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三个愿望
        顾名思义,在两侧是高达近百丈的悬崖绝壁,中间仅容一辆马车行进的一线天中,仰头只能看到窄窄的一线天空。

         不过,总长十三里的一线天,并非全部如此。只是头尾两端各不足四里的一段如此,而中间的五里左右却十分宽敞。差不多是一个五里见方的圆形场地。

         连续尾随并袭击官兵达一日一夜的程颢,说不累是假的。所以眼看第二天天色又黑了下来之后,心中清楚对方应该不久也要安营扎寨的他,随便与山野中找了个隐蔽所在停下来休息了一个时辰。

         等养足精神的程颢沿着官道继续寻找那队官兵时,不久便来到了一线天的入口处。站在那里抬头看看两侧的悬岩峭壁,程颢也犹豫了刹那。不过,对于初次见识大山的他来说,并不了解一线天的地形,所以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正当程颢越走内心越是感到不安的时候,刚好来到了一线天中间那处大宽转的所在,并一眼就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宿营帐篷,心中的不安顿时烟消云散。

         只是,凝目观望良久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张弓搭箭瞄准一座位于营寨边缘的帐篷一箭射去,黑暗中只听见箭矢穿透帐篷的噗嗤声,却没有听到任何其他声音。

         “不好!”

         毫无经验的程颢至此也明白自己是上当了。

         刚要转身离开,两侧悬崖之上一时灯火大亮。

         “杀死他,每人奖银百两!”

         是那个率领人马围攻自己,射杀姐姐并抢走了万年肉灵芝的青年军官的声音。程颢一下就听出来了。

         随着那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落地,伴随着一阵阵欢呼声,如雨点般的箭矢便射了下来。其中还夹杂着无数巨石,也轰轰隆隆砸落下来。

         不得不胡乱舞动手中的木棍,试图拨打如雨的箭矢和巨石,程颢转身就向来路退去。可是,没走几步,后背,双臂和大腿处就已纷纷中箭。

         让程颢绝望的是,好不容易回到进来时的狭窄通道中,才蓦然发现已经被几块巨石给堵住了去路。

         爹娘无端被洪水夺去了性命,万年肉灵芝被人抢走,刚刚见面的姐姐又以身挡箭,死在了自己怀中。

         绝望中的程颢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些画面,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轮动手中木棍砰一声就砸在了拦路的巨石上。

         顿时石屑四溅,一块足有一人多高的巨石被程颢一棍打为齑粉。不管身后、头上射来的箭矢,程颢接连两棍,又砸碎了另外两块巨石,腾身而起,就要一跃而出。

         噗——,就在这时,刚好一直巨大的弩箭直奔程颢背后的肩胛骨下缘而来。空有一身洪荒之力,却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弩箭箭头一下透胸而过,从右前胸露了出来。

         随着一阵钻心的剧痛袭来,身体接连摇晃几下的程颢,低头看见右胸口鲜血喷涌,下意识抬起握着木棍的右手去捂胸前的伤口。顿时,鲜血全部沿着手腕流到了手中的木棍上。

         同时,尚存一缕清醒一是程颢为躲避如雨的箭矢,不得不暂时放弃继续往外冲,艰难地挪动到悬崖下一处凸起底下。

         嗤啦,咔嚓。

         突然,手中的木棍上传来了轻微的响声。随即,疼痛难忍的程颢意外发现,手中那根原本看起来普普通通木棍的外皮正在一点点脱落。很快,程颢手中的木棍变成了一根,如烧火棍的颜色差不多,黝黑的,细了一圈的棍棒样的物件。

         而随着胸口的鲜血不断沿着手腕流到黝黑的棍棒表面,棍棒竟然接连发出阵阵血色红光。甚至,程颢明显感觉出来,棍棒正在一点点便的沉重起来。

         “嘎嘎,老子终于重见天日了。”

         而当一个沙哑的声音蓦然出现在程颢脑海深处时,不由自主开口问道:“是谁?!”

         惊疑之下,程颢甚至一时忘记了伤口的疼痛。

         “咦,是你小子把老子放出来的?”

         脑海里再次响起那个沙哑的声音,继而出现了数吸短暂的沉默。

         “好吧,虽然都说老子邪恶,但老子从不占人便宜。说吧,老子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

         满腔仇恨的程颢想都没想,顺嘴就说道:“帮我捉住那个年轻的将领,并把悬崖上其余之人统统杀掉。”

         “好,老子最喜欢的就是杀人。不过,这算是两个愿望。”

         “一个。”

         “两个。”

         “咳咳,一个。”

         “奶奶的,一个就一个。”

         亲眼看到手中早已变成暗红色的木棍腾空而起,却没有发现丝毫人影。疑惑之中,只听见悬崖上便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不过是几个呼吸过后,再也听不见惨叫声时,却听到了身边传来噗通一声响。因流血过多,伤势太重,程颢早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努力定了定神,才看清身边被摔下来的黑影,正是那位曾经率领官兵抢走自己的万年肉灵芝,射杀姐姐的年轻将领。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程颢都不知道此时奄奄一息的自己是哪里来的力量。右手依然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伸出左手嘭一把抓住黑影的右肩头,五指用力,已是攥成了齑粉。

         “啊——!”的一声惨呼过后,手中的年轻将领顿时昏死了过去。

         即便死,也要先杀死此人。这是程颢此时心中唯一所想。

         于是鼓足余力,左手顺势抓住对方的脖颈就要用力攥下去时,却被来自身边是碎石堆后面突然传来的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声打断了。

         “不要杀他。”

         随之,一支袖箭噗嗤一声便射入了程颢抓着青年将领脖颈的左手小臂上。

         “是你?!”

         “嘎嘎,多少年没有尝到这么新鲜娇嫩的血食了,看来死老天对老子还算不薄。”

         已经无力询问从碎石堆后面冒出来的,那位要自己赔她马车的白衣少女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转眼间,见白衣少女已经被那根暗红色的木棍挑起在半空。程颢唯一还能做的只是虚弱地喊了一声:“不许杀她!”

         “啧啧,好吧,这总算是第二个愿望了吧?”

         没有力气说话的程颢,微微点了点头。

         “说吧,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送、我去见、爹娘、和、姐姐。”

         “你!为什么不说让我救活你!为什么不说要无数金银财宝!为什么不说要荣华富贵!为什么……?!”

         再也没有力气出声了,程颢面带微笑,努力仰起头看着头顶上那一线深邃的夜空,终于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