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自韩肃拿到图纸离开尹川之后,昔日平静的尹川忽然之间变的热闹了起来,县学不经意间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一些生面孔。

         作为县令的李明锦日常脚不沾地忙于公务,特别今年开春之后,天子下旨全国一些地方开始试种土豆,作为土豆首县之地,更是被全大晋不论是朝廷百官还是寻常百姓关注着,李明锦知道自己责任重大更是不敢懈怠。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的李明锦,再看到各方人马都在打听图纸的事,心中更是无比烦躁,第一次让他怀疑当初力排众议,在县学推行格物课学是否正确。

         交给韩肃的图纸当然不可能作假,只是却不是全部,一些杀伤力巨大的武器,李明锦早在开始嗅到危机的时候便已经销毁。

         “大人,名单都在这。”陶文将县学之中今日行为异动的学生名单交给了还在思索的李明锦。

         “恩……”李明锦接过名单摆摆手示意他退下了,轻轻的从下到下扫了一眼之后,李明锦变将名单烧掉了。

         虽都是在格物课学有所兴趣之人,真正接触的却都不算深,有些图纸这些学子手中也有,流落出去也好。

         当日李明秀带着豆豆回道河西村之后,李家一大家子人全都回了老宅团聚。老爷子和老太太等人自是乐的合不拢嘴,特别是小王氏和李继旺,在看到幼子出去了半年之后回来,便成熟稳重了不少,想来这都是长子的功劳,更是感到心中安慰。

         长子为李家光耀门楣,幼子又眼看着有出息,夫妻二人只感觉这辈子值了,待见到同回来的聪慧可爱的孙子之后,变再没有其他求的了。

         老爷子如今身体大不如从前康健,只是今日看着儿孙满堂,满屋和谐的画面,精神仿佛都好了许多。

         吃完之后,待众人渐渐散去之后,李明秀便将带回的书信交给了老爷子。李大富想着这是长孙的信,立马迫不及待的拆开看了,李明秀虽是没有看过信的内容,却是从爷爷脸上若有所思的神情,猜出必然不是什么开心之事。

         “爷爷……”李明秀想问什么。

         老爷子听到孙子的呼唤声,这才从愣住的神情中回神过来,“没事,你和豆豆既然回来,就安心的住下吧,你爹娘也想你想的紧了,如今你也大了……”

         不待老爷子说完,李明秀便哭笑不得打断,“爷爷,您怎么又来了……”

         老爷子知道孙子又要滑不溜秋的拒绝,双眼一瞪,

         “婚姻大事岂可儿戏,你要是再拖拉,也甭说话了,赶明儿就让老大媳妇给你相看相看……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容不得你再胡闹。”

         这小子太没孝心了,没看到他头发都白完了吗?还不成亲生子,难不成还得等他去了土里,再带着孩子给他上香吗?不肖子孙,气死他了!

         老爷子说完便虎着脸出去了,李明秀在后面略带无奈的喊了几声爷爷追上去,然老爷子毫不理会的背手大不朝前的将他晾在身后。

         小子啊小子,老实的娶个媳妇吧,也好让你大哥安心,你这媳妇不娶就甭想出这个家门咯。

         原先不愿勉强你,不过是想着家里日子过的好了,也不愿束缚着你的心性。只是如今,你大哥信中已经明说,遇到了空恐过去的棘手之事,祸福难料,他是怕你的亲事被人算计,更怕将整家人都拖累进去啊,如今送回你们,不过也是为了你们避开,他自己去顶上去。

         好孩子,也是个傻孩子啊,不愧是他李家的长孙!只是爷爷已经老了,又有多少年能活呢,爷爷的愿望不过是子孙能够活的好,再大的荣耀也比不过你们能够好好的活着啊。

         李明秀没有看到前面快步走出去的老爷子的布满褶皱的脸上早已忍不住的泪痕斑斑。

         潘若琪带着孩子回到梓州府河西村之时,已是开春,天气回暖,潘若琪在去年年底生了一个儿子,五行缺木,于是小名便叫了木木,大名还未取出来,李明锦的意思是让家里老爷子取名。

         母子二人回来之后,木木小朋友便成了李家最宠爱的掌中宝了,潘若琪看着全家人围着转的小儿子,心中溢满幸福的轻笑的摇了摇头。

         忽地想到了远在尹川的丈夫,年初在尹川之时,丈夫说家里老人想要看看孩子,加上他开春之后忙于春种等事,无暇□□照顾他们母子,说是让她带着孩子先回梓州待一段时日,潘若琪虽然心中不舍与丈夫分离,但到底是由着他的意,带着孩子回了老家。

         其实潘若琪不傻,自去年年底,丈夫的不对劲她便感觉出来了,只是当时因着要临盆,之后又遇到产子坐月子,无暇分心关注其他。眼下孩子都几个月了,作为丈夫枕边人的潘若琪,已经从丈夫忙碌的身影和时常晚归略带凝重的神色之中猜出,丈夫必定遇到棘手之事。

         若原先都只是猜测,那么在和丈夫说道,徐夫人来信说有意为小叔子说一门亲事,丈夫一时间脸色变的很难看的时候,潘若琪便知道,丈夫瞒着自己的事情,恐怕和自己这位好友也是有关系的。

         徐家不是他们李家能够相比的,徐夫人能够看中李明秀,说实话潘若琪都有点受宠若惊,只是如今见丈夫不但丝毫无意,反而异常反感抵触,便明了,丈夫不愿意,潘若琪也不再说什么了。

         丈夫反感的恐怕不是徐夫人这个人,而是她身后的徐家了。

         潘若琪此次回来,还带着一项丈夫交由的任务:若是李明秀还未说定亲事,便让岳父岳母帮着操心相看相看,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让小叔子娶一门媳妇回来了。

         潘若琪想着小叔子的亲事也是十分头疼,虽是承了丈夫的嘱托,但是小叔子可不是什么好糊弄之人,若是所说对象不对他的心意,只怕不好办,牛不喝水强按头也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