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李明锦最近几日,眼皮子总是在跳,虽然表面一切如常却心绪难安。

         果然,韩肃出现在尹川之时,李明锦心中咯噔一下,之后便浮现出原来如此之感。

         再次见到这位韩大人,李明锦觉得他似乎比在钦州之时多了几分意气风发。韩肃此时来到尹川,想来必然不会是因为土豆之事,李明锦心中十分肯定。

         昭元帝金銮殿上金口玉言,土豆之功早已经归功于秦德玉,此事已然尘埃落定,想到京中好友范康泽信息示意的大晋统辖的北疆之邻的北狄各部近年来有些蠢蠢欲动,北疆局势危机一触即发。

         昔日昭元帝建立大晋初初几年,收服前朝各部散落势力花了不少余力,当时根本无暇北顾,之后几年又因着西戎之乱,错过分化北狄的最后时机,如今北狄趁着大晋管辖乏力,迅速的恢复生机,意图卷土重来图谋北疆。

         昭元帝一直对未能彻底将北狄赶出北地心有遗憾,如今北狄再次起事,让这位开国天子更是心中愤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狼子野心必要在有生之年彻底灭之以绝后患,给子孙留个太平盛世。

         不管昭元帝如何的雄心壮志,只可惜天子的确老了,欠安的龙体在接二连三的烦心之事惊扰之后,天子病倒了,先不说朝堂之上人心如浮动,天子毕竟是天子,虽已经多日未曾上朝,在病榻之前已经亲口下旨,太子监国,其余三位成年皇子协助。

         金銮殿上龙座空悬,朝政确实平稳执行,朝中各部人员天子早在北疆之事传来之时便开始调度,虽然年初开始朝中上下对于领兵的点将之事就已经吵的沸沸扬扬,只是至今都未曾选出主帅。

         平乱主帅领军二十万,官职是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只是昭元帝昔日为求江山稳固,早已将军权分化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如今同样为保江山社稷,军权交由出去,掌兵符之人却必须是天子信任之人。

         或许天子真正觉得自己老了,信任已经变得如此之难,朝堂之上皇子们开始羽翼渐露的想要争权夺利,臣子们也开始心思幽浮。

         天下太平不过十几载,没人愿意再有战乱,李明锦同样也是如此。

         韩肃的来意,李明锦心中已然明了,韩肃早已投入三皇子麾下,在京之时多次想要拉拢范康泽,都被他打太极似的推回去。

         李明锦心中知道范康泽表面看似大咧随意,其实心中深有丘壑,最是审慎不过。不愿意站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范家虽是官宦之家,却终究不是世家,这就是为何范康泽没有韩肃那种活着只为光耀宗家的执念。

         李明锦虽然心中真心不愿意面对韩肃,可也知道有些事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李明锦以为韩肃见到他会直接说明来意,毕竟如今这位韩大人对于他也可以说是权势滔天,更何况韩肃身后站着的是三皇子,根本没有李明锦讨价还价的余地。

         只是没有想到的韩肃见到李明锦的第一面却是寒暄起昔年钦州之事。

         “年多未见,李大人如今前途无量啊,昔日本官就觉得李大人后生可畏,如今……果然本官没有看走眼!”

         “大人说笑了,下官也不过初入官场想尽力为百姓做些事,只求不负皇恩罢了。”

         “哈哈……好啊,李大人的忠心陛下一定会明白的。”韩肃似是未听出李明锦话语中的敷衍语气,随即接着道:

         “陛下近日为北疆之事烦心龙体有恙已经多日未朝,如今可是到了李大人表示忠心为陛下解忧之时了……”

         李明锦不知是该嗤笑韩肃的无耻,还是震惊于他的明目张胆。

         “大人有事还请吩咐。”

         李明锦也不想在与此人再猜哑谜,韩肃此行就是为了他手上的兵刃连弩的图纸,如若没有达成目的,势必不会罢休。

         作为大晋子民的李明锦,对于这些图纸从来未想过藏私,他又没想过谋反,私留着这些发明也无用武之地,迟早也是要交上去的,当初推广格物之课之时,李明锦之所以会做出这些先进于当世的兵器,最初始的原因不过是他是当兵出身,对于兵器的喜好是一种本能。只是未曾想到会牵扯到后续的事情。

         当时做出来这些东西的时候,李明锦本想赠与邹晋的,只是未想到还未送出去,自己就被人盯上了。赠送的心思也就立刻打消了,李明锦不过一文官,这些烫手之物握在手中总比握在邹晋这个驻地将军的手中好些,怀璧其罪的道理李明锦更是懂得。

         至于为何不将图纸交由范康泽呈给天子,李明锦就觉得自己还是棋差一招,只因起初自己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引来别有用心之人关注的根本不是土豆而是这些图纸,当范康泽最后一封信到他手中告诉他北疆将乱之后,李明锦送出去的信便再也要无音讯,这时候他终于知道有人盯着他了,没有回音,要么是范康泽出事要么就是信被截下了。

         无力之感充斥着李明锦整个的胸腔,无端的让人有几分窒息之感。

         “李大人果然是心思通透之人,既然这样本官也就不再多费口舌,李大人手上的图纸,如今正是为陛下解忧的及时雨,北狄骑兵所向披靡凶名在外,大军不日即将开拔,想必李大人应该明白本官的意思!”

         “下官明白,这就让人去取。”李明锦接下韩肃的台阶,顺势下了。心中却是沉重非常。

         李明锦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怜悯之心,去可怜那些既然失去姓名的北狄军民,自古以来打仗本来就是一仗功成万骨枯,不论谁胜谁负,死的不止是兵卒将士,受累更多的都是百姓。

         只是图纸是从自己手中交出去,朝廷点兵点将,二十万大军开拔,主帅必是皇帝的人,底下的六位大将军,却是各方人马博弈的结果,谁的人都有,韩肃既然能要走图纸,想必三皇子的人必在其中。

         有了这些兵刃武器,军队的实力会大大增加,不管三皇子会将这些图纸交由皇帝还是让手下之人先在平乱之战中夺取兵权,李明锦知道一旦图纸曝光,自己必然被贴上三皇子的标签。

         即使大军凯旋而归,第一个不高兴的人还是天子,自己的臣子都去支持自己的儿子去了,是否看他老了有了不臣之心?即使李明锦冤枉的紧,恐怕也百口莫辩。

         三皇子若是是笑到最后之人也就罢了,如若不是,自己这个棋子到时候还不是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若只是他一个人便罢了,想到远在梓州的家人,李明锦心中沸腾灼烧,双拳却紧握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