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节 龙灵墨宝后遗症
        “这位兄弟,好口才!不过,刚才你们孙家庄人放野猪灵吞食我屈屏山儿郎时,我看你满满都是兴奋呀,那时你怎么不出来说道?……我呸,既然已经过了初一,就不要忘了还有十五!”

         屈野难掩怒意,原本他们屈屏山人跟孙家庄并无半点恩怨,但是接连接触下来,他算看透了,这帮人,都是心肠黑透了的贼坯!

         “肃静!历来墨成后,相互斗墨是允许的,只不过今年动静有点大。这样吧,那个夏鸿君是吧,你向孙家庄的人当众道个歉,毕竟死了这么多人,丧葬安抚费还是要出的,今年墨魁奖金一千两,就由我们墨道工会做主,划五百两给孙家!”主持长老面无表情地道,也算是给众人一个交待!

         五百两买十一条人命,太划算了!青远县和屈屏山众人此时看向那个主持长老,满满都是爱。

         夏鸿君也发现这个世道的规则,很可能是谁强谁有理,不过,主持长老的面子必须给,他正正神色,庄重地拱手对孙家的人道:

         “那个,第一次玩龙灵墨宝,没经验,请多多包涵,下次我一定注意!”

         这算诚心道歉吗?

         好吧,反正大家都走走面子程序。

         这时,远处第三柱香刚好燃烬,主持长老正色地大声道:“好,香烬,现在我宣布:今年山城墨道考试,正式结束。来人,封炉,收墨锭!”

         下面顿时喧嚣起来,有的方阵哀嚎一片,有的方阵开始相互庆祝。

         见到夏鸿君看过来,李廷超和屈野分别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式。

         两人此时兴奋异常,今年的墨魁算是最无争议的一年,龙灵墨宝一出,谁与争锋?

         更何况,自家妹子一个‘幽兰吐瑞’,一个‘墨梅迎春’,两种药墨有目共睹,虽然被野猪灵墨宝拱了,但是那货被夏鸿君直接碾压尸骨无存,这第二名,就无人竞争了,搞不好,今年三甲,咱们全包了!

         夏鸿君正被李廷兰和屈露露相拥庆祝,忽然敏锐地感觉有神念扫向自己三人,抬头发现,是墨道工会里面传出。

         这也太无理了吧,欺负我等没有神识?

         这让夏鸿君很不爽,莫不是那个会长发出?

         正想着,祸不单行,脑海一痛,有什么东西快要消失,不由抬头看向云层,果然,那条墨宝形成的迷你小蛟龙全身淡去,快要消失。

         这东西居然有时效限制?

         从出现到消失,接近一刻时辰左右,但是你麻,有谁告诉我,为何它消失自己要跟着受罪?

         难道这就是残图说的副作用吗?

         随着小蛟龙越来越淡,夏鸿君发现自己的脑海越来越沉重,头痛的历害,不由把面前还没收走的补神墨,直接像巧克力一样往嘴里啃。

         虽然略舒服一点,但是在小蛟龙完全消失的刹那,夏鸿君大叫一声不好,随后脑海怔怔一痛,直挺挺地晕倒……

         不知过了多久,夏鸿君迷糊中感觉一道幽美的琴声传入到自己的梦中,梦中天地,顿时春暖花开,让人连呼吸也跟着舒服起来。

         远处似乎传来两道悦耳又熟悉的叫声,夏鸿君很想抬头,但是却又慵懒地不想出声,没有什么东西比闭着眼,躺在花丛中听琴曲更加舒服。

         “夏大哥,快醒醒啦!再睡下去,你要成植物人啦!”

         “打雷了……下雨了……有怪兽了!夏大哥,求求你别再睡了……”

         两道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不想放过他睡一个安逸的好觉,夏鸿君但觉鼻子越来越痒,脸上更是有雨滴滴下来。

         靠!还真的下雨了!

         夏鸿君忽然一个机灵坐了起来,刚睁开眼睛,便听到一声大叫。

         “啊……你起得这么急,玩挺尸啊?吓死我了!”屈露露还真吓到了,泪眼汪汪,楚楚吓人。

         “咦,怎么在床上?我不是睡在一个春暖花开的草地上吗?”

         夏鸿君此时已经回过神来,脑海还有点迷糊,看到李廷兰和屈露露正坐在床前,这个房间古朴典雅,可是相当陌生,“咦,不对,谁在外间弹着跟我梦中一样的琴声?”

         “夏大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李廷兰温柔地坐过来扶住夏鸿君,又道,“你激发龙灵墨宝,神魂损耗严重,是墨红墨会长亲自弹还魂曲,把你唤醒的!”

         那琴曲居然是还魂曲?

         夏鸿君努力下得床来,走出外间,看到一个头带纱笠一袭黑衣看不出年龄的女子,还在弹着古琴曲。

         “多谢墨会长相救!”

         “年轻人,醒了!”

         琴声一停,一个悦耳的女声传出,谴责道:“你也太冲动了,没有名师指点,就自以为是的祭炼墨宝,虽然看似很挣脸,不过,那一下,你不死也折损了十年寿命,值吗?”

         折寿十年?

         夏鸿君听得一愣,自己炼制龙灵墨宝时,姿势不对?

         看到夏鸿君一脸茫然,墨红绫也知道他没听懂,略补充道:

         “我不知道你是用哪种点灵词激发墨宝真灵的,但是用自己鲜血激发墨灵,是墨者大忌。也不是说不可以,那种叫精血点灵,一般生死关头才用,燃烧精血,唤我真灵,后果,轻者损寿十年,重者,万劫不复!”

         “多谢会长指点!”

         听到这里,夏鸿君才知道残图所说的副作用,居然是损寿十年,还以为自己学了这招能天下无敌,你妹,原来这是跟人拿命相拼啊!

         每次损寿十年,自己能活一百岁也玩不了十次啊?

         但是,不知为何,夏鸿君隐隐又有些感觉不对。

         “还好你胜在年轻,以后若有机缘,遇到真灵之花,服之,可以补寿十年!对了,这次墨试,三甲已经评出,你为魁首,屈露露为榜眼,李廷兰为探花。本宫对你们三人,甚似喜爱,想收你们三人为徒,不知意下如何?”

         墨红绫淡淡地道,心中却对夏鸿君很刮目相看,能把普通三品灵蛇墨用点龙诗,进化到九品龙灵墨,虽然说蛇血有这种特殊的隐形属性,但成功率万分之一,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这其实就是一种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