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李明锦已经接到了州府的邸报,朝廷派到尹川的县丞不日就要到任,李明锦内心里对于新来的同事,还是蛮期待的,有一个帮手自己要轻松许多,就是不知道二人道谋是否相同了。

         李明秀看着哥哥手上拿着邸报皱眉不语的样子,好奇的伸过脖子问道:

         “哥,新县丞要到了吗?”

         李明锦笑了笑,“是啊,快的话估计还有半个月就要到了。”

         李明秀挺高兴的,这段时间哥哥可是忙的脚不着地的,自从前任县丞没了之后,这不少事都被丢到了哥哥的头上,如今终于有人来接手了,哥哥也可以轻松点儿。

         自从跟在哥哥后面做事之后,李明秀才深深的感受到,一县之主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并不是断断案子主持正义这么简单,还要关注一地百姓的民生大计,而民生涉及的东西太多了。

         春耕已经忙完,暂时也无其他紧要的事情,李明锦终于可以送了一口气儿,这日李明锦正在衙门中看公文,忽听外面的鸣冤鼓被敲响,一旦鸣冤鼓响是必须要开堂的,匆匆的收拾了一下,李明锦吩咐衙役开大堂门,让鸣冤的人进门来诉说冤情。

         等到李明锦坐在堂上之后,只见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童,跪在堂下哭诉,大门外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在吵闹,于是他便朝他们开口问道:

         “堂下何人,有何冤情?可细细诉来。”

         那妇人哭声哽咽的回道:“回大人,呜呜,小妇人乃是南岗镇下里村的人,夫家姓岳,夫君年初刚逝,族里的大伯要强夺家里的地,小妇人母子家中如今只赖这几亩地过活,如今,如今……这是要逼死我们母子啊……求大人做主……”

         说罢哭的愈发伤心,门外看热闹的人也开始交相接耳起来,李明锦皱了皱眉,晋朝人多数举族而居,孤儿寡母的按说族里应该有照应的,怎么会闹到了县衙来。于是便对她问道:

         “既然有此等不公之事,岳氏族中长辈无人来管吗?”

         那妇人还在抽抽噎噎,“回大人的话,大伯说夫君生前借了他的银钱未还,如今夫君去了,要将家里的地拿去抵债,族中叔伯听说是欠大伯银钱,都不管了。可,可小妇人真的不知道有借钱这回事,也未曾听夫君提起过……”

         “对方可是有借据凭证?”李明锦又问。

         “并无,只是大伯说三弟是人证,可无凭无据的,大人,请大人为我们母子做主啊……”

         “你今天是来状告大伯是吗?”

         那小妇人哭着坚定的道“是,求大人做主!”

         李明锦听完点了点头,文吏已经将夫人所述的来龙去脉记录在案,李明锦让陶文带着衙役去了解案情去了,顺便将被告带来县衙,做完这些便退了堂,给那妇人母子安排了一个住处。

         潘若琪在后院也已经听说了这个案子,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和李明锦愤愤不平的表示一定要严惩那贪图亡弟田产的大伯子。

         李明锦看着妻子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摇头失笑,这审案也不能光凭一面之词啊,但是人们都是潜意识的站在弱者这一边儿,有同情心是好事儿,只是被同情心绑架那就要不得了,算了,陶文已经带人去查看情况了,这会儿也不想反驳妻子,于是便闭嘴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