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李明锦收到妻子的来信之时,正是朝廷平北疆之乱大军开拔之际,朝廷主帅经多日争吵博弈,终于定下,乃是武定大将军赵冲。赵冲不惑之年,原本乃寒门子弟,昔日随今上南征北战功勋不菲,待天子定鼎天下之后,赵冲便被封为了武定大将军,巡护南疆去了。

         如今这位武定大将军被天子召回出任主帅,李明锦知道,想必天子确实是在防备诸皇子了,赵冲是天子一手提拔上来的心腹,只会对皇帝尽忠!

         其余六位主将之中就有一位杨家之人,杨家乃是先皇后母家,昔日皇帝多有忌惮,不余遗力的打压杨家迫使杨家交出兵权,如今却启用杨家人,此举恐怕是为了牵制军中各皇子的势力了,这下局势便有些微妙了,诸王争位,只是不知鹿死谁手了。

         对于胞弟李明秀所定下的亲家窦家,李明锦并不陌生,毕竟窦家在梓州府的的名声实在太好了,书香门第,族中有才子弟辈出,窦家虽是迁徙而来,却不是像李家这样毫无根基的穷苦人家,而是举族迁族而来,若是在乱世之中没有一定的实力根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如今窦家愿意将一个嫡枝的孙女低嫁入李家,李明锦也是有点意外,窦家能同意这桩婚事莫不是真是因着岳母之恩情?现在的李家在窦家眼里可没什么值得惦记的啊,不是他妄自菲薄,李家如今最大的官也不过他这个七品芝麻官—还不定哪天就被撸了!只是不知真相如何了。

         作为长兄,李明锦对于自家的兄弟姐妹从来都是亲厚疼爱的,他初来之时便是成人之心智,因此在众弟妹成长过程中,无论有什么样的事情,他总是站在前面担着,如今底下的弟妹都各自嫁娶,李明锦心中竟无端的升起了一丝怅然,然而这种情绪不过一瞬,他便有些自嘲自己竟然还有一丝小女儿情绪,作为李家的顶梁柱,他没有逃避软弱的资格,要做的便是用尽全力守护这个家,守护这些亲人!

         胞弟的亲事已经定下,李明锦心中少了一桩心事,但沉重的心情却是丝毫未能放下,想起在家乡的好友张浩,李明锦心中也是有些愧疚,少时相交的两人情谊匪浅,如今有累身家性命之事他只得交托这位好友,他是他信任之人!但愿一切顺利吧!

         张浩自从收到李明秀带回的好友李明锦的锦囊之后,便用昔日两人同窗读书之时用的暗语将想要说的话糅杂在信中联络了起来,如今几月过去,眼见时机已到,便匆匆收拾一番,掩人耳目般对外声称出外游历为由,悄无声息马不停蹄的赶往京城。

         李明锦没有看错人,得知好友有难,如今在家乡本能安居乐业的张浩,明知前路未卜,却是未有丝毫迟疑便接过他的嘱托之事。

         士为知己者死,在张浩的心中,李明锦范康泽二人便是他的知己,吉凶自有天命!又有何惧!

         一路风尘仆仆,张浩到达京城之后却并未立刻前往好友范康泽的府邸,如今京城正处在权利博弈的漩涡之中,一着不慎便会累人累己。

         在京城徘徊打探了几日风声之后,张浩这才秘密的联系了好友。

         范康泽接到张浩传来的密信之后,安排了一番之后,好几年未见的二人这才在范府之中相会。

         范康泽之妻姜氏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堂内你一拳我一掌的两个打成一团的两个大老爷们,

         “哈哈哈哈……痛快”张浩气喘吁吁的起身,拉起有些脱力的范康泽,心情舒朗的笑道。

         笑过之后待瞥见不远处还未踏进门口便驻足目瞪口呆模样的范夫人,方才意识到刚才实在有失斯文的行为,立即有些羞赧的行礼对姜氏解释道:

         “嫂夫人莫怪,情难自禁呵呵情难自禁……不是……不是,是多年未见,有些欣喜过头,对欣喜过头,呵呵。”

         姜氏此时也是有些尴尬,轻捻衣袖想要掩住此时不自然的表情。

         范康泽喘了一会儿气这才稍稍缓了过来气息,又见张浩满脸涨红的局促羞愧和夫人有些手足无措的尴尬模样,不但没有帮声挽回好友的颜面反而打趣道:“哈哈,慎之何时变的脸皮子薄了些。”

         范夫人姜氏也是初次见丈夫这般活波模样,平日里的范大人俨然一副官老爷做派,即使是在家中也是甚少笑闹的,只如今见到这位张爷,竟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姜氏心中有些啼笑皆非,不由腹诽道:楞是你平日里端的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模样,此时还不是现行了,哼!

         姜氏是官宦之家出身,嫁入范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她一直知晓丈夫有两位知己好友,见这位一进门便与丈夫打成一团的人,如此行为张扬……想必一定不是那位远在尹川为官的李明锦,那必定就是这位张浩了。

         既是丈夫常挂在嘴边之人,此次又特地让她过来拜见,如此关系匪浅之人,姜氏便心中自有计较般碎步上前面带笑容的见了礼。

         “见过张大爷!”

         “嫂夫人安好!”

         张浩见状赶忙躬身回礼,之后这才转身看了一眼在一旁乐不可支,幸灾乐祸的好友有些无语的回道:

         “范兄莫要打趣我了……”

         范康泽听完又是哈哈大笑了一番,张浩见状也跟着笑了起来,经年未见,彼此之间那种惺惺相惜之情还未曾改变,真好!

         姜氏知晓二人经久未见,想必这位张爷此次前来必是有事相谈,便轻身见过礼之后回避下去装备安排事情去了,这位张爷是丈夫所真心相交之人,万不可怠慢了!

         书房之中,范张二人已经平复了心绪不见初见之时的兴奋之情,此时相对而坐的二人都是一福眉头紧皱下颏收紧的神情凝重模样。

         张浩此次亲自带来了李明锦嘱托,自当日见风向不对,李明锦便让胞弟带着锦囊回乡求助张浩,让他用暗语与自己保持联络,以备不时之需。

         如今李明锦的猜测果然应验了,与范康泽的联络被切断,他是局中人,范康泽又何尝不是?京城的局势,距离尹川实在太远了,消息进不来亦出不去,他明了自己在那些贵人眼中只怕只是一只手脚具缚的困兽了!

         然鱼有鱼道虾有虾道,作为徘徊在这件事情之外的张浩便是那条漏网之鱼!

         至于为何不告诉李明秀事实的真相,虽然有些他个人的私心不想让家人牵扯进这件事情里去,更多的原因却是他认为只有真正不知情的人,才能坦荡的瞒过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眼睛。虽说李明秀并不是蠢人,但作为李明锦身边亲近之人,李明秀必行也是逃不过严密的监视的,一个不小心便是满盘皆输,李明锦不敢赌那万分之一的不小心!

         “明锦是决定了?”

         范康泽口气有些沉重的问道,似是要再次确认张浩所带来的李明锦的决心是否足够坚定。

         “是!”

         张浩闻言便站起身来,他也知晓此事非同儿戏,如果可以,他们都不愿意卷入,然天意弄人,如今身在局中,与其被丢弃,还不如奋力一搏!于是便轻起唇角眉目微敛的再次的郑重的吐出了一个字。

         自知晓好友李明锦的处境之后,张浩心中其实一开始就知晓有这么一天。

         李明锦被无辜牵扯夺嫡之中,范康泽又何尝能够独善其身,范家以及姜家都在官场之上,想要摘除干净根本不可能,更何况多次的拒绝韩肃亦是得罪了三皇子!左右都是无法脱身,然两人都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与其等死还不如主动出击!

         夺嫡,夺嫡,然皇位只有一个,诸皇子却都想要,太子势微,三皇子实力最为雄厚,其余两位成年皇子也在一旁虎视眈眈。

         然李明锦和范康泽心中所属意的却是当今太子,若是从表面来观,站队三皇子才是康庄大道,朝中大多数人亦是这么认为,必定天子身体已经欠安,三皇子又颇得天子恩宠,徐后身后的外戚徐家又势大,太子与三皇子争锋,怎么看都胜算不大。

         然而权势眯眼,很多人都忘了,龙椅上的天子才是大晋真正的决裁者,杨家之人为将领军平叛北疆就是一个微妙的讯号,天子希望自己的儿子争,然各个儿子势力过于强大对于皇权产生威胁,却又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君王之术在于权衡。

         如今三皇子不论在朝堂还是军中势力都是最大之人,徐家权势滔天已有飞扬跋扈之相,然天子隐忍不发,很多人认为是天子属意三皇子为继承人之因,废太子不过是迟早之事。

         即使有些明目之人在杨家起复之时,也隐隐察觉有一丝不对,然却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回头了。

         “既然如此,明日我便去拜会太傅!”

         既然已经心有默契的决定站队太子,范康泽便知道接下去该如何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