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诡异
        当第二天早晨,被过往路人发现一线天的异常,并把消息传到应天府总兵大营,副总兵魏少锋率领人马赶到时,已经是八月二十七日上午了。

         一线天两侧悬崖的丛林中出现的诡异一幕,顿时让副总兵魏少锋与其手下官兵顿感后背升起一股冷飕飕的凉气。

         于丛林灌木中找到的两千二百五十具尸体,竟然全部是失去了血肉,仅剩下皮包骨的干尸。

         “启禀副总兵大人,没有发现邱少总兵。”

         把所有皮包骨的干尸收集到一起,却怎么都没找到少总兵邱天启的踪影。

         “报——!”

         “讲。”

         “据附近山民所言,昨日清晨曾经看到一架马车从一线天驶往应天府方向。只是,赶车之人是一位白衣少女。”

         “哦?继续打探。”

         “是。”

         “赵将军。”

         “在!”

         “马上回城调集车马前来运送干尸,并前往总兵府打探少总兵的消息,速速回报。”

         “末将遵命!”

         让副总兵魏少锋头疼的不仅仅是眼前两千二百四十五具干尸,当时被少总兵邱天启带走的三营人马,共两千四百人,竟然没有找到一个活口。即便想要打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无法可想。

         另外,若是少总兵邱天启也死在了这场祸事中,身为应天府副总兵的魏少锋自然难辞其咎。

         心乱如麻地在一线天守了一夜之后,回城调集车马的副将赵志凌回来了。

         “末将参加副总兵。”

         “可有少总兵的消息?”

         “启禀副总兵,少总兵已经回城。只是身受重伤,末将前往总兵府时仍然昏迷不醒。”

         “可打听清楚赶车之白衣少女又是何人?”

         “乃关郡王之少女,关玉琳小姐。”

         “关小姐?她又是如何凑巧来到一线天,并救回少总兵的?”

         “因时间紧迫,郡王府又非以末将身份可去之处,所以并未打探清楚。”

         “也罢,先把官兵尸骸运回总兵大营。赵将军。”

         “末将在。”

         “赵将军再辛苦一趟,由此直奔京师,把今日发生之事如实上报兵部,上报朝廷。”

         说着,从怀里取出连夜写好的手本递给了赵志凌。

         “赵志凌遵命。”

         无需二千多具干尸运回应天府,消息已经如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了开去。

         一时间,听闻一线天一夜之间出现了两千多具干尸的人们无不惶惶不可终日。四处都在传言,说应天府出现了吸血的妖魔。以至于,各家各户不到太阳落山便关门闭户,一向顽皮的孩童更是被大人紧紧关在家里,寸步不许离开。

         就在副总兵魏少锋带兵把两千多具干尸运回应天府城的路上,却迎面遇到了白衣白马,单骑而来的关郡王关瞳的少女关玉琳。

         “关小姐请了,总兵营副总兵魏少锋有礼。”

         “魏副总兵无需多礼。”

         说着,关玉琳在马背上欠了欠身子,一带马缰就要继续前行。

         “小姐且慢,本将有事请教。”

         “魏副总兵可是想问发生在一线天的事情?”

         “正是,还请小姐据实相告。”

         “实在抱歉,当时我赶到时只看到表哥从悬崖上摔下来,其他并未看到。见表哥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便急忙赶着马车把表哥送回应天城总兵府去了。其他,待魏副总兵回城时,去问表哥好了。”

         并没有把自己在一线天看到的情景全盘托出,关玉琳说到这里,再不耽搁,手中马鞭轻轻一扬,坐下白马一声长嘶,便向西疾驰而去。

         等副总兵魏少锋率领人马回到应天府总兵大营,安顿好之后,进城前往总兵府见少总兵邱天启时,已经又过去了一天。好在重伤昏迷的邱天启已经被救醒过来,而且能开口说话了。

         “少总兵感觉如何?”

         “还好。”

         知道魏少锋是为何而来,邱天启也知道自己自作主张捅下的娄子够大。不要说兵部、朝廷,一旦自己依仗的万年肉灵芝得而复失之后,就是父亲那一关也不好过。所以,态度顿时软了下来。

         “魏副总兵可是想问在一线天发生了什么?”

         “正是。若少总兵身体不适,我可以改天再来。”

         “无妨。”

         接下来,邱天启便把离开应天府之后,如何在第一天扎营就被那位野人少年偷袭,并一路追杀到一线天,总共被少年沿途杀死了一百四十四名士兵,以及在一线天设伏重创了野人少年的经过一一讲了出来。

         “可是,少总兵,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实不相瞒,后来发生的事情至今我也没想明白。只见一根暗红色的棍子围着悬崖上的两千多名士兵绕了一圈,所有士兵瞬间变成了干尸,而我也被扔下悬崖,瞬间昏迷了过去。”

         同样没有讲被野人少年捏碎右侧肩头的一幕。

         这样的描述又如何让副总兵魏少锋相信呢?可是,若不相信那两千多具干尸又该如何解释?魏少锋发愁的是如何向兵部,向朝廷汇报。若是按照邱天启的说法,手本递上去必定会被人以为自己疯了。

         一筹莫展的副总兵魏少锋神情沮丧地回到城外的大营,却又听到了一则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启禀副总兵大人,如今百姓纷纷言讲,说有人亲眼所见,一根暗红色的棍棒挑着一个巨大的土红色圆球在应天城附近飞来飞去,最后飞进了西面的群山之内。”

         “岂有……!”

         一句岂有此理没说出口,魏少锋却突然停下了话头。

         想想从少总兵邱天启哪里听来的,也是一根暗红色的棍子绕着两千多名士兵转了一圈,于是都变成了干尸。如今再次听到这根诡异的暗红色棍子,不能不让他感觉毛骨悚然。

         “难道世间真有妖魔鬼怪不成?”

         见副总兵不像是在询问自己,前来汇报的兵丁只是抬了抬头,并没有答言。

         “去吧,一有相关消息随时报来。”

         “是。”

         即便真有妖魔鬼怪,这样的字眼也无法写到奏章里去。副总兵魏少锋愁眉不展,一遍遍在大帐内走来走去。头越来越大,却怎么都无法落笔,无法把听到的诡异的暗红色棍子如实写到奏章中去。

         可是,不照实来写又实在无法解释那两千多具干尸的由来。这可是两千多名官兵,不是普通百姓。事关重大,不能不让魏少锋发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