来高傲,不咸不淡的对李明锦作揖道:

         “怀斌见过李大人!”

         李明锦似是没有注意到周公子无礼的神情,看见周公子作礼忙客套的笑着,虚托了一下道:

         “周公子请起……”

         周大人在一旁见状,暗中瞪了瞪儿子,同时心里又在感叹,明明就相差几岁,砸就相差这么多呢?

         既然人已经到齐,李明锦让陶文下去吩咐开席,美酒佳肴,丝竹弦乐。

         李明锦和周大人坐在上首,其余人坐在左右两边,李明锦率先敬了周大人一杯:

         “本官初来乍到,这段时间,也多亏周大人配合,才让本官将尹川的公务一应顺利接下。本官在此先敬周大人一杯,请!”

         周大人自是高兴的接下,“好,多谢李大人了。请!”

         二人喝完之后,哈哈大笑,似是对如今的场面很是满意,唐李宋田四家人,也开始陆续向周大人敬酒,此次宴会的由头便是为周大人送行,因此都是先敬周大人。

         “周大人,在我尹川劳苦多年,在下等人也都齐敬周大人!请!”

         “那就多谢各位,请!”

         周大人与这四家人,自是不陌生,在尹川这些年,私交自是不错。因此酒喝的也甚是高兴。之后就轮到敬李明锦了,

         “在下这杯酒,要敬李大人,李大人如今来我尹川任父母官,以后还请大人多多关照,多多关照,请!”

         李明锦也不推诿,自是一一接下。气愤十分融洽,酒过三巡,在座的人开始开起了玩笑,最多的当然是说起了时事趣事和花闻。

         古人的八卦心里丝毫不比现代人少,说起来那是头头是道,津津有味。李明锦大多时候是听他们说,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但是也不会表现出来。

         倒是一旁的周公子,听着听着眉头越皱越深,看着越来越不耐烦的样子,李明锦下意识的转头轻撇一眼旁边的周大人,只看见周大人不时警告似的看一下周公子,心中好笑。

         周公子自诩为读书人,即使是风流韵事,也讲究带着几分文雅,此时似是见不惯这群老爷们的俗腔,

         如此一会儿之后,周公子终于朝说的正欢的众人开口道:“小子不胜酒力,先请退席,出去舒口气儿,各位慢饮!呵呵。”

         众人自是不在意的摆手回道:“周公子先去吧……”

         周大人见状,饮下一口酒,松了一口气儿,走了也好!只要不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出来丢人就成。

         李明锦见周公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也笑着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出去醒一下酒,门口的刘青见带着一身酒气的李明锦抚额出来,皱眉小声的低头询问道:

         “可是有什么事儿?酒喝多了?”

         李明锦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后又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小声的问道:

         “陶文已经去了?”

         刘青轻轻的点头,“跟在后面呢……”

         “让陶武那边也动一下,只是要隐蔽一点,不要让人注意到!”

         李明锦说完,见刘青明白的又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的在往外走了几步,吸了几口凉气儿之后,返身走回了屋子里面。

         众人也发现李明锦进来了,遂开口调笑道:“大人今天可是东道主,可不能示弱,您看,周大人这酒还没喝够呢……”

         李明锦见状带着迷离的笑,似是已然熏醉,慢吞吞的道:

         “本官实是不胜酒力,不过周大人,呃……还未尽兴,本官自是要舍命陪君子……”

         说完拿起酒壶就将酒杯斟满,敬起了周大人,“先干为敬!”

         “好!”

         众人开始为李明锦的豪爽欢呼。

         如此又喝了半个多时辰,周大人已经深醉,李明锦也装作醉狠模样,手托着头趴在桌上,桌上除了酒量好的唐淮易和宋家兄弟,其余人等都已喝的都醉醺醺了。

         好在各自都带有随从,和李明锦等人告辞一番之后,就扶着各自的主人离开了。刘青扶着李明锦回到了县衙,李明锦洗漱一番之后,就去了书房,神情颜色的坐在椅子上等着陶家两兄弟的消息。

         半个时辰之后,亥时将至,陶文陶武终于回来。二人一回到县衙就急匆匆的去了书房。

         “大人,已经妥了!”陶武恭敬的回禀道。

         “没有被发现吧?”

         “没有,小人换了一身行头,那丫鬟在听到传闻的时候,已经惊恐的疾步跑了,未曾注意到小人,况小人在回来的时候,也是绕道走的。”

         李明锦听罢,原先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脸上紧绷的严肃表情也突然融化掉了,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转头对陶文陶武道:

         “辛苦了,你们先去休息吧,且看明日!”

         “是,大人!”

         一旁摩拳擦掌的显得尤为雀跃的刘青,真恨不得明天赶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