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相逢反成永别
        程颢再努力,总也没有马匹快。好在旷野中不时有一片片的树林和灌木,可以让程颢与白衣银马少女率领的随从兜圈子。一来二去,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八月初六的夜晚,尽管空中有一轮弯月,但光线并不明亮,反而显得格外朦胧。以至于马匹的速度顿时降了下来。而程颢并未受到影响,在地下洞窟中那样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地方,都能视物的他,别说有一钩弯月,就算什么光线都没有,也能从容看清眼前的一切。

         程颢早就发现了自己视力的异常,只是怎么都想不出来是何原因造成的。隐约感觉也许和在地下洞窟中的五年有关,不过并没有深思。

         “小姐,夜已深,再不回去恐怕王爷怪罪。再说,今晚很难抓到他了。”

         “哼,这么多人抓不住一个野人。”

         月夜下,少女率领数十随从追着追着,便失去了程颢的踪影。尽管内心极不甘心,可还是听从了随从的劝说,悻悻地拨转马头,返回官道继续西行而去。

         躲在一丛灌木后的草窠里,程颢眼耳并用,时刻关注着不远处的白衣少女一行。见他们突然掉头离去,又躲了一会,才敢现身出来。

         扬起头看看夜空中的紫薇星,程颢辨别了一下方向,估摸一下菁菁母女的行进速度,便沿来路返了回去。只是程颢疏忽了一个问题,菁菁母女怎能像他一样走夜路呢。所以,等他来到官道上,来来回回找了小半个时辰,也没有发现菁菁母女的踪迹后,这才猛然醒悟过来。最后,程颢干脆在官道旁的一处凹坑中坐下来,一边伸手撕着挑在木棍上的万年肉灵芝吃着,一边休息,想等天亮后,再找找看。

         八月初的夜里,风已经很有些凉意了,可是赤膊的程颢根本就感觉不到。反而在四周此起彼伏秋虫的鸣叫声中渐渐有了一丝睡意。

         “灏儿,一定要抓紧这根木棍,到啥时候也不能松手。”

         “爹爹——!娘——!姐姐——!”

         再一次被同一个梦惊醒,程颢下意识抬手揉了揉眼睛。梦中的情景正是当年发大水时,与爹娘还有姐姐程颖生离死别时的情景。程颢奇怪的是,为什么在地下洞窟中的五年几乎没有做过梦,反而回到地面后,却天天夜里做同样一个梦呢?

         “难道真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对于当年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这句话,程颢是越来越相信。尽管没能在被洪水吞没的村庄旧址上找到父母的遗骸,可是程颢无日不在思念有可能还活着的姐姐程颖。

         “姐姐,你在哪里呢?灏儿好想你。”

         转头看看东方的天际已经露出鱼肚白,程颢又开始一片片撕着万年肉灵芝,一边送到嘴里咀嚼,一边思考着找到菁菁母女后,自己接下来的行止。

         “该先把这肉灵芝处理掉,换成银钱,然后去找姐姐一起过好日子。”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轻缓而又十分清晰的马蹄声响起,顿时又让程颢绷紧了神经。

         还好,当两匹马从身旁的官道上缓缓驶过,程颢悬着的心一下就放松了。对于接下来接二连三的马匹经过,程颢也没再在意。在原地坐到红日东升,程颢才站起来扛起万年肉灵芝,留心着菁菁母女的身影,沿着官道继续西行。

         让程颢奇怪的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除了黎明时分接二连三驶过的马匹外,官道上竟然没有看到一位行人。就更不要说找到菁菁母女了。

         想不明白是为什么的程颢,心底没来由产生了一丝紧张之感,沿着官道又走了不到两刻钟,突然下了官道,再次进入荒野之中。至此,程颢心中的紧张感才稍稍缓解了些。

         “咦,前面似乎有户人家。”

         在远处一片小树林中,程颢隐约看到了篱笆院墙,还有树缝中露出的一角屋脊。渐渐走进,甚至还听到了犬吠之声,程颢就更加确定那一定是一户人家了。不由自主抬脚走过去,想打听打听这里是哪里,属于何州何府。程颢是想找一处繁华的所在,好把肩头的肉灵芝卖掉。

         只是,就在程颢距离树林中的那处茅舍仅剩下不到十丈距离时,身后以及左右同时传来了纷乱杂沓的马蹄声。当程颢转头四顾时,数百手持长弓劲弩,官兵打扮的骑兵已经把他,连同十丈之外的篱笆小院远远围住了。

         这还没完,在骑兵之后,又赶来了数百,甚至上千的步兵。也都是手持长枪,肩挎长弓的全副武装打扮。

         程颢站在原地,扛着挑在木棍上的万年肉灵芝一动没动。不是没有发现篱笆小院子里出现了一个年轻女孩子的身影,只是紧张于围住自己的官兵,特别是他们手中的长弓劲弩,程颢哪里还敢动?

         “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

         又来了,不过程颢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洪易县旭日村人,程颢。”

         “啊——!”

         这声音正是从十丈开外的篱笆小院中传来的,而且明显是个女孩子的惊呼声。

         没给程颢丝毫回头的机会,骑兵中一名将领模样的人继续喝问道:“肩头所扛是何物?”

         “肉灵芝。”

         “何处得来?”

         “无意中从地下洞窟中捡到的。”

         “胡说,分明是抢自洪易县县衙,知县邢道有准备进献于万岁的瑞宝。”

         “不是!……。”

         根本就不给程颢似乎分辩的机会。

         “还有,昨天可是你打死了关团练使麾下的五名士兵?”

         关团练使?程颢不是很明白,想来应该是指自己一棍下去连人带马打成两截那事。

         “只是打死了一人,因为他们要抢我的肉灵芝。”

         程颢哪里知道,当时轮动手中木棍,被木棍上巨大的肉灵芝撞飞的四人也当场死亡了。

         “少总兵大人,核对无误,正是此人抢走洪易县准备进献皇上的瑞宝——万年肉灵芝,并打死关团练使麾下五名士兵不假。”

         “既然如此,动手吧。”

         发号施令者,是一位年仅二十岁出头,金铠金甲的年轻将军,也就是所谓的“少总兵大人”。

         随着一声令下,程颢只听得四周弓弦乱响,随即箭如飞蝗般射了过来。

         不得已,只能轮到肩头木棍上的巨大万年肉灵芝来遮挡。

         噗——,噗噗。

         “哎哟。”

         从未接触过战争的程颢,哪里知道长弓劲弩的厉害,一不小心,腿上便连中三箭。

         知道再留在这里只能是死路一条的程颢,忍痛猫下腰,一边尽量用肉灵芝遮住全身,一边不顾一切地冲入对方的队伍中。如此一来,官兵投鼠忌器之下,势必会减缓放箭的速度。

         程颢算计的很好,可是他却没有料到那名“少总兵大人”对他手中万年肉灵芝势在必得的决心。

         “劲弩手,准备!”

         咯吱吱,一阵弓弦响声传入程颢耳朵里时,再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急忙举起万年肉灵芝挡在了粗如儿臂的弩箭射来的方向上。

         噗——,噗——。

         接连两支弩箭全部穿透了棍端的万年肉灵芝,直奔程颢赤果的胸前射来。

         “弟弟——,小灏——!”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突然一声熟悉的喊声从身侧传来,程颢只感觉一具软绵的身体挡在了自己胸前。

         “姐姐,真的是姐姐?!”

         眼看怀里的姐姐程颖嘴角已经溢出鲜血,而透过万年肉灵芝射来的两支粗大弩箭,终于在穿透了程颖的身体后,堪堪刺破程颢胸前的肌肤停了下来。

         “弟弟快跑,别丢下木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