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借种
        “文仲,发生了什么?”

         由官道驰马而来的关玉琳远远看见,拥堵在城门口,不时发出阵阵骚动的数百百姓和若干官兵,顿时一拉缰绳停在了路边。

         “小姐稍等。”

         文仲纵马来到城门口,一眼便看见城墙上的告示,大致浏览一眼,随即拨转马头迅疾返回。

         “小姐,众人正在围观城墙上张贴的一张,通缉野人少年的榜文。而且纷纷传讲恶魔触怒了天神云云。只是,”

         “什么?”

         “那画像有些异样。”

         看到文仲脸上流露出的怪异神情,好奇心大起的关玉琳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一提缰绳缓缓走了过去。

         看画像分明就是那位少年,可是,头上何时多出来一撮直竖的头发?

         “文仲,这画的真是他吗?”

         “小姐看看榜文就知道了。”

         从头看下去,所说正是那位少年不假。

         “可是,这画像……?”

         文仲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赵宇上前拉住一位围观的百姓询问了一声,这才知道原委。

         “怎么可能呢,好好的会突然长出一撮头发来?而且,画像上多出来的一撮头发并不是人为添上去的,而是众人亲眼所见乃天神所为?!”

         “你们看见天神了吗?”

         “虽未看见天神,可是恶魔画像上原本没有这撮头发。只是当恶魔也来观看榜文时,画像上才毫无征兆地长出来这撮头发。同时,大家都看到了恶魔头上也瞬间长了出来,一模一样的一撮头发。”

         “恶魔呢?”

         “被官兵赶跑了。”

         说着还向南面的山野指了指。

         关玉琳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所见不过是夕阳下的重峦叠嶂,哪里有半个人影?略微愣了愣,便打马进城去了。

         不过,心里却再想:他为何也到京城来了?

         一行人骑马直接来到内城,也就是皇城门外,关玉琳出示了身份腰牌,并按照信中姨娘何若惠的吩咐,把随信寄往应天城的一枚小小玉佩递给了守门的差役。

         “来者可是何娘娘的亲眷,应天城关玉琳关郡主?”

         “正是。”

         “何娘娘早有吩咐,关郡主到来之后,暂且住进迎宾馆不得随意外出,随时等待娘娘召见。”

         既如此,关玉琳只好转身领着文仲等人前往迎宾馆住下来,静等宫中的消息。

         只是明天就是十年一遇的祭天大典,关玉琳至今不知姨娘为何召她进京。心中难免思来想去,以至于一夜未曾安睡。

         第二天天刚亮,关玉琳就已经起床收拾停当。

         “小姐,今日是十年大祭之期,京城百姓正纷纷向东城门外的祭祀广场涌去。”

         赵宇的言下之意关玉琳岂能不知?

         “这样吧,你们六人不必留在这里了,只管参加祭天盛典去吧。”

         “小姐,这如何使得?”

         “无妨,是来见姨娘又非他事,你们只管去就是了。”

         最终,文仲等人忍不住心头对十年大祭的向往,何况还是京城的盛典。再仔细想想,留郡主在迎宾馆定然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便听从关玉琳的吩咐,早饭后也随着街上百姓前往东城门外的祭祀广场去了。

         关玉琳独自留在迎宾馆一直等到巳时末,才看到一位宫内的小太监,身后跟着一乘小轿缓步走进迎宾馆大门。

         “哪位是来自应天府的关玉琳关郡主?”

         “公公,小女子便是。”

         “走吧,何娘娘召你进宫一见。”

         “是。”

         关玉琳坐上那乘四人小轿,晃晃悠悠走了差不多两刻半钟光景,直到午时二刻才被抬到宫内一座十分僻静的,独门独院的宫殿院门前。待轿子落地,关玉琳弯腰走出来,早有两位宫女等候在那里。

         “可是关郡主?”

         “应天府关玉琳拜见两位姐姐。”

         “奴婢不敢当,关郡主请进,何娘娘在殿内等候多时了。”

         跟在两名宫女身后,沿着两旁鲜花掩映的幽深通道,不一会来到正殿门口,一眼便看见在两名宫女陪伴下正站在那里,四年未曾谋面,打扮的花团锦簇的姨娘何若惠。关玉琳急忙紧走两步,不得不按照宫廷礼节,先屈膝行礼请安。

         “应天府关郡王之女关玉琳请何娘娘安。”

         “琳儿,不必如此,快快过来让姨娘看看。”

         被两名宫女搀扶起来,刚走上台阶,就被何若惠一把来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真是女大十八变,四年前琳儿还是个十一岁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如今已是出落成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了。”

         被只比自己大两岁,今年不过十七岁的姨娘何若惠如此夸赞,关玉琳虽然心中万分别扭,却不得不装出来一脸的娇羞模样,并随口谦逊道:“承蒙何娘娘谬赞,玉琳实不敢当。”

         “你们都下去吧。”

         等来到殿内坐下,宫女摆上茶点,何若惠一挥手把宫女和门口的太监都赶走后,便十分焦急地凑到关玉琳身边,悄声问道:“琳儿可曾猜到姨娘召你来京是为何事吗?”

         “娘娘,……。”

         “琳儿,叫姨娘。”

         “姨娘,琳儿不知。”

         “姨娘估算着,琳儿应该今天到,没想到会提前了一天。”

         说到这里,何若愚抬头四处看看,似乎很神秘的样子。确认无人偷听后,才再次说道:“琳儿还记得两年前皇上下的那道昭告吗?”

         关玉琳当然记得,正是在那时候于洪易县通往应天城的官道上遇到了那位野人少年。

         “琳儿记得,姨娘?”

         “琳儿听姨娘说。自从皇上下了那道昭告之后,各地进献了不少延年益寿,甚至滋阴壮阳的宝物,可是宫内还是没有一位嫔妃怀上龙子。眼见两年多过去,皇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后宫众人无不急如热锅上蚂蚁。甚至,甚至有人想到了借种。”

         说到这里,何若惠突然停下来,直愣愣看着关玉琳,直把关玉琳看的后背凉飕飕的。

         “姨娘不会,不会也想……?”

         “唉,琳儿有所不知。一旦走进这高墙大院,如同被囚禁了毫无区别。若是皇上哪天突然驾崩了,留给姨娘的就只有独守空房直到老死在这里这唯一一条路可走。”

         说着,姨娘何若惠眼里已经啪嗒啪嗒落下成串的眼泪。

         似乎明白了姨娘让自己进京的用意,可是关玉琳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为了这样一件荒唐的事情。即便自己有心,又哪里有能力帮得上身居处处禁卫森严皇宫内院的姨娘?再说,一旦事情败露,这可是诛灭九族的重罪!

         想到这里,关玉琳心中突然有种站起来就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