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难以置信
        以程颢的身手,不仅是在易于藏躲的山野之中,追赶他的官兵又都是步兵,自然很轻易就摆脱了。

         并没有走远,因心中记挂着明天十年一遇的祭祀盛典,随便找了一个僻静的山野停下来,怀抱着被包裹着的棍子,眯缝起眼睛想着心事。

         自从姐姐程颖死在自己怀里,这个世上已经再没有其他亲人。程颢每每想起姐姐程颖临死时的一幕,心就疼得难受。

         “参加完明天的祭祀大典之后,又该做些什么?”

         总不能就这样如野人般四处游荡吧?

         突然想到头顶上那撮毫无征兆长出来的直竖的头发,不由伸手摸了一下。

         “咦,怎么又长高了?!”

         程颢再也坐不住,腾一下站了起来。

         的确,原本只有两三寸长短的怪异头发,现在已经差不多有五寸,也就是半尺高矮了。

         “嘎嘎——。”

         脑海中沙哑的声音也只是笑了一声,便再无动静了。

         “顶着这样一撮如鸟儿头上羽毛般的头发,去哪里会不被人认出来?”

         很想把那撮头发揪下来,可是疼得眼泪直掉,还是一根都拔不下来。想抹倒如其他头发那样顺滑地垂下来也同样做不到,程颢不由犯难了。

         想来想去,从包裹着棍子的布条中挑选出一根没有血迹的,伸手把那撮怪异的头发,连同披在脑后的长发绑起来。弄了好半天,总算有点像是束发而冠的样子。只是没有帽子,而把头发束起来足有半尺高,看着似乎更加刺眼。

         苦于临时并没有其他好办法,程颢也只能先这样将就着。

         弄好头发的程颢,再次歪躺下来,一会想想死去的爹娘和姐姐,暗恨一会老天爷,以及那个被白衣少女一句话救了一命的年轻将领。

         一会又想起总让自己心慌意乱,明明内心十分想看却不敢看的白衣少女。

         一会突然想起小女孩菁菁,以及未兑现的,对菁菁的许诺。

         就这样,程颢迷迷糊糊坐了大半夜。等到天色快亮的时候,所有心思便全部集中到即将开始的祭祀大典上去了。

         “小子,真要去参加那狗屁祭祀盛典?”

         “为何不去?”

         “去可以,不能离得太近。”

         不用脑海中沙哑的声音吩咐,有头顶上那撮怪异的头发在,程颢也不敢靠得太近。

         “可以了,小子,就在这里吧。”

         抬头看看远处已经有影影绰绰人影晃动的,京城东郊外的祭祀广场,少说还有四里多路,沙哑的声音就不让程颢再靠近了。

         没理他,程颢继续抬脚往前走。

         “小子,知道有句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吗?如果你非要靠过去,就把老子留在这里好了。”

         “为何?”

         感觉沙哑的声音今天很怪,为何总是不让自己靠近祭祀广场?甚至从不愿离开自己半步的沙哑声音,竟然让自己把他留在距离祭祀广场四里路之外的位置。这不能不让程颢感到诧异。

         “不要问为何,除非你求求老子。”

         “哼。”

         不管不顾,程颢扛着棍子继续前行。他可不想把祖传的棍子留在这里,万一被人捡了去可怎么办?

         “小子,算是老子求求你行了吧?”

         “说原因。”

         淡淡地说了一句,程颢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好,好,老子说总行了吧?”

         “说吧,我听着呢。”

         终于,程颢停了下来。

         “想听可以,不过,要退回到五里之外。”

         虽然看不见人,程颢还是扭头看了看肩头,被自己那件浸满了血渍的长衫撕成的布条包裹的棍子。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从沙哑声音的建议,退回到距离祭祀广场五里之外的山野中。

         “可以了吧?”

         “小子,这件事本不该对任何人说的。只是谁让老子碰上了一个不知好歹的犟驴。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今天老子若是说出来,将来一旦引来灾祸,到时候可别怪老子没提醒你小子。”

         只当对方是在发牢骚,程颢干脆找了一处能够看见祭祀广场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子抬头往上看,告诉老子看到了什么?”

         “蓝天。”

         还用抬头,嗤——。

         “何为天?”

         “天就是天。”

         “嗤——,无知。”

         算了,程颢决定不和沙哑的声音斗嘴,反正每次都是自己输,所以干脆闭嘴不再言语了。

         “今天老子就告诉你实情。你小子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天,……。”

         说到这里顿了顿,见程颢没有搭腔,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传说盘古开天辟地,用一把巨斧劈开了混沌,轻清之气上升是为天,重浊之气下沉是为地。其实,这不是传说,而是事实。

         可是,小子,你抬头看到的并非盘古大神当年开天辟地时留下的青天。”

         “那是什么?”

         “只是一片蓝色的琉璃。”

         “瞎说。”

         “唉,知道说出来你小子也不信。不如这样好了,等到午时,祭祀大典开始后,不用老子说,你小子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不能过去,只能留在这里看。”

         听沙哑的声音说的郑重,程颢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坐在原地没动地方。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个多时辰过去,已经来到午时,祭祀大典也正是开始了。

         虽然看不清祭祀广场的详细情景,但还是能看到个大概。

         先是随着一阵乐声响起,所有人都匍匐在地,向矗立在广场中央的巨大神像雕塑磕头礼拜。

         “小子快看,看看那些磕头行礼的人头顶上可有什么异常没有。”

         纷纷扬扬,是水汽还是雾气?

         哪里来的水汽和雾气?

         现在是干燥的深秋季节不说,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若说是某个人昨天洗的衣衫没干透就穿在了身上,也不能所有人都这样。从程颢远隔五里地看过去,却是整座祭祀广场上空都荡漾着氤氲的雾气。而那雾气一缕缕飘摇着升起来,最后都集中到了巨大神像的头顶处。

         随即,如同找到了一处罅隙,竟然纷纷钻入了神像的顶门之中。

         不错,由于神像巨大,虽然隔着五里路的距离,以程颢能够夜视的眼神还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些飘摇而上,来自匍匐在地,虔诚叩拜的百姓身上的氤氲雾气,真真切切是钻入巨大神像的顶门之中了。

         “怎么会这样?!”

         “小子,在问谁呢?”

         愣了一会,确认自己所见无误的程颢,不得不深深弯腰对着空处鞠了一躬。

         “请赐教。”

         “嗯,这还像个晚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