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李明锦还在兀自的思索着,忽听陶文进来禀报:“大人,赵员外来了……”

         赵员外,赵成则,不知道他此时来又带来什么消息呢?

         赵员外进来之后,刘青等人都出去了,屋中就剩下他和李明锦二人,他也不卖官子,直接对李明锦道:

         “大人要我去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妥,如今时机难得,大人可下定决心了?”

         赵员外如此熟练不客气的语气,李明锦似是早已习惯。他这般火急火燎的来问自己,想必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

         “呵呵,赵员外此时不来找本官,本官也必是要找你的。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一箭不放,再想找机会,却是难得了!”

         赵员外见李明锦下定决心拍板,脸上难以抑制激动的大声道:“大人英明!”

         周大人此次离开尹川,一家老小加上护卫仆从,总共是十几号人,大大小小的箱笼装载了四大亮马车。因着此前一早就开始收拾东西,如今走时,也并不显得仓促。

         等下人们将行李物品都收拾好了,周大人才吩咐护卫启程。周公子伤了腿,单独收拾了一辆马车让他躺在上面,周大人骑在马上,周夫人则与女儿一辆马车。

         车队不疾不徐的缓缓离开周府,从尹川的街道开始往外行去。

         李明锦因着要送周大人一程,一早也就起来了,但是他并没有立马出门去周府,而是等李知远到衙门点卯之后,喊了他一起去。

         “李大人,先不慌处理公务,这周大人今日就要动身上路,你同本官一起去送送周大人吧……”

         李知远抬头睁大眼睛倒是一副很是意外的表情,似是不知道周大人今天就要走,听完李明锦的话,惊愣了一瞬,方讶异的道:

         “周大人今日就走,下官真是不知晓……既然如此,那下官跟大人前去送送周大人……”

         二人带了随从,一行五六个人骑马出了门,等到了周府,方知道周大人已经前脚离开了。于是几人又骑马匆匆的往城外追去。

         终于在城外几里地的官道上,追上了周大人的车队。急行而来的马儿扬起道上厚厚的尘土,前方的车队已经停了下来。周大人在车内听到外面马儿嘶鸣之声的响动,从车内疑惑的探出头来。

         放眼望去,就见带头的李明锦率先下马,身后的李知远紧随其后,然后走向周大人的马车的方向。

         周大人心中明了,于是他也当即由着下人扶身出了马车,见李明锦二人来到跟前,对他们笑着拱手作礼道:

         “两位大人不辞辛苦位前来相送,周某在此多谢二位……”

         李明锦和李知远见状,忙对着周大人躬身回礼。之后李明锦先开口笑道:“周大人哪里的话,大家都是同僚,也有一份共事情谊,大人今日离开尹川,我等又怎能不前来想送。”

         周大人听完李明锦的话哈哈大笑,点头应道:“不错,虽然与李大人相识不久,但与李大人相交甚是愉快,周某领这份情。”

         又对李知远道:“李主簿向来在衙门中做事兢兢业业,以后想必也能成为李大人的臂膀。如今周某有一份礼物送给李主簿……”

         李知远闻言身子蓦然一滞,周大人侧身想随从吩咐道:

         “去,将锦盒拿来……”

         随从闻命,立马跑去将车中的锦盒取出,回来交到了周大人的手中,周大人拿在手上,轻轻握了握,后郑重的交到了李知远的手上,

         “李主簿,可不要嫌弃礼轻,俗话说礼轻情意重,还请收下。”

         李知远手中拿着锦盒,面色复杂,复而又朗声笑着对向周大人躬身谢道:

         “多谢周大人,下官珍视还来不及,又怎么嫌弃!”

         周大人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天色之后,对李明锦说道:“大人想必还有公务要忙,先回吧,周某也告辞啦,如是有机会再聚,到时候必定与李大人不醉不归!”

         “好,李某等着!这一路颠簸,还望周大人一路珍重!”

         “告辞!”

         周大人转身走向了马车,上车之后,从窗口伸出手,朝李明锦二人拱了拱手,李明锦二人看到随机也拱手回礼。

         见车队开始行进,李明锦对着还在原地神情悠远的望着车队不知在想什么的李知远道:

         “李大人,我们回衙门吧……”

         听到李明锦的声音,李知远这次才反应过来走神了,不过他面色有点赧然,似是对在上司面前走神感到不好意思,李明锦不在意的笑笑。

         众人陆续上马,策马奔腾开始往回走。

         一路上众人再无多话,回到县衙之后,众人自是各就各位,李明锦也没管李知远有何动作,只自顾自的去了自己室内。坐下之后一边拿着公文,一边想着事情。

         周大人已经出了尹川城,唐淮易一直未出手,难道要在路上动手不成?可看周大人的样子,虽然带了一些护卫,却不像是多重防卫的样子……难道……宋家?

         又想起李知远手上的锦盒,李明锦从开始的意外到后来的了然,原本以为周大人会将锦盒交给自己,毕竟周大人若真是留下什么唐家的把柄,自是留给自己这个县令,更直接有效一点。

         然而他却是在自己面前亲手交给了李知远,?是觉得自己这个县令现在分量不足,唐宋两家的裂痕尚不足以致命,自己无力扳倒他们,亦或是他们之间有什么自己所忽略的事情吗……

         周大人又是如何得知自己一定会带着李知远呢?

         心中千头万绪,看着纸上一个一个人名,李明锦觉得心头万分凝重,这些人也确实无愧他们的年纪与阅历,自己终归是年轻了一点。

         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布局了如此之久,怎么也要断它一条腿。

         午后冬季的阳光即使照在身上,也能感受到一丝丝的凉意。

         此时的正在穿梭一片密林之中的周大人的车队,正被一群蒙面歹徒团团围住,即使护卫奴仆奋力厮杀,在那群凶神恶煞的人眼中,却是显得不足为虑,打斗延续了一刻钟,血腥味越来越浓,周大人心中开始绝望,没想到宋家人的人还未出现!

         周大人一早就将让人去宋家,让宋家派人在暗中相护他离开尹川,此时宋家与唐家正是翻脸之时,想必不愿意唐家就此如愿。

         看着护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周大人心中悲凉,千算万算,竟然没想到在利益面前,这群人竟是比自己还冷酷,只是宋家不知道得了唐家什么好处!

         难道真是老天要亡他不可,一把锃亮的利刀哐的一声看在了马车的架子上,周大人往后栽去,正以为要一刀毙命的时候,一声大笑让周大人猛然睁开了眼睛。

         “哈哈哈哈,周兄,别来无恙乎……”

         唐淮易扬着一脸诡异扭曲的笑容,不屑的看着倒在一旁的周大人,周夫人周公子几人已经被人压着跪在了一旁,仿佛已经被吓傻了,看着面前一片血腥残肢死尸尖叫着崩溃大哭。

         “啊,爹救命啊!”

         “老爷,老爷……啊!”

         周大人看到家人如此惊恐的模样,怒气冲天指着唐淮易和唐淮易站在一起的宋志方吼道:

         “好,好,没想到我周世杰也有走眼的时候,你们这群无耻败类,为了利益竟是连人命也不顾了,如此狼心狗肺……”

         “哈哈,哈哈,周大人,哈哈……”

         唐淮易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指着周大人笑的直不起腰来,笑了好一会之后,丝毫不理会旁边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周大人淡淡的说道:

         “周大人说起这话不觉得亏心吗?说到底,你和我们又有什么不同呢?哈?狼心狗肺?周大人……你可别忘了,咱们可一直是狼狈为奸呢?”

         说着又轻笑了一番,讽刺的看着周大人又道:“尹川想取周大人这条狗命的人,可不少,那些被周大人弄的家破人亡,死不瞑目的人,啧啧,下官给你数数?哈哈哈哈,说到底,如今这尹川……也是有您一份功绩在里头,所以您啊,死的不冤!”

         “你!”周大人目眦尽裂,胸中涌起一阵血气,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指着唐淮易说不出话来。

         唐淮易看到周大人的惨状怜悯似的摇了摇头,又走到了周公子几人的面前,一只脚抬起重重的踩在了周公子的伤腿上,狠狠的碾压了几番,“周公子这腿精贵啊,名医名药医不好,如今却搭上了周家一家,哈”

         唐淮易啧啧了几声之后又面对周大人冷笑道:“周大人,你说你又是何苦,这般咄咄逼人呢?如是当初以和为贵,也就没有今天这番祸事不是?”

         唐淮易的话,周大人已经无暇顾及,他满目都是儿子痛苦扭曲的面庞,满耳都是儿子凄厉的叫喊声,他气急的要跳起来,然而却是被人压制的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惨叫,如此无力之后,猛的抬起已经头发散乱的面庞,带着恶毒的表情诅咒着唐淮易道:

         “唐淮易!你不得好死!”

         “哈哈,这不得好死的现在恐怕是周大人您了……哈哈”唐淮易仰天大笑,复又指着周夫人几人对周大人道:

         “周大人不必担心,令夫人公子等唐某也会送他们随你上路,如此你们一家人也算不必孤单了!”

         周大人已经没有最初的恨怒,他头发散乱,灰色的锦袍之上还染着滴滴血红,脸上带着不屑鄙夷的癫狂道:

         “好,好,好,你以为你赢了吗?都说天道报应不爽!老夫如今如此下场,也是报应,只是连累妻儿,不过他们既然受了老夫业障所累,也该有此劫!只是不知道你们将来又会如何?老夫会在地底下瞪大眼睛看!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如此畅快,却显得十分的悲凉可怖。唐淮易和宋志方等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眼看不少手下的人面面相觑隐隐心思浮动之状。

         唐淮易快刀斩乱麻,索性直接挥手,嘴中吐出两个带着狠辣的字:“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