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昭元十八年,对河西村李家来说是一个好运连连的年岁,那是喜事一桩接着一桩的到来,这让河西村里的人惊羡不已,长房的次孙李明秀成亲不久之后,长房长孙便传来了升官的喜讯,直接从一个七品县令调任工部员外郎。

         在乡下人眼中,李明锦这个七品县令就是个大官了,更不提如今要去天子脚下去当京官,李家是外来户,当初还是逃难来的,谁能想到有如今的大造化呢。村中人人啧啧咂舌之后便是敬畏更甚了,不少人暗地里都在仔细回想有没有曾经得罪过李家的地方,有那与李家交好的人家却是激动异常,李家得势他们亦能跟着沾点光啊。

         老爷子以及李明秀,潘若琪三人自得知李明锦升官的消息时,并未犹如李家其他人一般喜不自禁,与有荣焉,反而都是多了几分心事。

         明明是天大的荣耀喜事,老爷子几个却不见喜意,这可是让河西村人私底下恶意揣测了许久,有人说老爷子许久未见大孙子,心中想念的紧不说,如今升官了也未能回来拜拜祖宗什么的,肯定让老爷子不得劲;也有说李明秀不愤不及其兄等等,更有甚者说潘若琪在忧心升官的丈夫有了新人忘旧人的心思。

         总之各个版本的臆测悄然的从村中传起来,流言无根却是传播的最快,很快这些流言便传到了村外的李家各个姻亲友人的耳朵里。一时之间还沉浸在欢喜的李家人,当面对着闻讯而来或安慰劝解或打趣的好心的亲友们,有瞬间的错愕。

         等问清楚情况后,这可让在家中还沉浸在惊喜之中的王氏等人气炸了心肺,要不是有老爷子拦着,又考虑到如今家中不同往日,家里娶的两个媳妇都不是农家姑娘,而是正经的官家小姐,怕撒泼吵架惹孙辈笑话丢份儿。又想到自家又已经是官宦之家!也是要顾忌几分颜面,否则王氏真想撒下这几年修身养性养出来的温和脾气,非得去村口那个大石上站着骂个几天不可!想当初初来河西村,王氏也没怕过谁,与那些老娘们嘴仗也未曾输过!

         只如今这事儿不能明着骂回去出口闷气,这让气闷不已的老太太王氏茶饭不香心中郁结了好几日,惹的几个儿子媳妇孙辈儿们陪着小心的哄了好几天,方才劝解了让老太太多好歹吃了两口饭,晚辈们见老太太如今这个年纪越发任性较真起来的老小孩脾气都有些忍俊不禁。

         不过对于那些口舌之辈的恶意揣测,众人也是心中恨恨的唾骂了好多次,真真真真是见不得人好,呸!

         李明锦此次调任虽说有东宫的影子,明面上却是昭元帝亲自下旨调任京中,今年土豆试种便是从尹川开始,收成果真如预料的惊喜,喜报传上金銮殿,昭元帝龙心大悦,作为尹川一县之令的李明锦也算是在今上面前露了一个脸。再加上他在尹川期间做了不少惠民的事实,如设计水车取水灌溉农田等等,被朝中不少官员在今上面前代为说项。

         如此接二连三的政绩叠加到了一起,李明锦这个七品芝麻官在皇帝的心中便留下了一个颇能做实事的能臣的印象。然大晋立朝十几载,人才济济,作为开国皇帝的昭元帝并不缺能臣。然而他却能让昭元帝在朝堂之上亲自调任,可见定是有人在一旁暗中推动。

         朝堂如何博弈,李明锦虽未能亲身经临但亦知其微妙凶险,但从他能调任工部来看,他确定自己的直觉分析是没有错的,吏部有韩肃把着,势微的东宫仍是能将他从地方调回京中而没有引起皇帝的猜疑,说明太子并不如表面那般势单力薄,他的身后必定隐藏着实力,看来这位太子并不如传说所说那般简单。不过这对李明锦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毕竟自他和范康泽决定站队之时,身家性命就绑在了东宫这条船上。

         “老爷可是要亲自去迎李大人?”

         范康泽刚收拾一番准备出门之时,身后便传来一阵柔柔的询问之声,姜氏面色有些揶揄的笑看着丈夫。自他昨日知晓那位李大人今日便要达到京城,便一夜没有睡好,惹的姜氏有些吃味,也从来没见他这么关心过自己,都说夫妻相敬如宾,可夫妻之间既是相敬又何来亲昵,姜氏想到这些不免有些郁郁。

         姜氏的心思如何,范康泽是丝毫没有感觉到,或许他也从来用过心思去感受,昔日在京中等榜之时的纯情少年,如今已经成长成了一个身带威仪心思缜密的官场之人,曾经的珍之爱之的爱情憧憬也早已经消散在逝去的岁月之中。

         “恩,少桓今日便到,几年未见,必是要亲去迎迎。”范康泽嘴角微翘的对着夫人姜氏点头回了一句,随之准备抬脚走出去之时又顿了一下,想了想便对姜氏吩咐道:

         “对了,少恒此次进京匆忙,想必还没有地方落脚,你去打理收拾一个院子出来,让他们暂行住下。”

         “夫君放心,妾身必定安排妥当。”

         见姜氏点头应诺之后,范康泽便转身出门去了。

         “夫君慢走。”

         身后传来姜氏的柔声细语,范康泽未有停顿,径直的往前走去。

         姜氏见他脚步不如往常稳健缓慢,稍显急促,便知丈夫今日心情很好,她犹自站在原地目送完丈夫,随后便轻叹一口气转身离去,心中想到可惜那张爷早些时日便离去了,不然丈夫的心情肯定更加舒畅。

         李明锦交接完尹川的公务之后便带着随从从尹川出发上京赴任,三架马车还未进京,便在城外遇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好友范康泽。

         二人一相见便重重的给对方胸口上一个重重的拳头,此时无声胜有声,还是李明锦朗声笑着先开了口,

         “没想到几年不见,文和兄倒是一点儿没变,还是一如从前般英俊不凡。”

         范康泽表字文和,自留任翰林院之后便未曾离开京城,因而面容倒是未曾有多大变化,还是如当初般仪表堂堂,只不过浑身添加了几分沉稳的气质,反观李明锦,却稍稍有了一些风霜之感。

         范康泽闻言围着李明锦转了一圈仔细瞅了一遍他的全身,这才笑出了声指着李明锦的眼角夸张的摇头调侃道:

         “呵为兄未变,少恒却是沧桑了些,看看这褶子啧啧都快夹死一只苍蝇了吧。”

         李明锦虽是有些无语好友此时的打趣,却还是抬手轻轻抚了一下自己的额角,果真是皮糙了不少。

         尹川是个穷乡僻壤之地,地贫人穷土匪路霸横行,李明锦不是神,初入此地开始他便知道要想治理好尹川必是任重而道远,如今几年过去,尹川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之便,可想而知这其中他付出的心血有多少。

         每年的春耕种秋他这个县令都会带人带头去地实地考察,尹川缺水,他便请人一起去四处勘探水源打井,造水车取水,道路不通,他便亲率百姓修桥铺路,一切有关民生之事他总是身体力行带头做在最前头。

         因而他这任县令如今成为了尹川之人口中的异类,人们对他惊奇的同时亦对他敬重。

         想到离开尹川之时,一路相送的父老乡亲,李明锦觉得一切风霜苦累都值了!为官之人虽说都希望有个好名声,然在他的心中,名声这东西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他真正在意的是自己能够真正的为此地的那些衣衫不整食不果腹的普通老百姓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李明锦这一路行来面容带着一些疲倦,范康泽观他脸色便知他定是累的慌了,于是便让他随自己先去范府安顿。

         “文和不必客气了,虽说此次进京匆忙,但想来诺大的京城客栈是不会都满了的。”

         抬手制止了范康泽想劝说的话语,李明锦会心一笑着又道:

         “待我先安顿好收拾一番,必会和文和畅饮开怀一番,只如今当是多事之秋,心急不得!还是先进城吧。”

         “少恒既是坚持,为兄也就不再勉强,好进城。”

         “请。”

         范康泽见他这般说,便不再相劝,好友二人便相携入城去了。

         李明锦进京之后,便先去工部报到去了,与自己上司和同僚率先打了一个照面。由于是皇帝亲自下旨调任未经过吏部考核,因而工部那些大小官员便对新来的这位同僚都先是报以一种审慎的态度,毕竟能在官场混下去的人都不是蠢人。于是李明锦初来乍到竟发现同事上司竟是意外的客气,他以为必要受一番冷遇呢,心下一转便猜到这是都以为他有什么后台呢……

         也难怪这些人如此猜测,一个七品的外放官员不过短短四年就升任京都从五品的京官,若是按资历熬,想要调任京中,还不定得什么时候,如此一想,要是他说没有后台又有谁相信?

         由于朝廷给予的上任时间期限还未到,李明锦于是便利用剩余的几日时间,找牙侩带着他们四处转转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租赁。他这种品级职位的官员朝廷是不可能解决住宿问题的,但又不能总是住客栈,买房子吧就大晋京畿的物价来说,李明锦摸了摸自己的腰包感叹还真是买不起,如此一来便只能租赁一个合适的屋子来暂时安顿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