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昭元十五年六月二十,三百名会试取中的举子们汇集太和殿的考位上,主考官乃是翰林学士刘大人,张大人等四人,试题昭元帝亲自出策问试题,考试时间为一天,日暮交卷。

         卷头的考生信息,全部密封,以防止阅卷的考官有徇私之举。

         李明锦跪接下试卷之后,坐会桌案前,仔细的默读着试题,低头冥思,小心的纸打起了草稿,周围的考生们一应都是如此,从凌晨至日暮,中午吃食是进殿之前领的一包宫饼。

         日暮降临,考试时间到,考生们考试交卷,挨个的走出了考场。

         殿试的放榜时间是三日之后,考生们各自回到了住所,忐忑的等待着结果。晋朝的殿试,考卷分为一甲,二甲,三甲,一甲三人,二甲一百三十人,三甲一百六十七人。

         虽然不会被刷下,但是如果在三甲,同进士出身,到底不光彩。李明锦和范康泽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在客栈之中食不下咽的等待着。

         昭元十五年六月二十四,殿试放榜,金榜张于武安左门外,前十名被试卷官引觐见昭元帝。

         李明锦看着榜单,心蹦蹦的直跳,紧绷着脸,仔细的看着,一百二十一名,二甲!虽然是吊车尾,但总算是没有在三甲。李明锦只能抿紧着嘴唇才能压下此事心里的狂喜,以免自己太失态,范康泽倒是和会试的名次相差不多,二十三名。对于李明锦能在二甲之类,范康泽也是送了一口气。

         结果既出,两个人突然想狂笑,一朝金榜题名,才知这一路走来的艰辛。

         前三甲的状元和榜眼年纪都已经三十多了,只是探花却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长相确实不错,文质彬彬的,听说还未娶妻。李明锦想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如戏文里所说,皇帝为公主选中探花为驸马。

         因着前三甲能直接入选庶吉士,其他的进士要想进去翰林院,必须先通过选拔考试,范康泽还想一试,李明锦泽打消了这个念头,能中二甲,已经也天降大运了,还是等待着朝廷的派官外放吧。

         晋朝现下的官场还算比较清明,官位空缺也多,想谋一个外放的县令,应该不难,只是地方的好坏而已。

         李明锦准备先观望一下,如果需要打点的话,自己也带了一些银两,有备无患吧。

         远在京城的李明锦等人不知道,当进士的邸报传回梓州府的时候,梓州的刺史,激动的语无伦次,

         “好啊,今科梓州府内出了五位进士,真是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快,将奏报往下分派,另外备份厚礼送往这几位进士家中,也算是本官的心意,哈哈。”

         底下的人看着大人如此激动,心中明了,出了五位进士,相比其他州府的一两个,确实是成绩斐然了,这也是政绩啊!看来大人是觉得升迁的希望更大了。

         常怀的县令则直接是拿着喜报和贺礼,带着人直接去了河西村的李家。

         李家自从分家之后,二房和三房,都是去了镇上县里,留在老家的就是老爷子王氏,小王氏以及潘氏和孩子。

         当锣鼓声惊天响动的时候,老爷子正在家里搓着麻绳,虽然现在家里的农活都是请短工做的,不过做了一辈子农活的老爷子,很是清闲不下来,没事就找点事情做,家里的人看着老爷子的劲头大,也就随着了他去了。

         院门是关着的,门被拍的砰砰响,似是要被拍散架了。

         “大爷爷,大爷爷,快开头,官老爷来啦!大爷爷!”屋外传来李大贵的孙子李明海的声音,十三岁的少年嗓音清亮,焦急的拍着门。

         老爷子听到拍门的声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到底快六十的人了,手脚没有以前那么灵活,屋内的八岁的明玉,在爷爷起身的时候,已经跑到了院门口,打开了门,

         小姑娘穿着一身罗黄色的襦裙转着圆咕噜的大眼睛,对着门外满头大汗神色焦急的堂哥好奇的问道:

         “明海哥,做啥呢?爷爷在院子里……”

         李明海喘着气,直接进了门,朝着老爷爷边疾走边喊道:“大爷爷,大哥中了进士,县衙的大老爷,在村门口正朝咱家来咧,里正让我来和您说一声……”

         “啥?你说啥?”老爷子怀疑自己耳背,激动的站起身来,手里的绳子也被松开丢在了脚边。

         李明海看着大爷爷激动的不停颤抖的双手,和因不可置信和瞪大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大哥中进士了,县里大老爷快大家啦!”

         “进士,进士……我孙子金榜题名啦?”似是还不敢相信,老爷子一直颤抖着嘴唇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大爷爷,你没事吧?”李明海和李明玉吓到了,忙一左一右的扶着老爷子。

         屋内的王氏和小王氏等人也被屋外的响动惊动了,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就看到老爷子语无伦次的重复着:“我孙子中进士了,中进士了……”

         “老头子,怎么了这是?”王氏看着老伴儿快疯魔的样子,吓坏了,连忙拉着他的肩膀哭问道。

         “大奶奶,来不及啦,大老爷快到咱家了!”李明海跺着脚朝王氏焦急的喊道。

         “啥事啊?大老爷?”

         “大哥,中进士了!大老爷到门口了!”

         话说完,院中的几个妇人,齐声喊道:“什么?”再来不及说其他的,因为县令的轿子已经停在了李家大门口。

         门外锣鼓声振耳,忽悠想起了鞭炮声,原来李大贵李家二老爷子在大老爷一进村的时候,就去村口的小铺子里面去买了鞭炮香烛去了,如今大老爷进去报喜,自是要点炮的。

         “哎呀,真是恭喜李家老爷子,老夫人啦,令孙高中二甲进士,真是可喜可贺呐,本官此次特送来喜报,也来恭贺老爷子啊!”

         未见其人先闻齐声,一下子十几号穿着官服的人拥簇着进了院子,为首的那人穿着官府,颇有威严,三十多岁的年纪,五官方正,嘴角两撇胡须,即使笑着也让人不得不敬畏。

         院中的李家人,看着来人,知道是县令大老爷,都拘束的手脚无措。老爷子毕竟一辈子风里来雨里去,还好点,压下激动的情绪,招呼着县令进了屋子,

         “大老爷请进,屋里做。真是麻烦大老爷亲自跑一趟,草民真是过意不去。”

         县令摆手客套道:“唉,老爷子客气了,令孙可是为我们常怀争了光,本官既是父母官,也应当当门道贺,这些贺礼小小意思,还望勿嫌弃。”

         老爷子听罢,忙回礼道:“岂敢岂敢,那就多谢大人了。”

         县令在李家坐了小半时辰,就离开了,老爷子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还未回神,里屋的几个妇人就已经焦急的走了出来,王氏等人,拍了拍胸口狠狠的送了一口气,大老爷可真是威严啊。

         “爷爷,相公可真是高中了?”潘若琪一直心急如焚的想知道答案,眼下看老爷子还未回神,已经等不及的问出了口。

         “是啊,老头子,可是真的?”

         “爹?”

         妇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看着老爷子,李大富兀自的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儿,然后语气坚定的说道:“是真的,我孙子有出息,高中进士,为我李家光耀门楣了!”

         说着说着又激动的跑到家里小房间内放置的排位前跪下磕头哭到:“李家先祖在上,我李大贵对得起李家的列祖列宗了,明锦,我孙儿,此次金榜题名,荣耀李家门楣,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呜呜……”

         “中了,我就知道我孙儿出息……呜呜……”

         “我儿以后就是大老爷了!”

         家里的几个妇人说罢,喜极而泣,抱头痛哭。

         李家门外的村里人,在县令大老爷,来村里报喜的时候,就知道李家明锦中了进士,以后可就是官老爷的,男女老少一时之间都在谈论李家的事情,

         “李家出了一个文曲星呢……”

         “是呢,早就瞧着明锦那孩子不同凡人,可不是啊,从小进比别人孩子懂事!”

         仿若从前的酸话皆是流言,这下子李家成了积善自家,什么都是好的,连只牲口都比别人家灵性!真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县令走了之后,李家的院子里屋子里涌满了人,村里的人都来恭喜,七大姑八大姨的恭喜奉承的话句句不重样。

         村外的乡绅官吏,也都络绎不绝使人过来送礼,一房间的贺礼堆满了房间,天天不停的招呼着客人,一时之间李家几个妇人累的快要瘫倒。

         好在李明锦高中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常怀,李继旺,二房,三房的人,全部都回到了家里!

         小姑子李婷一家也回了李家。自从侄儿高中的消息传开来了,李婷感觉婆家人都快要将自己供了起来,进士老爷的亲姑姑啊!李婷开口说要回娘家,苏家人就大包小包的备好贺礼,让苏昌余将媳妇恭敬的送了回来!

         因着大老爷的告知,李家人也知道,李明锦此时是没有时间回来,只怕要等到派官之后,方有时间探亲。只是这样的大喜事,家里也是需要请宾宴席的。老爷子和几个儿子商量一番之后,决定先办宴席,招待一下村里的人,至于其他的人,泽等李明锦回来再宴请。

         河西村的情形,远在京城的李明锦不用想,都知道会如何,邸报早已经从京城分发下去,想着家里人为自己自豪,李明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许是送了一口气,没有让这些对自己期盼甚高的人没有失望,又许是激动,觉得自己也可以去亲身经历古代的官场,为晋朝百姓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而不再是一个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