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救人一命
    彪悍男子话音未落,大砍刀便已砍下。刀势沉猛,少说也有二三百斤的力道,这一刀若是砍在人身上,非被劈成两半不可。

     高者和矮者二人也不是等闲之辈,都是有一身修为的初蒙大圆满境界的修者,反应奇快,连忙错身闪开,避过了彪悍男子的一劈。高者和矮者见他杀意凛然,不免打了个寒颤,连忙取出各自的武器,高者是一把剑,矮者是一把刀。

     那彪悍男子一刀没有劈中,怒吼一声,又是一刀猛地劈下,这一劈比先前那一劈来得更加勇猛,竟有那战场猛将之风。

     高者和矮者不敢硬抗其锋,又连忙错身闪开,身法倒是极快。高者连忙大声怒问:“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我们?”

     那彪悍男子见两次没有斩中,也是怒气攻心,一脸的杀意,道:“在茶馆里听着你们的说话,我心里十分不爽,就想杀了你们,尤其是你这矮胖子。”

     高者立马朝矮者气骂:“你看看,又惹祸了不是?这是杀身之祸啊。”

     “又是我的错?”矮者一张脸憋得通红,只是怒瞪着那彪悍男子,以防他再暴起伤人。

     彪悍男子可不理会他们,拎着一把大砍刀,直冲矮者,一招横扫大江,怒冲冲地斩来。矮者脸色大变,连忙出刀架住,但他并不擅长力道,被彪悍男子勇猛如牛的大力斩得连连后退,直至退无可退,背靠着一块大石,已然面临绝境。

     远处的高者还未来得及救援,眼看着矮者便要命丧大砍刀之下,急得一双眼睛通红了,大声叫喊:“快闪开呀!”

     便在这时,大石之上突然有人说话:“我说,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杀人呢?”

     “你管得着吗?”彪悍男子杀意凛然,冷笑一声,然后再一刀砍下,要把矮者之头颅斩落在地。

     “唉!”

     一声轻叹传来,然后一只微微有些秀气的少年人之手穿过层层杀气,一指弹在了那大砍刀上。

     这一指,仿佛很轻,又仿佛极重。

     “当!”

     一声脆声忽然在这天地间响起,像是一颗石子撞上了一面铜镜,发出的那一声撞击声。

     石子未碎,但铜镜已是粉碎。

     那把大砍刀毫无征兆地粉碎了,落了一地的刀片。

     彪悍男子愣住了,他盯着手中仅剩下的那一截刀柄,脸色由黑转青,再转苍白。他猛然转头,看向那刚刚从大石上跳下的少年,像是见了鬼一般,一声惊恐的嚎叫,然后便拔腿逃命去了,甚至跑丢了一只鞋子。

     “一定是知见境的修者!”

     远远的,随风而来的是他惊慌般的自言自语。

     那少年,正是姜归北。他看了看那碎了一地的刀片,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头,像是很疑惑一般,轻声道:“如今这世界的兵器,都如此脆弱么?”

     那惊魂未定的矮者也在瞧着那一地的碎刀片,半晌才回过魂来,转身朝姜归北跪倒,大声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姜归北轻轻用手一托,把他扶了起来。

     远处的高者刚好跑了过来,也是一脸的惊魂未定,也忙着道谢:“多谢多谢,要不是你出手相助,我三弟今天一定难逃此劫。”

     姜归北只是摇头微笑。

     高者又道:“真是少年英雄啊,我们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是这一点微末修为,实在惭愧得很。对了,我叫徐闻达,他叫邓迟,还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姜归北道:“我叫姜归北。请问你们这是要去黑魔渊么?”

     高者徐闻达和矮者邓迟对视了一眼,矮者邓迟忙答道:“有很多人都在传言,这片废墟深处有一座黑魔渊,黑魔渊深不见底,曾经有人在黑魔渊边上捡到一把上古神刀,修为大涨,在初蒙境便可以斩杀知见境的强者。于是,听到传言的修者,都在拼命往那边去。我们的大哥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听到了这个传言,于是我们三兄弟也就来了,想去碰碰运气。”

     “不论传言真实与否,既然来都来了,而且黑魔渊也离着不远了,去看看又何妨,不如我们一起同行?”姜归北笑道。

     徐闻达和邓迟大喜过望,有这一位少年英雄同随,等同于得了一位大高手相助,又岂有不愿意之理?于是两人忙点头笑道:“好的,好的。”

     “那我们走吧。”

     三人朝着大荒原深处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见到前方路口,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背对着他们,看背影十分魁梧,双手叉腰,遥望远方。

     徐闻达和邓迟见到那人,忙招手喊道:“大哥!”

     那中年男子听到喊声,转过身来,嘴角叼着一根茅草,在这寸草不生的大荒原里,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寻来了那一根茅草。中年男子看着徐闻达和邓迟,有些不满道:“你们怎么来得如此之迟?我都等你们好久了。”

     徐闻达惭愧道:“大哥莫生气,路上出了点状况,耽搁了一下。”

     邓迟却是哭丧着脸道:“大哥,如果不是姜小兄弟救命,我恐怕再也见不到大哥了。”

     “怎么回事?”中年男子有点迷糊。

     邓迟忙把半路上有人想杀他们的事情说了一遍,中年男子听完怒发冲冠,一脸的杀气,恨声道:“他一定也会来黑魔渊的,到时候我们三兄弟联手做了他就是!”

     然后他朝姜归北看来,微眯着眼睛瞧了片刻,忽然发声道:“请问姜小兄弟师承何方?修为几何?”

     姜归北愣了一下,按照如今世界的修者境界定义,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修为,况且,如今之修者好像都是只修法不修体,低级修者法力不强肉身又十分羸弱,那他一介体修更不知应该归属于什么境界。于是他只好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算是没有修为吧。”

     “没有修为?”中年男子眼神微寒,不禁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只是力气大?并没有什么法力修为?”

     姜归北想了想,这样的说法,也没有什么不准确,目前他的确只是力气大,一点法力都是没有的,于是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

     “哼,虽然你是三弟的救命恩人,大恩难报,但黑魔渊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去玩的地方,我希望你还是离开我们的队伍为好,不要拖了我们的后腿,也不要在黑魔渊枉自丢了小命。”中年男子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