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一更
        状元打马游街过,进士及第琼林宴。昭元十五年八月初,晋朝派官的旨意下来了。李明锦仔细的看了一下手上的吏部文书,连州府下属尹川县县令,心里悬着的石头,这才算落下了。

         范康泽被取中了庶吉士,看着好友得意开怀意气风发的样子,李明锦也很为对方高兴。人各有志,如今总算各得所愿,已是万幸了。

         朝廷规定的上任时间是十月中旬到任,李明锦算了一下时间,可以先回家里一趟,再赶去尹川。

         在吏部备案领取了相关印鉴文书之后,李明锦就告别了范康泽,先一步回了梓州府。颠簸了二十来天,经过州府的时候,逗留两日一日接受了刺史大人和其他州府官员的宴请,后又在常怀拜见了一下常怀县令。如此一来二去,虽一路马车飞驰,也堪堪用了一月才回到了河西村。

         九月初三一早,县令大人派了衙役开道护送李明锦回乡,一路上锣鼓声响,惊动了周围的村民们,李明锦一路上被围观到了家里口,好在已经不止一次,笑容也不那么僵硬了,和父老乡亲拱手行礼,打了一个招呼,人群中暴发了热烈的欢呼声。

         李家的人在听到响动之后,心里都估摸着应该是李明锦回来,几个儿子媳妇都赶忙去扶着激动的颤巍巍的老爷子和老太太。院门一直打开着,李明锦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的抬脚走了进去。

         “爷奶,爹娘,我回来了……”

         “好!好!好!快起来!”不待其他人的开口,老爷子连声道好就将孙子扶了起来,然后一行人走进了屋内,此时院门口已经围满了来看热闹和道喜的人,孙氏和林氏二人并未回屋内而是去门口招呼起了来人。

         老爷子激动的拉着孙子去屋中给家里的祖上排位上了柱香,李明锦接过爷爷手上的燃香,跪在蒲团上,对着案上的排位叩首说道:

         “李家列祖列宗在上,孙辈李明锦今侥幸中了进士走入仕途,此后定恪守律己,磊落做事,当官为民请命,必不辱没李家门楣!”

         老爷子等人在一旁听着李明锦的话,激动的老泪纵横,却又倍感欣慰!

         “这才是我李家男儿,做人做事无愧于心!”

         几个男人在里间一会念叨祖宗保佑,一会儿又念叨了一会儿皇恩浩荡,李明锦劝了好一会才安抚下了老爷子几人的激动回了堂屋。

         屋内,王氏和小王氏见李明锦等人出来,上前拉过李明锦,就开始打量,似是要看看孙子真段时间是不是受了不少累,王氏虽是乡下妇人,却也知道,科考之路的不易。孙子中了进士,王氏心中固然激动兴奋,但都没有孙子人好好的来的重要。

         “瘦了,这一路受了不少累吧……”

         “是啊,也黑了,定是吃了不少苦头,听说那贡院里好些人是被抬着出来的。”

         李明锦看着奶奶和母亲拉着自己的手嘘唏不已,心中感动。

         “奶,娘,还好了,那是身体太弱,但凡身体强健点,只是累点,并不碍事。”李明锦安慰着自家奶奶和母亲,又对着弟弟明秀说道:“以后可不能光读书,强健身体也是必要的!”

         李明秀笑了一下,调皮的对着自家哥哥躬身行礼回到:“大哥的吩咐,弟弟自然照半……”

         “别你大哥一回来,你就贫!”小王氏对着小儿子嗔怪道。

         “娘,哪有啊……”

         “爹!”一个奶声奶气的稚儿声音蹦出来,原来喧闹的堂屋,瞬间安静了下来,一屋子人瞪大了眼睛讶异的看着潘若琪怀中的李越辰,小娃娃还不知道大人们的表情代表着什么意思,只是自顾自的拍着手叫到:“爹,爹……”

         “可真真是父子连心呢,一开口就就知道喊爹了!”小王氏双手一拍恍然说道,自家的孙子和儿子一样聪明!

         潘若琪见状,忍住了笑,明明是自己常常在小家伙面前念叨的作用,快一年未见了,儿子能认识他爹才怪呢!不过看着老人家高兴的样子,也跟着笑道:

         “娘,说的是呢,毕竟是亲父子,哪能不亲呢……”

         李明锦呆愣了一瞬,就激动的抱过儿子,狼吻了几口,自顾自的乐道:“我儿子叫爹了,真聪明!乖儿子,再叫声……”

         “呜呜……”丝毫不给乐坏的爹爹面子,李越辰用小手推拒着抱着自己的男人,转头伸出手要让娘亲潘若琪抱。

         “臭小子,忘了谁给你骑大马了,回来就知道喊爹了,也不喊声伯伯来听,小没良心的!”李明秀看着哥哥激动的样子,佯装吃醋的点着小家伙的鼻子笑骂到。

         “打……”小家伙见迟迟回不到母亲的怀抱,不耐烦的皱起小眉头挥手吐道。

         众人见状,更是哈哈大笑。

         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老爷子心绪也渐渐平稳下来,想了想孙子回来之后仕途的事情,笑眯眯的看着孙子问道:“朝廷派官可是下来了?”

         “下来了,爷爷,是去连州尹川任县令。”

         李继旺跟着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在家待几日就要动身,十月中旬要到任。”

         李爷子听罢点头,对孙子道:“那就趁着你这几日在家,摆几桌宴席,请家里的亲戚,夫子来家里做客。顺道也要带着你媳妇去你岳家看看。亲家仁义,要多走动才是。”

         “知道了,爷爷。”

         李继旺眉头微敛,想了想又道:“爹,晚上我去找他姑父去说说,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原先跑镖的,让找几个信的过的好手,跟在明锦后面吧?出门在外,若有事总是防不胜防,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对,是得找几个人手!”老爷子听儿子说完,立马同意道。

         院子里边坐着不少人,林氏和孙氏,将家里的一早准备好的瓜子吃食拿了一些出来,分与院中的来人。来人们接过,恭喜的道谢。

         王氏等人在屋中待了一会儿,就出来招呼院中的人,孙氏和林氏则听着王氏的吩咐,去准备饭菜吃食去了。

         院中人看着王氏她们走出来,忙起身说道:

         “恭喜老太太了,孙子真是出息啊,以后啊可要好好享老封君的清福咯……呵呵”

         “哪里,大家都是客气,我呀都一大把年纪了,只望着他们小辈能平平安安的,我这心里,就踏实,就高兴!呵呵”王氏摆手笑着说道。

         众人不管王氏说的事真心还是假意,总之都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奉承着王氏。谁不愿意听好听的话呢,况且说的还是实话,王氏和小王氏等人,坐在中间,笑的甚是开怀。

         不过这话头总是会绕到李明锦身上,一些婶子试探的问道,

         “进士老爷,这怕是要当官老爷吧,我家柱子,今年十八,一身力气,想着进士老爷上任,身边总得有几个跑腿的人,婶子看看可成……”

         “是啊,我家大宝自小就和明锦一起玩,赶明儿我就把大宝送来。”也有那不客气的,直接决定到。

         王氏听着,笑着的脸色僵了僵,谁敢带村里人去,万一出了事儿,李家不得背负一辈子罪孽。

         小王氏见婆婆僵住的嘴角,忙笑着接过话来说道:“嫂子不忙,先喝点茶,这人手啊,家里已经选好了,听明锦那地方穷困偏僻,民风彪悍,此次去啊,带的人手都要那身手好的,不然的话,真要有事儿,那可真是祸福不知了……”

         小王氏说罢,脸上呈现出了一种忧心的复杂神色,原本兴致高的几个婶子见罢,心中咯噔,忙转口道:

         “也是,我家柱子身子板,还是不够硬朗,不能让他去拖累了大老爷……”

         “就是,就是……”

         王氏看着无人再纠缠此事,复又开怀笑道:“大家都是村中的长辈,明锦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叫啥大老爷,就是再大,他也是晚辈,叫明锦就成!”

         “呵呵,那我们可就托大了,明锦不怪吧?”

         李明锦笑着接过话说道:“婶子哪里的话,明锦自小也是承婶子们的照顾,婶子们不要见怪才好!”

         众人听罢,倒是放开了,一时间院内的气氛可谓是其乐融融。

         时间过的很快,已经快到晌午,王氏大手一挥的豪气的对院中众人说道:“今儿个,大伙儿可就别回去了,在家里吃饭,明锦刚回来,让他陪着村里的叔伯们喝几盅酒!”

         “李大嫂子既然这般热情,那行,大家伙就不客气了,在李家讨杯喜酒喝。”

         “这就对了。”

         因着李家要开席,院中的一些婶子们主动的去了灶房,帮着孙氏和林氏,忙活起来。其他的人则都回家去了,搬桌子的搬桌子,带板凳的带板凳,还有的则是去家里通知其他人去了。

         肉类的大菜,李继旺兄弟几个特让屠夫家里送了半扇猪,野味则是刘二叔家里送来的,酒水则是一早就备好的。

         因着人多,烧饭使用的事大锅灶。女人们在灶间边忙活边闲聊,热火朝天的,饭菜的香味渐渐的弥漫在整个院子里,男人们将座椅板凳搬来摆好。

         之后李明锦就陪着男人们一起聊着天,一开始还有点拘束的汉子们,聊着聊着发现李明锦也没有戏文里面说的威严,反而态度很谦和,更何况是自小看着长大的小辈,也就渐渐放开了。

         河西村的人大多数是淳朴的,虽偶尔有点小算计,但并不恶毒,李明锦想着自来到这里之后,吃过村中不少婶子做的饼,不少叔伯从山下摘的野果,读书的时候晚上回来,碰到村中的人,都会为自己护送几步路,这些细微的动作,乡下人已经习以为常,可是李明锦却感恩于他们的善良。当他们的善良成为一种本能的时候,显摆什么的真是无地自容。

         饭菜上桌,酒杯溢满,李明锦挨个的朝着众人敬酒,又挨个的接受别人的回敬。最后的记忆就是满院的笑声和拼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