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太一真教
    一道青光像闪电一样斩来,既迅且急,来势汹汹,好像要杀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人一般。

     大殿门口那人虽然口上说着“快快放下饶你不死”,实际上一点也不打算饶人性命,直取要害,当真是心狠手辣之极。

     那一道青光竟是一只飞剑,千里之外,飞剑杀人!

     传言在那东方地界,有一群修者,他们修的就是这飞剑术,战力极强。

     那一只飞剑来得极快,最先斩向刚刚把魔王之牙收入怀中的步半遥。

     步半遥眉头微皱,似是有些生气。

     她的一双如点墨般的眼睛咕噜一转,看到一旁的姜归北,眼睛微微一亮,抬手用力一挥,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大力,将那青光飞剑打得偏转方向,反而更快地飞向了姜归北。

     姜归北原本无事,但突然间青光飞剑竟然朝自己飞来,便是一愣,一脸无奈地看向步半遥。

     步半遥仿佛做了一件很好玩的恶作剧一般,眯着眼睛微笑,心中暗自得意。

     “三番两次叫你走,你非不走,好令人恼火,现在叫你吃一个大苦头看看。”

     步半遥心中暗暗说道,眼角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其中隐藏着狡黠。

     青光飞剑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打得偏转了方向,大殿门口的那个人也是一愣,没有想明白为何会这样。

     但他自然不会想太多,他既然要杀人夺宝,那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连同两人都杀了就是,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不在乎多杀一个。

     他再一次驱使青光飞剑,以更迅捷的速度杀向姜归北,同时口中大喝:“放下宝物,饶你们不死!”

     “哼!”

     姜归北对这贪婪又心毒的男子毫无好感,冷哼一声,用力一拳砸向那只青光飞剑。

     飞剑来得快,他的拳头更快。

     “哐当!”

     一声脆响,青光飞剑被砸得倒飞而回,飞剑似乎被他一拳砸得有些痛,竟然像活物一样发出一声痛嚎。

     大殿门口的男子见那一剑无功而返,顿时大怒,一边朝前大跨上一步,一边念念有词:“天阳地阴,颠倒阴阳,去!”

     他念完之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比了一个剑式,然后用力冲着姜归北一指。

     原本上天下地的世界突然被颠倒过来,天在下,地在上,整片大地朝着姜归北的头顶轰然坍塌而来,实在诡异之极。

     姜归北大喝一声,抬脚有力狠狠踏下,整座大殿似乎都震动了一下,同时那天地颠倒的异象恢复如初,原来只是一场幻境。

     大殿门口的男子一愣,厉声叫道:“你竟然能够如此轻而易举便破掉我太一真教的天阳地阴之术?”

     姜归北还没有说话,一旁抱起胸看起热闹的步半遥却抢先一声冷笑,冷嘲热讽道:“太一真教的无耻之徒都喜欢玩这种虚虚假假装神弄鬼的把戏么?”

     那男子气极,大喝一声:“找死”。

     于此同时口中再一次念念有词:“阴阳分两仪,一化二,杀!”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那一只青光飞剑一分为二,化为两只小飞剑,一前一后旋转着杀向姜归北,看起来像是两只抱成一团的阴阳鱼,剑气非凡。

     他口上喊着“找死”,但手底杀招却杀向的是姜归北。在他看来,这一对男女自然是同伙,都是要杀掉的,先杀掉那男的,之后再杀那女的。

     姜归北很想大喊一句“关我什么事”,但见那两只小飞剑来得极快又凶猛,连忙出拳应敌。

     步半遥虽然冷嘲热讽这什么太一真教的男子玩得是虚虚假假装神弄鬼的把戏,但在姜归北看来,他的那一只飞剑并非凡物,他的一身修为也是非同小可,看样子应该是知见境大圆满,算得上是一个小强者了。

     姜归北拳势极快,连轰出两拳,分别砸在那一前一后而来的两只小飞剑上。

     飞剑再一次倒飞而回,发出的痛嚎更凄厉了三分。

     原来姜归北的这两拳加大了一分力道,拳力极重,飞剑虽然是非凡之物,但也难以承受,飞剑中的剑魂不免有些惊惧了。

     感受着飞剑中剑魂的惧意,太一真教那男子更加愤怒,一张脸憋得铁青,大怒道:“兔崽子,你竟敢如此欺我?你当我太一真教第七代首徒是白当的么?”

     “嘿,太一真教第七代首徒就是你这样的草包么?真是可怜啊。”一旁看热闹的步半遥唯恐天下不乱,继续刺激着这太一真教第七代首徒。

     姜归北忍无可忍,不禁瞪了她一眼,然而她却是瞧也不瞧他,似笑非笑,双目中闪烁着狡黠之色。

     那太一真教第七代首徒被步半遥的话气得吹起了胡子,满头长发无风狂扬,他“啊”地一声大叫,再大声念道:“鸿蒙初分,一气化三清,杀!杀!杀!”

     他一连大喊了三个“杀”字,可见他此时心中杀意是如何的肆意汪洋。

     原本倒飞而回的两只小飞剑合二为一,此时在他的驱使下,一分二,二分三,变成了三只小飞剑。这三只小飞剑杀意极强,饱含着他的一腔怒火,狂啸着飞去,剑气激射。

     极强的杀意甚至将空气撕裂,留下一条极细的黑色裂痕。

     三只小飞剑分三个方向杀来,一只自上灌顶而下,一只自前穿胸而过,一只自后飞割头颅而来。

     无论哪一剑斩中,普通人都必然瞬间殒命,要么一斩两半,要么洞穿心脏,要么头颅分离,着实厉害。

     这一招即出,姜归北便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太一真教我从未听说过,但他这一手剑术倒是非同小可,极其锐利,剑意如大海汪洋一般来势汹汹,他绝非普通修者,果真是天之骄子。”

     大殿门口的太一真教第七代首徒似乎看到了那少年头颅分离的凄惨下场,不禁微笑起来,对自己这一招“一气化三清”感到极其满意,隐约间已经触摸到了大圆满的壁垒,只要再花些日子打磨雕琢一番,必然再有突破。

     敌人尚未殒命,而他却已经先庆祝起了胜利。

     在他看来,那个少年必然是接不住“一气化三清”这一招的,眼见着就是尸首分离的凄惨下场,于是他提前将目光转移向了一旁的那个戴着面纱的黑衣少女。

     忽然,他猛地将目光转移了回来,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惊愕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

     他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