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黑魔渊底
    黑魔渊原来是上古魔窟,那无穷无尽的黑雾也竟然是魔之气息。

     上古魔窟重现人间,令姜归北的心头敲响了警钟,也不知道这黑魔渊底到底会有什么人或者事物在等着所有人。

     黑魔渊太深,也许真的有一万丈,他们攀爬了许久许久,在双臂酸疼将要不由自主挣脱绳索的时候,终于落到了实地上。

     姜归北是最后一个落到黑魔渊底的人,在他转头看去的那一刻,便是微微一惊。

     黑魔渊底也并非漆黑如深夜,高空那无穷无尽的魔之气息并不能一手遮天挡住了所有日光,所以还是有少些日光穿透魔气,落在这渊底。

     一眼望去,渊底像是另一个奇异世界,昏暗如乌云压境,远方是数不清的一座又一座山脉,绵延不知几万里。远处的那些山脉,乌黑如铁,峰峦嶙峋,也是寸草不生。

     不,其实那些峰峦上生长了许多没有树叶的黑色枯树,张牙舞爪仿佛深渊恶魔。

     前方,年末、徐闻达和邓迟三人并排站在一起,都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姜归北微微奇异,走上前去,随着他们的视线看去,见到前方黑色土地上,七零八落地躺着许多人。

     他们都已死去了,有些人是被一刀劈死,有些人是被一剑刺死,还有许多人被各种稀奇古怪的兵器杀死。他们不仅是死了,同时还有许多黑色迷雾在他们尸体上萦绕不去。

     别人可能会认为那只是黑魔渊随处可见的黑雾,而姜归北一眼便看出那是魔气。

     魔气入体!

     杀死他们的是争夺黑魔渊底宝物的修者,但在他们死后,一缕缕魔气却趁虚入体,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古怪之事。

     邓迟看着那些死人,心有戚戚焉,叹道:“难道他们在这入口处便出手相杀了吗?这里并没有宝物可以争夺啊。”

     一旁的徐闻达冷笑道:“少一个人,便少一个争夺者,所以有些人当然是趁早就杀,活着的人越少越好。”

     年末也附和道:“所以你看,一路而来,先是毒兽门人放毒害人,后是黄泉宗驱使鬼雾困人,无非就是杀一个少一个。”

     “唉,为什么会这样呢?”邓迟叹道。

     姜归北看了看那被无数魔气侵染的死人,心中微动,叫道:“我们快走吧,后面应该还有不少人会下来。”

     年末三兄弟吃了一惊,他们可不想被后来者二话不说就一刀杀了,于是连忙朝黑魔渊深处走去。

     黑魔渊底有许多方向都被人留下了脚印,说明那一处方向已经有人去寻找宝物了,于是他们四人便找了一个没有任何脚印的方向,往深处快速走去。

     在一步一步深入的同时,年末、徐闻达和邓迟三兄弟都睁大着双眼,留意着四周,一切可疑之物都不放过。

     忽然,年末和徐闻达对视一眼,停下脚步,叫住了邓迟,对他说:“老三,你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带刀的彪悍男子想要杀你吗?”

     邓迟一愣,点头道:“记得啊,怎么了?”

     年末笑问道:“那你还记得是姜小兄弟出手救了你么?”

     邓迟笑了起来,看着姜归北,一脸的感激之色,点头道:“当然记得啊,若非姜小兄弟救命,我邓迟早死了。”

     年末满意一笑,又接着道:“不止那一次,还有一次是毒兽门的夺命地龙差点就吞吃了你,也是姜小兄弟救了你,你该不会忘记了吧?”

     “那怎么可能呢?我永远都会记得姜小兄弟的大恩大义。”邓迟连忙正色回答。

     “既然如此,咱们三兄弟同心同德,向来一条心,老三你受了姜小兄弟如此大的恩情,咱们怎么也是要报答人家的?老二你说是吧?”年末谆谆善诱,看了一眼徐闻达。

     徐闻达会心会意,忙点头道:“大哥说得对啊。”

     一旁的姜归北早已知晓年末和徐闻达的那些阴谋算盘,只是从未揭破罢了,此时此刻,面色如常,心中却是冷笑不已,同时又是暗自遗憾。

     他多次解救他们,便是想无形之中化解他们心中的贪念,但此刻想来,他们依旧不肯善罢甘休。

     邓迟见大哥说得真诚,连忙道:“大哥,你就直说咱们三兄弟如何报答姜小兄弟吧。”

     年末哈哈一笑,用手指了指黑魔渊前方的峰峦,十分真诚般地道:“老三你看,黑魔渊必定有许多宝物,甚至有不少上古神器,咱们三兄弟想要报答姜小兄弟的大恩大义,其实也很简单不过了,咱们谦让姜小兄弟寻那第一件宝物,无论是普通宝物还是上古神器,咱们都不眼红,直接归属姜小兄弟,你看怎么样?”

     邓迟大喜,连连点头,道:“甚好,甚好,理当如此,就听大哥你的。”

     一旁的徐闻达也道:“不仅如此,咱们三兄弟自己寻到的第一件宝物,也不论上古神器还是功法秘籍,都归属姜小兄弟。”

     “那是当然。”年末大笑。

     徐闻达忽然转头看向一旁的姜归北,笑道:“姜小兄弟,您意下如何?”

     “啊?”姜归北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会询问自己,眨了眨眼睛,道:“别什么大恩大义的,其实都是举手之劳,不必放在心上啊。”

     年末一脸正色:“这是什么话?于姜小兄弟来说,是区区举手之劳,于我们三兄弟来说,那就是无以为报的大恩大义!”

     他浑然忘记了当初第一次见面,是如何的刁难人家。

     “这个……”姜归北又眨了眨眼睛,仿佛很是为难一般。

     邓迟连忙道:“姜小兄弟,你就不要推脱了。”

     “那好吧。”姜归北仿佛终于接受了他们的好心好意。

     “哈哈!太好了。”年末放声大笑,指着前方叠嶂层层的峰峦,道:“那咱们三兄弟也不好在前面阻挡姜小兄弟寻宝,还请姜小兄弟在前方自行寻那第一件宝物,我们三兄弟在后护法!”

     “啊?需要这样吗?”邓迟有些愣,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姜小兄弟亲自去寻第一件宝物。

     姜归北对年末和徐闻达的阴谋算盘心知肚明,也是哈哈一笑,装作捡了大便宜一般,十分高兴地朝着前方峰峦走去了。

     年末和徐闻达对视一眼,眼中满是计谋得逞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