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李明秀的婚事比潘若琪想象的要顺利的许多,对于这位小叔子突然间的好说话,潘若琪还有些许的不可置信,不过能完成丈夫嘱托的事情,她还是暗自的松了一口气儿。

         李明秀说定的是梓州府窦家二房嫡长女,这桩亲事是潘夫人牵的线,潘夫人与窦家的大太太有一番际遇,窦家当年族人迁徙的路上,潘夫人搭救过窦大太太及其子,所以在潘夫人为李明秀说亲之时,窦大夫人才愿意揽过此事,毕竟现在窦家虽无人出仕,但窦家却是清名在外,加上祖上积累的根基,李家与之相比,真真是相差甚远。

         渝州窦家原本是一个大家族,祖上在前朝出过好几位大官,其中窦大老爷还曾经任前朝太子太傅。然前朝皇室奢靡不堪,皇帝昏聩,窦家受权势伐争之累,折进去了两位嫡系子弟之后,窦大老爷心灰意冷带着其余子弟陆续辞官离朝归乡,天下狼烟渐起之后,窦家族长索性带着全族离乡隐退了。如今全族迁居在梓州府,新朝出立,新皇广招天下贤才,许多隐退之人重新出世,然窦家却并无意动,窦家素有才名的几位老爷也不过在梓州地界收取几个关门子弟就无其他了。如今虽然族中子弟并无一人出仕为官,却多有才名。

         窦家二房的嫡长女名唤雪薇,二八年华,长的如花似玉聪慧可人,求亲之人都快将窦府的大门踏破了,然而窦家却始终未曾定下,如今亲下定的是一个不知道从哪下乡下疙瘩里出来的一个穷算秀才,可真是瞪破了梓州府一干人等的双眼了,直道窦家有眼无珠。

         能说到窦家这样的人家,李家上下当真是不可置信,那可真真是高攀啊!饶是李明秀内心是个骄傲自信之人,得知亲事定下窦家,也是心中有些惊奇。

         至于为何只是惊奇呢?对于一个对亲事并无什么期待的人来说,喜意那是不可能的,对于李明秀来说,成亲只是一个任务,对家人有一个交代的任务,亦或者一个天意如此的因果。

         窦家虽说如今不是官宦之家,可这样一个经世积累的大家族,能在乱世之中保全下来,必有其过人之处,不出仕不代表朝中无人,姻亲裙带关系可还在呢!更何况窦家的秀才和举人可都是大大有人在呢。这样一个人家能选择李家,真真是出乎人意料,窦家姑娘可不愁嫁啊。

         亲事定在秋后,虽说窦家想多留姑娘些时日,亦也谅解新姑爷这个大龄单身汉,李家想早日娶媳妇过门的心思,并未为难李家。

         两家商定好亲事之后,考量到窦家的门第,李家倾全家之力,准备好了聘礼以示对婚事的看重。虽说李家已经分家,但是对于这样的举家大事,各家都愿意倾力相助大房,一来是因着李家几房向来和睦,二来也有几分私心,大房两个侄子,如今一个已经为官,一个将来前途也是不用发愁,又结了这么一门好亲,以后几房人都要靠着大房。大房好就是大家好,有了这个共识,即使倾尽家财各家也毫无怨言。

         纳彩纳吉之后,李家将聘礼送进了窦家,两家商定好迎亲之日,婚事这就是已经板板钉钉的定下了。

         对于小叔子这么亲事,潘若琪也有几分咂舌,她不是毫无眼见的只知道放眼内宅的妇人,本身聪慧不说,加上丈夫李明锦不时的点拨,她亦是知道如今即使窦家无人出仕,这样的门第,李家也是大大的高攀了。虽说倾力准备了价值不菲的聘礼,可窦家显然不缺钱,就是不知看中小叔子什么了,潘若琪忍不住在心中腹诽。

         对于聘礼,潘若琪倒是没什么特别感觉,只能说世事变迁,各人各命吧,写了一封家书给远在尹川的丈夫告知他家中的诸事之后,她便将心思重重的放在了小叔子娶亲之事上去了,毕竟作为李家长房长孙媳妇,家中的事情大部分的家事都是她在打理。

         梓州府人口中的穷酸秀才李明秀,如今正在家中等待娶亲,窦家的那位姑娘,李明秀还未曾见过,即使初始并无期待,如今亲事已经定下心中多少不免有些悸动。

         大晋朝虽有男女大防,未婚男女互相赠物却也在情理之中,李明秀思索了两三日方下定决心画了一幅画让婢女悄悄的送到了未婚妻窦雪薇的手中。

         且不管李明秀在家中是如何忐忑的心情,窦府之中的窦雪薇却是正在祖父窦贤贺的书房之中,指着李明秀送来的这幅青山图嘟嘴对祖父撒娇道:

         “祖父,你看!这个呆子竟是送了我一副青山图!”

         少女明媚皓齿,小女儿般的娇嗔无端的多了几分娇憨之意。

         座位上老者抚着花白的长胡须哈哈大笑:“嗯!真是个书呆子,不解儿女心思!哈哈……若是薇儿不愿,祖父明日便遣人退了这门亲事,给薇儿重新找个如意郎君如何?哈哈……”

         见祖父这般打趣,窦雪薇有些羞恼的嗔道:“祖父!”

         “好好好……”老者拿起画仔细了看了一番,边看边点了点头评价道:“虽说笔触稍显稚嫩,但胜在意境引人,绘画亦是在绘人,这小子还不错……”

         窦雪薇抬首有些诧异的瞅了一眼兀自点头的祖父,祖父可是从不轻易夸人,这样的认可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少女心中有些意外,又有些窃喜。

         毕竟能得到祖父认可的人是自己的未婚夫,或者是意中人?

         未婚夫李明秀,窦雪薇在定亲之日曾偷偷在帘后瞄过几眼,若是初时在说亲之时,对于长辈不问自己意见从而有些抵触不愿的心思,在见过李明秀一面开始便消散了。

         青年眉目俊秀,举止有礼有度,在与窦家大家长辈之间的说话亦显得不卑不亢,这样的李明秀,窦雪薇心中有些娇羞欢喜,从未对任何男子有过的那种丝丝甜蜜心思盈满少女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