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二十来辆装满货物的马车组成的商队,浩浩荡荡的从连州城出发,走了两个时辰之后,看着前方的白玉谷,领头的刘老大在前头拉停了马,对着后面的队列吼道:

         “先停下,大伙儿原地吃点干粮喝口水,缓口气儿,两柱香之后出发!”

         “是,老大!”

         队伍中的三十来个伙计们听完领头的吩咐,都纷纷下马,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了,李明锦四人也从善如流的加入大伙儿的队伍之中。一边吃个干粮,一边和伙计们聊起了商贩们跑商路上的趣事,大伙儿说说笑笑,很快四人就和众人熟悉了。

         修整之后,众人纷纷上马,队伍开始朝着白玉谷行进,谷中的两侧山脉上金黄一片,虽然树木不高大,分布却甚是浓密,树林中不是传来几声鸟叫声,然白玉谷两侧正对的有一段悬崖峭壁之上却是光秃秃的的岩石。

         李明锦看着商队的众人,已经一边走着,一边摩挲着手边带的刀。侧身对刘青等人,点头示意,小心!

         刘青三人接到了李明锦的暗示,也纷纷微微点头示意明白。

         白玉谷中的间隙大概一丈来宽,地图上显示是西北方向蜿蜒延伸约数十里路。众人走了一刻钟之后,发现并无大的动静,领头的人喊道:

         “加速前行,快!”

         大家开始甩起马鞭,开始加快速度往前走。李明锦四人也跟在队伍后面骑马跑起来。白玉谷已经行进一半了,李明锦四人任然不敢掉以轻心。

         突然前方传来了马儿嘶鸣声,响彻的声音不停在谷中回荡,其他马儿也开始焦躁不安,李明锦在马背上也感觉到了马儿步伐焦躁紊乱的踢蹄子打转,不肯前进一步。

         “大家都下马,看好马车,原地戒备!”刘老大的吼声传来,李明锦四人已早先一步下马,站在马儿一侧找个地方隐蔽,一边小心的观察周围的动静。

         果然不久,悬崖上面有石块落下,砸到了谷中地面,马儿受惊更是狂躁不安嘶鸣,习惯了各种危险的商队伙计们,都将马车上带着的刀剑拿了出来,人手一把,领头的刘老大更是手提的一把看似有百十来斤的大刀,横于带队前方。

         刘青手持精弓,挡在了李明锦的前面。陶文陶武则是右手持剑,和刘青一起,将李明锦合围在中间。

         落石越来越多,已有马匹和伙计被砸伤,嘈杂的呼喊声越来越大,山头上隐约有人头闪现。李明锦眉头紧敛,看着周围的地形,要是那伙强盗放箭的话,只怕自己这些人就是瓮中之鳖了。

         “主子小心!”陶文动作利落的拉过险被落石砸中的李明锦闪身后退几步。

         伴随着落石的越来越多,一些马儿已经挣脱跑掉了,受伤的人越来越多,领头的刘老大也开始左闪右避的一边往车边躲避,一边去拉扯被落石砸伤的同伴们。

         “奶奶的,这伙人,真是可恶!大伙儿往车边,谷中拐角躲一下!”刘老大大吼道,李明锦几人也开始将伤者往边上拖动,眼看这样太被动不是办法,李明锦指着血迹斑斑痛苦□□的伤员对着身旁的刘老大说道:

         “刘大哥,这般下去不是办法,如果对方一直不出现,将我们围困在此,我们能等,只怕这些兄弟们等不了!”

         “眼下咱们人手折损太多,对方还未现身……李老弟有何办法?”刘老大吭气吭气的边喘气,边焦急的对着李明锦回道。

         李明锦下颚紧绷,眉头紧敛,想了一下道:“诈伤!”

         看着对方还疑惑的望着自己,又看着对方解释道:“咱们都装作受伤,引蛇出洞……”

         刘老大听罢,看了一圈周围受伤的同伴们,直瞪眼摇头低吼道:

         “不成!如果把那伙人都引了下来,他们人多势众,咱们眼下三十多号人,已经伤者过半,如何能抵挡他们?岂不是送死?”

         李明锦也知对方疑虑,又道:“我也知刘大哥,担心兄弟们的安稳,只是如今也无更好的办法,更何况,如果拖到天黑,先不说这些受伤的兄弟来不来的及救治,单说如果对方太黑再出来,我们只怕处境更为不妙!毕竟这是他们的地盘!”

         李明锦说完,见刘老大的面色已经有所松动,再接再厉又道:

         “这群人应该只是一般的土匪,若真是凶狠的马贼,只怕如今上面落的就不是石块,而是箭矢了!如今我们全部佯装受伤引他们下来,到时候,合力擒下他们的首领,打掉他们的气势,就尚有一丝生机!事不宜迟,刘大哥,以为如何?”

         刘老大原本心中就已经有所松动,现下再听李明锦的话如此坚定,决定试一试,要是真要丧命于此,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好!就这么办!”

         他右手重重的砸在地上,丝毫不顾及已经流血的手指,转身对着同伴们喊道:

         “兄弟们,都听我说,全部佯装受伤躺在地上,将兵器隐蔽放在身侧,到时候那帮崽子下来,咱们和他们拼了!”

         “好!听老大的!”这些伙计跟随刘老大走南闯北多年,行动默契,一听口令,立马就将身上摸上血迹,全部倒地痛苦打滚。

         李明锦和刘青等三人相视无语,真是演技高啊!四人也不耽搁,随着落石还在落下,也都纷纷的倒在车旁,捂着手脚,哭嚎起来。

         山头上的那些人,估计也在观望下面的人是否没什么反扑的力量了。一刻钟之后,山上传来的人的脚步声,呼喊声。呼啦啦的响动极大,不一会儿,大概有四五十号人那个刀枪冲了下来,一些人将商队整个围住,看到那伤的不厉害的,又给补了两刀,再看伤员没有什么战斗力,另外一些人开始将马车上载的货物,往下搬。

         李明锦躺在地上,脸上腿上都布满血迹,一遍嘴里喊着:“哎哟,疼……”一遍眯眼观察了周围的动静。前面站着的两个指挥的人,应该是首领。正想和刘青他们打信号的时候,刘老大看着土匪们一边补刀,一边搬运东西,急了,一吼一声跳起身来道:

         “兄弟们抄家伙,跟他们拼了!”

         “是!”

         原先躺在地上的二十号人全部起身,和围着自己的土匪打了起来,刀剑铿锵声渐起,商队的伙计都是会点功夫的人,但是土匪也是实战经验丰富杀过人的人,更何况对方人数是他们的两倍之多。

         李明锦四人也已经加入到了打斗之中,眼看越打越吃力,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增援,虽然现在双方都有死伤者,但拖的越久,对己方越是不利!看了不远处对方的两个明显在指挥土匪们的领头人,和刘青几人对视一眼,点头示意。

         因着场面混乱,刘青的弓的威力大减,只能射杀远程边上的土匪,陶家兄弟在前面开路,杀到了土匪的圈中吸引了引开了对方注意力,李明锦趁机快步上前,扑倒了土匪的领头人之一,这人身材和李明锦相当,和李明锦挣扎对打几招之后,被李明锦卸下双臂制服!李明锦无暇顾及嘴角的伤口,左手用力的抠住对方的咽喉,右手拔下小腿上绑着的匕首,抵到对方的喉间凶狠的大喊道:

         “都住手!否则我就割断他的咽喉!”

         “大哥,大哥!”

         那些正厮杀红了眼的土匪,听到二当家的喊声,回头看到了李明锦手上的当家的,大喊道:“二当家!”

         另外一名领头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凶狠大汗,满面胡须,眼如铜铃,身材高大魁梧。这时候也回身看到了李明锦的匕首正抵在二当家的喉间,满目凶狠的望着李明锦抬手喊道:

         “都停手!这位小兄弟想如何?”

         双方的人停手之后,迅速的退到两边,刘青三人站在李明锦身边呈防卫姿势,李明锦则挟持着二当家和土匪的大当家对面站着。

         李明锦听了大当家的问话之后,轻笑道:“这位大哥问的奇怪,小弟们只想安全无虞的走过这白玉谷,可惜大哥不给面子,无法,我等只能拼死一搏了。”说完右手用力,锋利的匕首立刻在匪首二当家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口。

         “大当家!”

         对面的那些土匪们,看着李明锦的动作,焦急的望着大当家喊道,期望对方有什么办法解救二当家。

         那大当家盛怒当头,紧抿嘴巴,目光凶狠,带着丝轻视的笑容看着李明锦问道:“这位小兄弟以为拿住我们一人,就能全身而退么?“

         李明锦笑声更大,目光无畏无惧看着那大当家一字一句回道:“五五之数赌得是你大当家的义字!“

         那当家听罢,原本脸上的轻蔑神情滞了一下,神色纠结一瞬,复又哈哈大笑道:

         “好!好!好!我黑山好久没遇见如此有胆识的人了!那现如今,你想如何?”

         李明锦神色淡然,只双手上的劲毫未松懈,看着对面的黑山说道:“我们只想带着我们的人,走出这白玉谷,希望二当家能送我们一程罢了。”

         “我又如何能信你,出了这白玉谷,仍不放人呢?”

         听着对方的质问,李明锦不以为意的摇头笑道:

         “呵呵,如今我们都没有选择不是吗?既然都无法取信对方,那就仍然是赌,既是赌那就是五五之数,大当家以为如何?”

         许是被李明锦的态度和语气激怒,那黑山瞪大铜铃似的眼睛,手指着了李明锦激动的吐出一个字:

         “你!”

         看着李明锦不为所动,又渐渐收紧的右手,弟弟惊吓痛苦的哭喊声,黑山眉头紧皱,最终不得不转身对着手下大声下令喊道:

         “好,都撤!”

         说完又回神望着李明锦掷地有声的说道:“我黑山就赌了这次,要是这位小兄弟不守信,我黑山对天发誓,必天涯海角追杀你满门!”

         “我们走!”

         随着黑山的口令,那些土匪们,拿起兵器,抬起死伤者,慢慢的退出了白玉谷,消失在远处的林子中。

         商队的众人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李明锦将挟持的二当家绑了起来,陶文几人则帮着商队将死伤者抬上了马车,虽然如今土匪已退,但看着有人员伤亡,众人心思承重,马儿走失了几匹,马车也损毁了一些。

         众人合力将货物车马再次修整一番之后,挟着那二当家开始缓缓的在白玉谷前行。虽然有人质在手,但众人仍不敢掉以轻心,终于在小半个时辰之后,队伍这才出了白玉谷的尽头。

         “诸位好汉,这都已经出谷了,可以放我走了吧!”那二当家见机提出了要求。

         李明锦闻言望着对方摇了摇头,“还得麻烦二当家再辛苦片刻,到了前面的镇子上,二当家是去是留,李某必不会阻拦!驾!”

         说完带着对方,又跑了马来,那二当家横在马前,被颠的哇哇痛苦大叫。

         商队又走了近一个时辰,这才道了白沙镇,终于算是安全了,因着要赶去尹川县城,李明锦决定在此地与商队分道扬镳。

         “李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大恩不言谢!”

         刘老大看着破损的队伍和死伤的兄弟心下凄然,抱拳对李明锦道谢。

         “刘大哥,休要见外,也是多亏你们带着我们一起上路,相识即是有缘,何况大家也是同患难,是兄弟就不要说见外话了。”

         “李兄弟……”刘老大纠结的喊了一句,顿了一下又对着李明锦说道:“这匪首,李兄弟交给我们吧!”

         李明锦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瞪着,那缩成一团的二当家的刘老大,心下了然,只怕这二当家到了刘老大手上,是必死无疑了。

         然那些土匪盘踞尹川多年,朝廷都未剿灭,在未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前,贸然与之结仇,只怕后患无穷。想到这些,李明锦眉头紧皱,摇头对刘老大道:

         “刘大哥的心情明锦自是理解,但是这匪首眼下不能任大哥处置,君子一诺,不能违背!”

         刘老大听罢,指着车上已经无生机的几个伙计,瞪眼吐口骂道:“狗屁承诺!他们是君子吗?他们是我们的仇人,你看看,你看看,这躺着的是我的兄弟!”

         “我敬李兄弟是条汉子,但是你不能这般助纣为虐!”

         李明锦看着对方激动到涨红的眼睛和面颊,心中不忍,拍了拍对方肩膀低声劝道:“李大哥,我也觉得这些人该杀,但却不是现在,杀了一个,也只能出一口恶心,但是却后患无穷,不如先让他回去,徐徐图之,来日一网打尽!”

         见对方仍不为所动,李明锦拉着刘老大走远了一些,才对着对方说道:“刘大哥,我乃尹川新任知县,此次是从梓州过来上任,尹川县内的这些杀人越货的贼匪,来日明锦定竭尽全力追捕,他日刘大哥路过此地,必给刘大哥一个交代!”

         李明锦脸上的表情严肃,说的话掷地有声。刘老大原先听李明锦说他是新任知县还楞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忙要下跪,

         “李兄弟,不,李大人……草民……“

         李明锦看着对方的动作,眼疾手快的托起对方就要弯下的身子,忙摇头叹道:

         “刘大哥,千万别这样,只望如今大哥能信明锦一言!”

         刘老大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想了想对着李明锦点头回道:“好……我信大人!”

         二人如此这般说了一会话之后,再回到队伍之中,刘老大吩咐伙计,先去镇上,至于那二当家却是再也未提。

         “李兄弟,后会有期!”刘老大上马,抱拳对李明锦几人抱拳致礼,然后拉起缰绳,带着队伍朝白沙镇行去。

         “保重!”

         看着商队离自己越来越远,李明锦才回过神,指着那二当家对着陶文吩咐道:“把他放了吧。”

         那二当家,待身上的束缚解开之后,见李明锦几人是真的没有伤人之意,立马托着两条晃悠的脱臼的手臂跑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之中。

         “那崽子跑的忒快!”刘青吐了一口吐沫笑骂道。

         “不跑快,难道等着我们后悔吗?”李明锦白了对方一眼无语道,其实何止刘老大等人想手刃他!

         “从这官道再走一个时辰,就能到尹川,我们走吧!”四人调转马头,不再多说,扬起马鞭,往尹川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