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名将之后
        小太监深夜不睡,躲在暗处监视着自己,十有八九是魏忠贤安插的眼线。以魏忠贤的势力,任不凡只能装糊涂。“你回去吧,咱也该回去睡觉了。”任不凡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根本不清楚他睡觉的地方在哪儿。

         “任公公,请跟小的来,焦总管已经将您的住处安排好了。”任不凡扭回身,那名小太监亦步亦趋还跟在他的身后。

         听口气不是魏忠贤安插的人?任不凡只得跟着他出了东侧角门,来到一座偏房前。焦誉给他安排的住处就在偏房正中的房子内,一明一暗两大间,此刻是灯火通明。推开暗间门,里面床铺被窝整整齐齐,一崭新都是刚换的。任不凡歪倒在床上,对小太监道:“你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了,咱要睡觉。”

         小太监嘴中答应着却不动弹。任不凡来了气:“你怎么回事?我的话没有听清?”小太监嘴唇嗫嚅了半天,方才回道:“焦总管有令,让小的从今往后就当您的仆从,您睡吧,小的在外间伺候。”

         任不凡狐疑地问:“你我都是养心殿太监,伺候的人应该是皇上,你如何能当咱的仆从?”

         任不凡在宫内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连这个都不清楚?小太监隐藏下满心狐疑,规规矩矩回道:“按照宫内规矩,小的是差点受过皇上处罚的人,不能再留在皇上身边了,应该去当苦差,焦总管跟家父熟识,所以照顾小的,让小的跟随任公公伺候。”

         自古朝中有人好做官,在宫内当太监也得有人照应才成。这小太监跟焦誉还有这一段渊源,任不凡来了兴致,胳膊肘放在被上,手掌托着脑袋问:“你父亲跟焦誉是老朋友?他曾经也在宫内做事?”

         “家父不是宫内的,他,他原是边关战将……”

         “边关战将?他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抹了一把即将流出的眼泪道:“家父姓刘讳字挺,曾跟随李成梁李大帅在辽东跟鞑子打仗……”

         “什么,你是刘大刀的儿子?”任不凡翻身从床上坐起。不用追着问,他也清楚这小太监的来历。小太监的父亲刘挺,是明朝出了名的一员悍将,手使一百二十斤的大刀,三国时期关羽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八十一斤,那不过是传说,而刘挺的大刀一百二十斤,却是历史上有确切记载的。一员名将的儿子入宫当了太监,显然刘挺已经在辽东兵败阵亡,朝廷为了惩处罪将家属,才将他儿子净了身,弄到皇宫里来的。

         刘挺为国尽忠,儿子却遭受如此惨无人道的待遇。任不凡顿起恻隐之心,握住小太监的手道:“咱们都是低人一等的小太监,我不要你伺候,以后咱们就兄弟相称吧。”

         “不,不,小的不敢……”小太监退后两步,想把手从任不凡手中挣脱,却又不敢。

         “你别太自轻自贱了,你父亲没有罪,他将来一定会青史留名的,请相信我的话。眼看天要亮了,咱们有话天亮以后再说吧。”任不凡临睡之前,问清了小太监的名字“刘焕”,不过刘焕告诉他,因为自己脑袋大,皇宫中的人都称呼他“大头”,叫任不凡以后也叫他大头。

         任不凡年轻气血旺,搁下头就睡,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了。看他醒来,大头从外间匆忙走了进来,看大头略显浮肿的眼睑,显然就像他讲的那样,一夜都在外间伺候着没有睡。任不凡问是什么时辰了,大头回说辰时已过。

         “坏了,坏了,这下要遭到皇上责罚了。”任不凡暗暗埋怨大头,还说要当自己的仆从,连时间都掌握不好。大头安慰他道:“小的已进养心殿见过焦总管,他让告诉您,皇上昨夜睡得太迟,谕旨今天歇息一天不用您去伺候做木匠活了,如果你嫌闷的慌,可以出宫去走走。”

         任不凡启动记忆,问道:“咱记得很清楚,宫内只有各殿总管那种职位显赫的公公,不当值时才可以随便出宫,你我这种身份的低等太监,随便出宫可是要杀头的。”

         大头难得的露出笑脸:“任公公说的是以前的老皇历了,自从现如今的皇上当了皇上,宫禁哪有那么严,别说太监出宫,有点身份的公公,还敢把不相干的人带进来呢!”

         前天夜晚任不凡曾经出过一次宫,不过是深夜,根本没有机会看清明朝北京到底是什么样子,大头的一席话启动他出宫一观的兴致。从床上一跃而起:“既然你这样说了,咱们就出宫看看去。”

         听说他要出宫,大头从外间拎一个包裹进来。“任公公,咱们穿着太监服饰出宫太扎眼,还是换件平常衣服吧。”说完打开包裹,拿出两间家织布长衫,跟任不凡每人换上一件。

         任不凡吃完大头早已准备好的早餐,急不可耐带着他走向东华门。果然像大头所说,把守宫门的侍卫,只是简单询问一下,听大头说,他们是奉焦总管之命出宫为皇上采办木匠工具的,就放了行。

         二人顺着东华门大街一路逛过去,白天的北京大街与夜晚不可同日而语,其繁华程度让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任不凡,也感到惊讶不已。喧闹的街道景象并没有让大头阴郁的表情稍有改观,仍是低垂着脑袋,亦步亦趋跟在任不凡身后,任不凡问一句答应一句,却绝不主动多说一句话。两个人一起逛街,却没有谈笑风生,任不凡很快沉闷下去,加快了脚步,只想着走到大街尽头,就打道回宫。街道尽头,一座深宅大院出现在眼前,任不凡认出,那是前晚他曾进去过的孙承宗府邸。

         绕过孙府大门,刚要转身往回走,忽然街边传来一阵喝骂声:“你别想赖着不走,你是老子用三十两银子买来的,惹恼了老子,老子拿鞭子赶着你走。”“啪啪”两声,说话之人果然甩起来了鞭子。紧随其后,一个少女的声音哭诉:“萧三癞子,拿你银子的是我爹,不是我,你为何要抢我,大明朝难道没有王法了?”

         少女的声音太熟悉了。任不凡头皮乍起:是倩儿,是他的表妹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