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毒兽门人
    夺命地龙是妖兽榜上赫赫有名的凶兽,最值钱的便是那一对毒针,毒针上的毒奇毒无比,初蒙境的修者若是被那毒针轻轻刺破一个小口,七息之内必定瞬间殒命,夺命地龙名字中的“夺命”二字,便是由此而来。在地下黑市上,夺命地龙的毒针,甚至可以炒到万金。

     如此好的东西,年末岂能不在乎?有了这一对毒针,他便可以找人交换一把真正的修者玄兵了,手里这把跟随了几十年的凡器就可以扔弃了。

     夺命地龙第二值钱的是那一对獠牙,獠牙虽然无毒,但极其锋利,不弱于世间那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只是可惜,那一对獠牙被姜归北用两颗石子击断了,价值便大打折扣。

     第三值钱的是它那一身堪比铜筋铁骨的皮甲,剥下那一身皮甲,花钱找一位锻造大师,可以锻造出来一套贴身软甲,能够抵抗知见境强者的致命一击。

     对于这几样东西,以姜归北的眼界,自然是万万瞧不上眼的。但对于年末和徐闻达之流,那便是真正的宝物,吸引力远胜于黑魔渊那只闻传言不见其实的神秘上古神器。

     徐闻达见大哥朝着夺命地龙飞奔而去,他眼中也满是贪婪之色,强忍着半边屁股的剧痛,一瘸一拐地下了沙坑,把那两颗断了的獠牙捡了起来。他瞧了瞧老大,见老大并没有呵斥,便开心地将那一对獠牙收入了怀中,据为己有。

     邓迟憋着一张通红之脸,几度想大声说:夺命地龙是姜小兄弟杀的!然而介于兄弟情义,他又实在不好说什么,只能憋得自己十分难受。半晌,他猛的一叹,追随姜归北而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收拾妥当的年末和徐闻达一边说笑一边追了上来,两人都是一脸的笑意和满足,徐闻达甚至忘记了屁股上的剧痛。

     在这天色即将黎明之时,一行四人忽然都停下了脚步,望着道路的前方。

     因为,前方道路中心站着一个青年。

     那青年面对着他们,借着黎明之前的月色,他看清了年末胳膊上缠绕的那一卷皮甲,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用手指着年末,冷冰冰道:“你,我给你一个机会,自行了断吧!”

     “什么?”年末像是没有听清楚一般,掏了掏耳朵。

     徐闻达也冷冰冰道:“你小子谁啊?”

     那青年却不理会徐闻达,只是盯着年末,一双细细的眼睛里藏着十分毒辣的杀意,缓缓道:“第二次机会,允许你自行了断,否则我会让你死无全尸。”

     这一句话之冰冷,好似自九幽之底而来,充满了肃杀之意。

     年末、徐闻达和邓迟三人,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脸色微变。年末不愿自己显得被他吓住了,便大声叫道:“兔崽子,你他娘的是谁啊?”

     “杀!”那青年手指年末,一声喝下,冷漠异常。

     在他话音落地之时,道路两旁的沙土里飞来两道黑影,这两道黑影极快,半空中出现了两道长长的幻影,击破空气的凄厉啸音,嗤嗤如毒蛇之信。

     这两道黑影在夜色中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直奔年末的面门而去。年末吓得一脸灰色,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两条致命毒蛇盯上了,要把他狠狠的撕咬至死。

     年末自小便东奔西走、亡命天涯,大风大浪也不知见过了多少,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一边快速回退闪避,一边将胳膊上那卷夺命地龙的皮甲展开,挡在胸前和面门之前。

     嗤嗤!

     两声毒蛇撕咬般的响声传来,夺命地龙的皮甲上被咬破了两个小口子,那两个小口子即刻间便被腐蚀成了一个大洞,好像被滴了两滴世间腐蚀性最强之毒。

     一旁的徐闻达眼尖,立刻惊叫出声:“大地之毒!你……你是毒兽门人?”

     惊呼出声之后,他那一张如猴子般的瘦脸,瞬间没有了血色,显得十分苍白,似是见到了什么极度令人恐惧之物。

     年末也意识到了对方是什么人,一张脸也变得十分苍白,再也无力抵抗,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两道黑影如影随形,嗤嗤,又朝他撕咬而来。他临死之前,终于看清楚了那两道黑影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两条黑色小蛇。

     这黑色小蛇,便是那名叫“大地之毒”的剧毒之物,比夺命地龙的毒针还要毒上三分。

     “姜小兄弟,快救我大哥!”邓迟惊慌大叫。

     姜归北皱了皱眉,就算邓迟不求救,他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出手的,就算那年末和徐闻达算尽阴谋要坑杀他,他此时此刻又如何能见死不救?

     这一个世界再如何荒废破败,终究还是我的世界。

     这一群人再如何无情无义,也毕竟还是我的子民。

     姜归北右手一扬,两颗石子激射如飞,噗噗两声,精确命中那两条黑色小蛇,将它们打得倒飞入远方黑夜中,也不知它们到底是死是活。

     年末绝处逢生,大出一口气,一身冷汗淋漓而下,湿透了整个背部。

     前方那青年一双细细的眼睛眯了起来,死死盯着姜归北,他的双眼很像一对毒蛇的眼睛,毒辣又阴狠,仿佛随时都会择人而噬。他盯着姜归北,冷漠道:“你是什么人?”

     姜归北摇了摇头,道:“无缘无故的,为何要暴起杀人呢?”

     那青年脸上满含愠色,大怒道:“你还有脸问我?你们杀了我的夺命地龙,就该拿命来偿!”

     什么?那只夺命地龙竟然是他养的毒物?难怪在这寸草不生的大荒原,竟有一只夺命地龙,原来是他毒兽门带来的毒物。

     一旁的邓迟忽然上前一步,大声道:“不错,那只夺命地龙是我姜小兄弟杀了,谁让它趁着我们熟睡之时想吞吃我们呢?有本事吃我们,就别怪被我们杀了。”

     “原来是你杀的!”那青年再一次死死盯着姜归北,眼中的杀意更浓了。

     姜归北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般问了一句:“这毒兽门又是什么阿猫阿狗?”

     他说的确是实话,一万年前哪有听说过什么毒兽门?这类角色放在当初,又如何入得了他之眼?自然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然而这一句话,听在那毒兽门的青年耳中,却是无比刺耳,充满了讽刺讥笑意味,似是对他毒兽门不屑一顾。他大怒道:“你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