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一棍镇千军
        “抬走。”

         衙内邢静泰根本没有理会程颢“不卖”的话,一挥手,身后四名随从中走上两人,伸手就要抬走地上半人高的圆球——万年肉灵芝。

         程颢当然不会愿意,刚要阻止,却见两人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撼动地上的肉灵芝分毫,当即就是一愣。

         发愣的不止是程颢,所有人都愣住了。

         “废物,你们两个还等什么?!”

         因随从的丢人现眼而有些恼羞成怒的衙内邢静泰,再次挥手,剩余的两名随从也走上去。四个人一起用力,不过刚刚把巨大的肉灵芝抬离地面数寸,却再也没有余力挪动半步。

         就在这时,已经反应过来的程颢伸手抓住木棍,轻若无物地扛在肩头,转身就要离开。

         “小哥且慢。”

         回头见是那位年迈的贾郎中,程颢客气地问道:“先生何事?”

         “小哥,老朽有个不情之请,……。”

         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程颢猜测应该也是想要这肉灵芝。

         “贾先生有话请讲。”

         “这个,这个,小哥能否卖给老朽一块肉灵芝?”

         程颢看看他手里拿着的那块,有巴掌大小,却薄如纸片的肉灵芝说道:“贾先生想要多少自己割吧。”

         只见年迈的贾郎中先是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银票仔细看了看金额,又翻看了一番挂在腰间的一个荷包,数了数里面的散碎银子。这才拿着刚才用过的小刀,就在程颢肩头,小心翼翼地又割下来同样巴掌大小,却有一指厚的一块,与刚才那块叠放在一起,双手捧到程颢眼前。

         “小哥,老朽因一早出诊,身上并未带多少银两,所以只能勉强买这么多。”

         “先生只管拿去就是。”

         说心里话,程颢本没打算要他的钱。眼前这两小片,比起这个大圆球来说,真可谓九牛一毛。

         “小哥,这是一百两银票,以及十四两散碎银子。老朽身上就这么多了。”

         说着,贾郎中把银票和银子一股脑都装到荷包中,连荷包一起塞到了程颢手里。

         轰——,周边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又炸了锅。

         看贾郎中手里的肉灵芝充其量不过四五两的样子,竟然值这么多银子。

         难道一两肉灵芝要值三十两银子吗?!

         同样心中惊疑的程颢,见刚才还站在那里的邢衙内与四位随从却不见了。知道是回县衙喊人去了,所以,也不敢耽搁,拽开脚步就走。

         “小哥等等,我也要买。”

         “对,俺也要买肉灵芝。”

         不理会身后纷纷扰扰的吵闹声,吴峥沿着大街一路走去。很快就由洪易县城西门出城,毫不停顿地沿着官道走了下去。

         虽然身上有了银子,可是程颢却不能停下来吃东西,或者买衣服。不仅如此,因担心县衙派人来追,还不时回头观望。直到走出六七里路,并没有看到有大队人马追来时,程颢的心情总算是放松了点。

         “我有钱了,姐姐,你在哪呢?”

         程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那么多银子,时不时用手轻轻捏捏好心的贾先生送的那只装满银子和银票的荷包。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突然一匹高头大马从身后迅疾奔来,并从身边一闪而过。看着四蹄翻飞,绝尘而去的高头大马,程颢不由自主羡慕起骑在马上的人。

         “真威风。”

         算起来,十二岁遭逢大难,被困于地下与世隔绝达五年之久,尤其是期间除了喝就是睡的程颢,其心智并没有随着年龄而增长。所以,还是保持着少年的心性。

         俗话说秋阳似火,在毫无遮挡的官道上走了近两个时辰,早已大汗淋漓的程颢可以说是又饥又渴。远远看到前面有条小溪,溪边还有一簇杨柳树,不由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放下肩头的万年肉灵芝,先趴下身子喝了一肚子溪水。感觉不过瘾的程颢,看着肉灵芝被那位贾郎中割开后露出来的白色,带有纹理的口子,伸手就顺着纹路撕下来一小块。

         “既然叫肉灵芝,又叫长生不老药,为何不尝尝呢?”

         小心翼翼送入口中,咂咂舌,感觉微微有些苦,而且多少有些土腥气,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味道了。用力咀嚼两下,脆而不失韧性。

         一片,两片,三片,……,不知不觉,程颢坐在小溪边就吃了个饱。看那撕开的口子,也不过留下了两只拳头大小的坑。

         抬头见天上的日头已经偏西,程颢一时有些犹豫。

         他在想要不要先把肉灵芝藏起来,不然总这样扛着到处走,也实在是太显眼了。万一再被有心人惦记上,一定还会招惹麻烦的。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只是这一次好像不是一匹马。仅是看官道上扬起的尘土,就知道应该有很多马。

         “吁——。”

         从西头疾驰而来的众多马匹,竟然全部停在了自己身边的官道上,程颢的心顿时就有些紧张。

         “你,叫什么名字?!”

         “程颢。”

         “哪里人?”

         “旭日村。”

         “这万年肉灵芝可是从洪易县县衙偷来的?”

         即便程颢只有十二岁的心智,也能琢磨过来。这些人分明就是接到县衙那位邢衙内的报信,专程为自己的肉灵芝而来。竟然诬赖是自己从县衙偷的,哼。

         程颢不管不顾把地上的肉灵芝扛在肩头,拔脚就朝荒野中跑。

         “小贼休走!”

         尽管程颢力大无穷,速度也很快,可怎么能跑得过马匹,何况还是在这平原地带?

         很快,用木棍扛着肉灵芝的程颢就被数十匹马围在了核心。

         随即,又来了许多兵丁,还有一位大官模样的人,在众多兵丁的簇拥下,一步三摇从军兵主动让出的通道中走到程颢面前。

         “这就是你从洪易县县衙偷走的万年肉灵芝?”

         “这本来就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不是偷来的。”

         “胡扯,凭你一个毛头小子也能得到如此祥瑞之物?来呀,给我绑了。”

         虽然没有读书,小时候可是没少听说书先生的书。书中关于“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已经能想明白。联系眼前这位大官的话,与在城门口看到的那张告示内容,程颢怎能还不明白这些人的用意?

         不仅自己将来的衣食住行,还是让姐姐过上好日子,都全指望这万年肉灵芝了。再说,一旦被他们诬陷,丢了肉灵芝还在其次,岂不还要坐牢吗?

         想到这里,程颢顿时就急了。

         而这时,听到命令的士兵,也呼啦一下冲上来四人。各自手持长刀和绳索,一拥而上就要把程颢捆起来。

         “不是我偷的!”

         程颢带着哭腔大喊一声,抓住肩头的木棍,呜的一声轮了一圈。

         砰、砰、砰、砰,呜——,噗通!

         先是把扑上来的四名兵丁撞飞出去,木棍上挑着的万年肉灵芝那个大圆球也一下飞了出去。

         “还我肉灵芝。”

         此时的程颢已经差不多失去了理智,挥舞着手中的木棍,连蹦带跳就朝肉灵芝落下的地方跑去。

         慌急之下,程颢甚至没有看清,并没有一个兵丁故意阻拦他的去路。反而在即将跑到落地的肉灵芝跟前时,看到一匹马正挡在身前,顿时下意识地高高挑起,轮起手中的木棍,呜的一声就砸了下去。

         咔嚓,噗嗤,轰——。

         马上的人被程颢一下砸成一堆肉泥,而且,木棍去势不减,落下来把战马从中砸成两截,轰然倒地后,程颢就那样踩着一地鲜血,以及已经分不清是人还是马的污秽内脏,走到肉灵芝跟前,把木棍朝裂缝中一插,扛在肩头拔脚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