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蒙面少女
    姜归北愣了一下,没有料到黑衣女子这一次会应答得如此爽快,他笑了起来,心中道:你看,能不动武就不动武嘛,对于女子,打打杀杀有什么好?

     看到她已经闪开让开了路,姜归北自然不会再犹豫,一步一步的走向魔王墓碑。

     这一座大殿极大又空旷,姜归北记得自己走了五十九步,才走到魔王墓碑之前。

     站在魔王墓碑之前才知道这一块无字黑碑有多夸张,看起来更像一扇沉重无比的大门。

     同时他也看清楚了,这墓碑根本就不是石碑,而是用一种不知名的黑色材质制成,那材质和形状看起来隐约像是某种不知名妖兽的骸骨。

     “也只有桀骜不驯的魔王才配得上这惊人的墓碑,呵呵。”姜归北看着那更像一扇门的墓碑,笑了笑。

     背后的黑衣女子仿佛也是笑了一下,声音格外清亮迷人:“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墓碑是用上古莽龙的骸骨做成。”

     “莽龙吗?”姜归北像是又回忆起了什么,微微皱眉。

     莽龙庞大,又身怀这世间最毒之毒,它的毒性之强,令毒兽门的什么大地之毒、沼泽金蛤之流都黯然失色,像是小孩的玩具。

     传言莽龙之毒,只要一滴,便能令大地千里范围内人畜尽灭,花草树木尽皆凋谢,地面也会被腐蚀出来一个千里方圆的巨坑。

     这等凶兽,自然早已灭绝了。

     姜归北摇了摇头,没有再多回忆,走上前去,将手放在墓碑上,轻轻抚摸。

     触手处有些微凉,像是摸在一块冰上。再朝墓碑正面看去,果真一个字也没有,没有魔王之名,也没有他的墓志铭。

     这一点,浑然不像是魔王的风格。

     姜归北看了一眼墓碑正面,没有什么所得,便转到墓碑背面,眼中猛然一亮。

     “原来我们两个都错了。”姜归北哈哈一笑。

     这位不知道叫名字的魔王根本就不走寻常路,他的墓志铭原来是写在墓碑背面,根本就没有写在正面。

     墓志铭写在正面,那是给别人瞻仰或者唾弃,喜欢你的人自然会经常来瞻仰,不喜欢你的人那就是时不时的来吐一口唾沫。

     这位魔王也自知自己仇人无数,根本就不会有人喜欢,他死后自然没有谁会来瞻仰他,更会有无数仇人来到他墓前冷嘲热讽狠狠地唾弃一番。

     既然如此,墓志铭为何还要写在正面令你们冷嘲热讽?我为何不写在背面?我躺在墓里还可以时不时的看上一眼,看一眼这墓志铭,我就十分高兴。

     这一位魔王,连死了也要让那些大仇人气得牙痒。

     姜归北朝墓碑背面看去,上面雕刻着几句大白话:“哈哈哈!永生大神,你总算死了啊!我这一生最辉煌自傲之事,便是在你死之后我杀上了神山,杀了好多神啊,哈哈哈!”

     姜归北眉头猛的一皱,一口怒气自心底沸腾而起,脸色铁青,不由自主一拳砸在那墓碑上。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墓碑上多了一条裂缝,但终究是没有碎裂。

     “咦?想来真是莽龙骸骨,我竟然一拳没有砸碎?”姜归北微微惊讶了一下。

     经历了万载岁月的莽龙骸骨竟然还如此坚硬,不愧是这天下第一毒兽。

     “你干什么?”身旁传来黑衣女子的一声清喝,喝声里夹杂着些许怒气。

     姜归北没有理她,自顾自地闭上眼睛,用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仿佛有一段尘封的远古战事走入了他的脑海中。

     那是一座恢弘大气的神山,那里是诸神的乐园,神山上有一座巍峨神殿。

     忽然间,一群妖魔自天而降,带着无穷无尽的黑魔气,落在美轮美奂的神山上,嘶喊着,狂笑着,大开杀戒,真的是见神杀神,杀了一个彻夜。

     其中一位魔王格外高大,修为最是高深,诸神都非他敌手。他一魔一杖,便杀了许多神,还屠了一条黄金巨龙,一只金凤在他面前涅槃失败,永远的死去了。

     整座神山是混乱的,整片天空是黑色的,天地间只剩下了满天妖魔和无穷无尽遮天蔽日的魔气。

     永生大神死了,还有火神、战神,还有九天玄女,那么,他们都去了哪儿?为何不在神山?

     姜归北闭着双眼,脑海中重演着那一场滔天战事,脸色微青。

     “喂,你看好了没有?”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少女的喊声,这个声音里很有些不耐烦。

     姜归北睁开了双眼,重新看向黑衣女子,见她已经转过身来,面对着他,看到她正面的那一刹那,他便是一愣。

     黑衣女子戴着一只黑色面纱,遮住了大半张脸庞,看不到她的口鼻,只能看到一双格外漆黑明亮的眼睛,还有隐约露出来的肌肤又是格外雪白晶莹。

     那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仿佛星空中最明亮的一对恒星,极其美丽,令人心动又喜欢。

     姜归北忽然觉得这个女子就是星空之神转世,一身的黑,除了隐约露出来的一片肌肤是格外的雪白晶莹。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阁下笑什么?”黑衣女子声音依旧清亮,但又仿佛多了一抹怒意。

     姜归北笑道:“好好的戴着面纱干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么?”

     黑衣女子有些微怒,道:“我戴不戴面纱,与阁下有什么关系?”

     姜归北被她应答得无话可说,于是便不说话了。

     黑衣女子见他不再说话,似乎觉得自己又赢了一招半式一般,又有些高兴起来,问道:“魔王墓碑你看完了么?”

     姜归北点了点头。

     “那现在,魔王墓碑归我了?”黑衣女子像是故意使然,又明知故问。

     姜归北只得又点了点头。

     黑衣女子像是突然开心起来,呵呵一笑。

     这是姜归北第一次听到她的笑声,如雏凤站在金色梧桐树上对着万里苍穹发出的那一声清鸣,这便是天籁之音,令人心生愉悦。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一声轻笑,他对她霸道又无理的不喜突然冲淡了几分,不由得也轻笑了起来。

     黑衣女子一边走向像门一样的魔王墓碑,一边说道:“也好让你知道,我的名字叫做步半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