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一连几日唐大人都未来衙门办公,然所有人都见怪不怪。实在是唐家与周家,宋家这次闹的事弄得沸沸扬扬的,尹川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唐淮易虽然未来点卯,却是让随从到县衙和李明锦告假了几日,县令大人李明锦也是颇为通情达理的说了一番子关心的客套话,让随从带回让唐大人安心。

         县衙公房内,李知远正在向李明锦回禀今日整理出来的土地户籍的大致情况,他说话慢条斯理,语速适中,那庞杂复乱的数字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像是描绘出了一副清晰的卷面,李明锦看着他微垂的眼眸,心中思忖,这李知远确实是有几分才干。

         如此等李知远禀完之后,李明锦才抬手对着他笑着说道:

         “李大人先坐下吧……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李知远闻言身体微微一顿,似是受宠若惊般忙抬头谢道:“多谢大人。”

         李明锦对他的神情动作心中不以为意,脸上却仍是笑容可掬道:“李大人不必拘束,你我以后必是要共事许久,如此这般生分,可不好。”

         见对方嘴唇微动似是有话要说,李明锦忙阻止对方继续道:“李大人也是尹川衙内老人了,相必对尹川事物十分熟悉,本官初来乍到,以后要养仰仗你等的地方还是很多啊,万不可再如此拘束了!”

         “下官不敢,大人有事尽管吩咐下官就是……”

         “呵呵,好!李大人刚才所禀的事情,本官已经了解了大概,案宗也记载的很是详细,不过本官也不能只坐在衙门之中观望,还是要亲去各处看看,如此才能更加了解情况,李大人,你说是不是?”

         见上司问自己,李知远当然知道他不是在问自己的意见,只不过是看自己表态而已,因此也就随即淡笑的附和道:

         “大人英明,大人为公事如此亲力亲为,下官实在佩服!下官愿同大人一同前往各村镇察看!”

         对于李知远的自动请缨,李明锦自是不愿意,带着你,还能看什么?

         如是他摆手笑着回道:“先不劳烦李大人了,如今唐大人告假多日,衙门内事多,李大人在这里还能多看顾一些,本官先自己看看,到时候李大人得空,再一同去吧。”

         既然上司执意一人前去,李知远也不能强求对方带着自己,他不是傻子,如何不知道李明锦的用意,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因此也就顺势而下道:

         “那就辛苦大人了,若是有下官效劳之处,还请大人吩咐……”

         “好!本官必不会客气。”

         乌云罩顶的唐家,如今正在办着唐二夫人的丧事,唐家主事的唐淮易,觉得自己这几日仿若老了十几岁,晦气霉运接踵而来,多日未合眼睡个安稳觉了。已经忙的头昏脑涨的唐淮易,心中一直有个直觉,不会如此简单,事情就怎的这般巧合。

         虽然心中有此疑问,然而现在忙的腾不开手脚的唐淮易却是无暇多想了,因为这时,与周家,宋家已然结下生仇死仇的唐家,不但要防止周大人狗急跳墙,还是防止宋家的鱼死网破。这些事情可都是关乎唐家命运的事情,唐淮易不得不强行打足精神应对。

         自前几日事情发生之后,唐家送到周家的大夫都被打了出去,周公子的腿骨断了,已经没有痊愈的可能,周大人在听完大夫的诊断之后,惊怒到几至欲狂,那副叫嚣着要让唐家陪葬的疯癫模样,让老沉的唐淮易见状都不由得心中一阵胆颤。

         然而唐淮易无法,真不能也将弟弟的腿打断赔给周大人吧?更何况即使打断了,周大人就能既往不咎吗?想想也知不可能。唐淮正断了一条腿,尚可安稳当着他唐家的二老爷,然而周公子断了一条腿,却是绝了周大人的希望,这如何能想比得了。

         即使知道周大人不会领情,这段时间,唐家到处搜集来的稀奇药材流水不断似的往周家每日送去。

         对于唐淮易这番赔礼道歉做足姿态的样子,周大人却是丝毫不看在眼里,他只觉得唐家真是虚伪至极,不过想到唐家如今这副四面楚歌的样子,周大人心中又有一阵痛快。

         宋家那边则是更简单粗暴,唐淮易带着弟弟去宋家负荆请罪的时候,直接被人泼了污水没让进门儿。

         即使唐淮易觉得唐家有错,如此在大庭广众之后,被抹了面子,当官威风多年的唐大人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天,大发雷霆指着唐家的门牌放下狠话:

         “好,好,我就看咱们谁能笑道最后!我们走!”

         然而唐家人背后传来的却是宋家的嘲讽:“唐大人这般威风?只是这害人性命之事,我宋家如今也只能去找县令大人为我们做主了!呸!”

         唐淮易气的浑身发抖,走路的脚步却是越发急促沉重,看着身后亦步亦趋的弟弟,终于压制不住怒气,抬脚将对方重重的踹倒在地,那力气用的十足十,唐淮正被踹的趴了地方,爬好几次没爬起来,可是看着哥哥怒不可止的样子,他忍住嘴角的传来的腥味,低头不敢做声。

         唐淮易看着伏在地方的弟弟,脸腮鼓动,嘴角动了好几次,终究没有说出什么,顿了一会之后,抬脚甩袖自顾自的走了。

         唐二夫人的丧事办的很是隆重,唐家毕竟是尹川的大族,前来吊唁的人自是不少,宋家和周家却一个人都没有来。李明锦带着陶武去了唐家一堂,看着唐淮易面目疲惫憔悴的样子,甚是同情的安慰道:

         “节哀顺变,唐大人虽然操劳,但是也得照顾好自己才是,这尹川还有很多事,须得依仗唐大人劳心出力。”

         “多谢大人百忙之中前来探望,下官知晓。”

         “这周大人明日就要启程了,本官明日会去相送,如今唐大人家中事忙脱不开身,本官会代以说明。”

         唐淮易听罢,眸光瞬间微闪一下,快的李明锦觉得大概是自己眼花了,只见他一脸意料之中的平淡表情道:“下官家中事情未了,脱不开身,那就劳烦大人带下官告罪一番了。多谢大人了……”

         李明锦告知了唐淮易,周大人要走的消息之后,又见唐府中人来人往,自己在多待也不便,如此也就向唐淮易告辞了。

         “本官还有公务在身,就先告辞了……”

         “大人慢走……”

         “留步……”

         夜晚的唐府,显得幽静阴森,唐二夫人的灵柩还停放在灵堂内,除了守灵的人,其余的人都已经散去。

         唐淮易的书房内,站着几个气势森然的人,身材魁梧,一脸煞气,一看必知不是善类。只是这几人如今这是恭敬的站在唐淮易的下首,听着他淡淡的的吩咐道:

         “周大人明日就要走了,你们去替我送他一程。”

         如何送?这还用说,这几人皆是唐家家养的,唐淮易多年的心腹。主子一点头一抬手,他们皆能明白其中深意,更何况如今说的这样直白,只怕周大人想要出尹川怕是难了。

         只是一直未有动静,为何……

         其中一人有些疑惑的抬首问道:“主子这几日让我们监视周府,小的们并未发现异常,为何如今要去……”

         唐淮易闻言,忽的笑了起来,那笑容带着几分冷漠和残忍,让人听着微微跟着发颤,然唐淮易却是笑的浑然不觉,如此他自顾的笑了一会之后,才对着下首的几个得力心腹说道:

         “那姓周的,我与他共事多年,我就不信他能这般心平气和的离开尹川!一定还会有什么后手,只是眼下我已无精力去猜测他还有什么心计,只能先下手为强,死人才是永远闭嘴的!”

         他说到最后几句的时候,细长如炬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却无端的显出了几分狠辣之意。

         李明锦自从唐府回来之后,就开始有点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自己忽略了。到底是哪里呢。他一直想不出来,便开始烦躁的在书房走来走去。

         刘青坐在椅子上削着木雕,小宝快两岁了,想起儿子肉嘟嘟的小脸,刘青满心的父爱都要溢出来了。想着认真的给儿子雕一个木偶出来,然李明锦踱来踱去的步子实在过于频繁,惹的一旁的刘青都开始静不下来心。他有些奇怪平日里一直淡定稳重的明锦,为何今日如此焦躁呢?皱眉想了一圈,还是没想到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他干脆朝还在走来走去的李明锦问道:“小锦,你怎么啦?这般心绪不宁的?唐家宋家已经翻脸了,周大人也快走了……”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李明锦打断,“停,周大人,对!周大人,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哎呀!”

         说着说着就激动的一巴掌爬向自己的额头,真是当局者迷。周大人与唐大人共事这么多年,如今周家折损了独子,周大人却这么平静的走了,如果自己是唐淮易,也必会心中不安,越是平静之下藏起的波流越是暗涌。

         即使唐淮易还不知道唐二夫人的事情是周大人出的手,只怕以他这样算谨慎的性子,也必然不会放,握有他诸多把柄的周大人安然离开尹川。

         只是这周大人虽已出手,直接让唐宋两家翻脸,只是唐家要对付他,他会不知道吗?如果他知道,他又会怎么做呢?

         李明锦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儿眉头紧锁,弄的一旁的刘青更是不明所以,然看着李明锦一副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样子,刘青识趣儿的的闭嘴,埋头继续手里的木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