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姜是老的辣
        明朝在午门外设置登闻鼓,目的是为紧急情况下,大臣与皇帝联络的一种方式,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是没人敢随意敲登闻鼓的。要在往日,随便登闻鼓敲破,朱由校未必懒得理会,今日要开山收徒了,心情大好,吩咐焦誉,开启午门将敲登闻鼓的朝臣放进来。焦誉出去,不多久,一帮穿戴整齐的朝臣簇拥着走进了养心门。

         养心殿正殿摆满了木匠皇帝朱由校的成品、半成品和木材,朱由校只得让焦誉把众朝臣让进西暖阁。

         以任不凡的身份,不过是伺候皇上做木工活的小太监,是没资格随同皇上召见大臣的。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还曾未见过大臣参奏朝议是什么场景,见朱由校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也进了西暖阁。

         西暖阁不比正殿,地方狭窄,一下拥进这么多人,根本待不下,多半人站到了暖阁门外。焦誉呼唤众人给朱由校闪开一条甬路,朱由校方才进到正中摆放的龙椅上坐好。因为他心情十分的好,不等众朝臣行礼,就吩咐免了。

         朝臣中为首的是一个矮胖子,一张油汪汪的大脸,仍是规规矩矩跪到朱由校面前,规规矩矩要行三拜九叩大礼,身后众臣随着他一起起蹈山呼万岁。朱由校不耐烦地等众人行完礼,才说道:“顾爱卿,朕已经说过了嘛,免了你们的行礼,怎么还如此费事?”

         此人姓顾?根本不用多费心思,任不凡就猜出他是魏忠贤的死党——内阁首辅顾秉谦。顾秉谦正色道:“所谓礼不可废,圣人创立这些规矩就是为了约束人的行为,例如皇上您,贵为当今天子,就应该持身为正,读遍二十三史,哪有皇帝收徒弟的道理,臣等今日敲响登闻鼓请求觐见,就是为了劝说您收回开山收徒的谕旨……”

         作为魏忠贤的死党,顾秉谦从来都是跟他狼狈为奸,把皇上往邪路上领,今日怎会改弦更张,阻止起他收徒弟来了?知道皇上要开山收徒的,只有魏忠贤一个人出了这座养心殿,毫无疑问顾秉谦是他串通来的。上午魏忠贤信誓旦旦,要带着皇上玩这件开山收徒的游戏,怎么会出尔反尔,极力反对起来了?任不凡略加思索,立刻明了,魏忠贤是生怕他当了皇上徒弟以后,夺了他第一红人的位置,所以才会串联这么多人前来劝谏皇上。

         听完顾秉谦的叙述,其他朝臣一起随声附和。他们说的义正词严,以朱由校的智商,根本找不出话来反驳。眼见一件最好玩的游戏要泡汤,朱由校只能端出天子的架子。“你们作为朝臣,只要管好朝廷大事就可以了,朕收不收徒弟是朕的家事,你们怎可妄加议论。”

         跪在顾秉谦身后的是一名高瘦如同麻杆似的人,挺了挺腰道:“天子富有四海,天子的家事就是国事,微臣身为朝廷言官之首,有职责和义务劝谏皇上以国务为重,不得太离经背道了。”这人一席话等于指着朱由校骂他胡作非为。魏忠贤的阉党集团内还有这种敢于大胆诤谏的人?任不凡正在狐疑,朱由校原本堆满笑容的一张脸,突然变色,右手“嘭”的猛拍一下椅背道:“魏广微,你们一口一个尊礼重道,是谁教你这样跟君父说话的?来人,把他叉出去!”

         两名侍卫越过众人,从门外挤了进来,架起魏广微就往外拖。“皇上,皇上,微臣可以豁出性命不要,也不愿您做出开山收徒的事来呀!”魏广微是魏忠贤另一个死党,最善于见风使舵的一个人,不知为何今日一副豁出去的架势,要跟皇上死抗到底?任不凡知道众怒难犯,以魏忠贤的势力,即便皇上能扛住压力收他为徒,估计他不久也得被一班阉党搞死。

         一直站在朱由校身后的任不凡,朝前走了几步,跨到顾秉谦前面跪了下去:“皇上,请您收回谕旨,奴才不想当您的徒弟。”

         任不凡一天欢天喜地要当他的徒弟,现在要反悔了?朱由校脸色越发难看,刚要震怒立起,只听暖阁外有个洪亮的声音道:“既然老夫能当皇上的老师,皇上为何不能当别人的老师?”

         朱由校和任不凡都听出是孙承宗的声音。孙承宗身为帝师,从来都是规劝朱由校不要由着性子乱来,还是第一次赞同他干这类与治理国家毫无关系的事情。喜出望外的朱由校,立刻下令:“孙师傅,是您吗?请进来说话。”

         孙承宗推开众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提袍襟在任不凡身边跪了下去,叩头行礼,然后扭身问顾秉谦:“顾大人,老夫在外面听了许久了,天地君亲师是为五伦,皇上既然可以认师傅,为何就不能当别人的师父?”孙承宗是帝师身份前朝元老,顾秉谦当他的面不敢过于拿大,向他点头致意,才道:“孙大人,皇上要开山收徒,跟您所说的天地君亲师的师绝不能等同起来。”

         “哦!师傅徒弟,在顾大人看来还有不同,请你当众说说,其中不同在哪里?”

         顾秉谦指着暖阁外满地的木材器具道:“皇上收徒弟是要跟他学木匠,可不是教书育人那种师徒关系。”

         “按照顾大人所说,只有教书匠才能收徒弟,天下三百六十行,其他三百五十九行都不得收徒弟,岂不是早不存在了。”孙承宗也指着正殿道:“如果老夫记得不错的话,当初皇上要把养心殿改为刨房,许多大臣反对,顾大人却说‘皇上做木匠不过是治国理政之余娱情悦性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今日皇上要收个徒弟,顾大人怎么又极力反对起来了?”

         孙承宗一句话将顾秉谦打懵,顾秉谦嘴长得老大,却只会:“你,你…..”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他的那些同党,只能跟着向孙承宗瞪眼,更是不知如何辩驳。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任不凡空有现代人的智慧,却不能不佩服孙承宗的一张利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