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哎哟哎,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我这脚,废了……呃……”张浩一边随手将书箱仍在地上,一边扶着一棵树坐下来将右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痛苦的皱起一张脸,一边揉着脚一边□□着。

         一旁的范康泽也放下书箱,找了一个石头坐了下来,一边用袖摆扇着风,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谨慎的观察点地形的李明锦喊到:“明锦,坐下来歇会儿吧……啊……都走了大半天了。”

         擦了一下鬓角的汗,李明锦皱了皱眉看着二人回道:“等会儿,我再看看……”来回走了几处地方,摸了摸树干,又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迷路了……现在又走回来了……”

         “唉呀妈呀,真是活见鬼了啊……我现在真是又累又饿的……那现在咱们怎么办啊?”张浩一听李明锦的话,就心里想骂人啊,这到底什么鬼地方啊!

         “先喝口水,明锦。”范康泽递给了李明锦一个水囊,李明锦接过打开喝了几口,感觉舒服了不少。

         撇了一眼哀嚎的张浩道:“先休息一会吧,等下再找找路,刚才我在树上刻了一些标记,这次走慢点,应该能走出去……”停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张浩道:“离开这座林子就到花溪镇了。”当初也不知道谁非要挺着范康泽去花溪镇,现下这幅磨样真是活该。

         接收到好友不友好的眼神,张浩停下了抱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心虚。不过也不甚在意,笑着打哈哈的转过头吐了一个舌头。一遍的范康泽则是似没听到好友的话,继续淡定的拿着衣袖,保持一致的频率扇着风。张浩看了一眼范康泽,心里由衷的佩服对方万年的沉着冷静,果然是自己的偶像啊!自己也要向对方学习。

         自去年府试,院试就跟做梦似的通过了之后,李明锦成为了晋朝的一名小秀才,当日梓州府放榜,李明锦和张浩两人脸上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哈气连天,头重脚轻的往榜前挤去。自从考完院试之后,二人基本上就没有睡踏实过。

         院试放榜前来观看的人真是人山人海不足以形容。恭喜声,哭嚎声中,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后终于挤到了前面,迫不及待的沿着榜单找寻自己的名字,终于在榜上的后面位置看到两人的名字一前一后的挂着上面,李明锦再也抑制不了心里的激动,和张浩相拥的激动的大叫:我中了!

         狂喜之后,李明锦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跪谢穿越大神一番,原来自己一直抱怨穿越没有金手指,现在看来只是时候未到啊!要不然为何此次院试会加重自己擅长格物内容。

         相对于李明锦觉得应该感谢穿越大神给自己好运的心态,李家人显然只是觉得李明锦争气。想当初报喜的衙役将喜报传到河西村的时候,整个河西村都沸腾了,张李两家人都高兴的要疯了,李家老爷子更是老泪纵横,任是家里子孙如何劝慰都不行,边哭边道对得起祖宗了!从那以后张家老爷子和李家老爷子,就时常聚在一起说孙子如何如何,两家人交往也越来越亲密。

         晋朝的秀才是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的,比如除了自己还可以免除家里两个人的徭役,见县令不需跪拜,只需拱手叫声老师,遇到官司,也不能随便抓住刑讯。李明锦只是单纯的觉得有一层这样的身份多了一点实惠和方便而已,别的倒是没什么感觉。

         真正有感觉的是河西村的人,要说以前吧,李家发家了,孙子们都能去上学堂,村里人可是经常说酸话,眼下那可都是出口就是夸赞的话。

         李家从衣不蔽体一步步到现在走上耕读之家之道上,村里人那可是真真正正的是眼睁睁的看着的,要说不嫉妒那是假的,不过现下人们更多的是庆幸自个儿家没得罪李家。不说村里现在不少人家跟着李家挣钱,就说李家几个孩子,大孙子已经中了秀才,以后说不定还能当官,更是听说李家的三孙子是个天才的传言了,李家以后恐怕就不是自己这些人能高攀上去的了。有了这些想法,河西村里的人一时之间对待李家对对待张家还客气。

         因此好一段时间,李明锦总是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疑神疑鬼了,自从自己考上了秀才之后,感觉的村里的人到自家家里串门都变得拘束起来。一口一声秀才老爷,李明锦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十几岁的人都叫老爷了,真是臊的慌。

         南山书院去年院试去了十二个人,考中了四个,也算是考的不错的了。李明锦考中秀才的时候十五岁,在晋朝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少年秀才了。对于李明锦的才学功底如何,苏秀才是了若指掌的,此次中了秀才更多的估计是走了运撞上今年的考试格物占了大部分,晋朝是推翻前朝□□而起,眼下不足十年,前几年又恰逢天灾,如今正是百业待兴之季。当今天子是个关心民生,注重实干,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因此今年的院试才会一改往年传袭而来的风格,加重格物和实务的内容。

         苏秀才蛰伏于南山书院这些年,要说没有再进一步的心思那是不可能,前两次的科举一直没去,更多的原因是在观望。新朝初立,很多东西都是破而后立,没有十足把握之前,苏秀才一直在等待。

         作为南山书院之中最受人爱戴的老师,苏秀才是当之无愧的。实在是苏秀才自己可是说是对学生是尽心尽力,毫不徇私。想到自己明年自己准备去会试,就挨个的和自己的学生谈话。对于李明锦,苏秀才其实一早就有找他谈谈的想法的,小家伙走的太顺了,人生的路途很长。有时候太顺了反而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李明锦对于老师和自己私下谈谈的事儿,心里是很乐意的。对于老师的建议,李明锦也是欣然接受的,不说自己从来到晋朝开始就想着出去走走,现在有机会正好可以出去到处游历走走,更深入的了解这个时代;另一方面李明锦是觉得游历是一种历练自己的好机会,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更重要的是晋朝的会试是要考一些实务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都是书本上的知识,其实晋朝一早就有学子游历的惯例。不过以前考的比例不会太重,很多人都是放弃游历的。但是现在听了老师的分析,恐怕昭元帝期间,恐怕风向要变一变了。

         要去游历的事情,李明锦和好友张浩说了一声,也去了一封书信给远在梓州府的范康泽。去年货船共患难,梓州府试又齐中了榜,三人渐渐熟悉了之后,性格很是契合,因此渐渐成了好朋友。张浩在同村,又一向和李明锦孟不离焦的,也就是顺口一说的事儿。范康泽现下住在梓州府的大伯家中读书,由于路途遥远不便,因此一直与李明锦保持着书信联系。

         对于张浩说要跟着去,李明锦没有一丝意外,实在是李明锦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了解张浩的心性了,这压根儿就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啊。之后范康泽也来信表示大家可以一同去,三人都去,此事就算定下了。

         与各自家中亲人们商定了之后,三人只带了一些盘缠和行李书箱于昭元十年三月初十从常怀出发,历时六个月途径了滨州,幽州,现在正在钦州治下的桃溪镇,准备去往与晋州的接壤的钦州的边界小镇花溪镇。

         花溪镇在晋朝那可真是声名远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花溪顾名思义,是花的世界,花溪又名花都。其一是花溪有很多的花,随从可见。其二“花”的另一层寓意是花溪的艺妓,这些艺妓不止长相貌美如花,而且都颇有才学,里面还有些颇有才名的雅妓,追求者趋之若鹜。对于一些自诩为风流文士的读书人,那是真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晋朝明面上是禁止官员狎妓的,不过暗地里只要不被御史参本,也没有人会去管,去过花溪的官员不在少数,文人墨客更是不用说了。

         张浩和李明锦都是十六岁,在晋朝已经是成年了,范康泽十七岁。对于此次要去花溪镇逗留几日的主意,是范康泽最先提出来的。张浩那家伙一听有热闹,非要跟着去,比范康泽还着急。

         李明锦第一反应就是不去!花溪的名字自己还是知道的,特别是这几年,人人都以去过花都为荣,花美人更美。但在李明锦的眼里,所谓花都,其实就是个烟花之地罢了。电视上看多了都知道那就是个是非之地,再说那地方的人可都是认钱不认人的!自己三个游历在外的书生,最好不要去!

         李明锦使出浑身解数,列举出了数条不能去的理由。不过可惜,已经被期待和兴奋冲昏头的二人很是干脆的鄙视了一番李明锦小题大做,显然反对无效,李明锦很想抓狂!最后二比一决断,无奈!李明锦只能少数服从多数跟着去了。现下三人在外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不要分开的为好。

         李明锦自从和范康泽熟识之后,就一直在懊恼自己的看人只看表面,对于范康泽,李明锦给的定义就是一只“斯文败类”。表面上谦逊文雅文采风流,背地里小心眼一肚子坏水。可惜张浩一直没看清对方的真面目,一直试范康泽为自己的偶像,想到这里李明锦就有点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