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惊心秘闻
        “知道那些看起来像是氤氲雾气的是什么东西吗?”

         “不知道。”

         “若老子说是人的信仰力与生机,而更多的则是生机,你小子信不信?”

         信仰力程颢能理解,生机怎么可能会离体而去呢?失去了生机岂不是人也就不活了吗?

         “生机还会再生吗?”

         “人死若是能够复生,生机就能再生。”

         “那,那岂不是每参加一次祭祀大典,人的寿命就会缩短一截?”

         “你小子总算有点开窍了。”

         “知道一个人的生机随岁月流逝,会慢慢消失,直至死亡。可在他们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

         “嗤——,还是没开窍。当然是被所谓‘伟大的天神’给吸走了。”

         “什么?!”

         “小子,实话告诉你。宇宙之中虽不能说没有天神,但你小子所处的这个世界中的确没有天神。你们口中所谓的天神,充其量不过是一位修炼者。而他所修炼的功法,正是以来自其豢养的生灵身上的信仰力,以及生机为基础的。这样说,你小子总该明白了吧?”

         程颢不笨,由于在不知不觉中喝了亿万年才会产生的地乳,不仅不笨,反而变得过目不忘,心智极为聪慧。听完沙哑声音说的话,顿时便从中捕捉到两个信息。

         第一,按照沙哑声音的说法,自己以及自己所处世界中的所有人和生物都是某个修炼者豢养的生灵。

         第二,沙哑声音一口一个“你们”,那岂不是说他是来自另外的世界?

         可能吗?

         这完全超越了程颢从小所见所闻建立起来的认知范畴。

         “谁有能力豢养一个世界的生灵?你又是来自哪里?”

         “嘎嘎,这回是真开窍了。真想知道?”

         “嗯。”

         “那你小子就求求老子。其实,就算解除了那个生死契约,你小子也并不吃亏。不然,你小子永远都会如草丛里的小虫子一样,死了托生,托生了再死,不过是人家后院里豢养的一具,能够提供信仰力和蓬勃生机的行尸走肉而已。”

         这话的确说到了程颢的心坎里,若果真如沙哑声音所说,就算立即死去也是值得的。不是有句话叫“朝闻道夕死可矣”吗?总强如生生世世做人家手中豢养的,一只懵懂无知的虫子。

         “我可以答应你解除那道生死契约,但是,你必须告诉我这根棍子的来历。”

         “小子,别得寸进尺,老子怎会知道你们程家家传宝物的来历?不想听就算了,老子还懒得说呢。”

         明明知道对方非常希望解除与自己无意中签订的生死契约,可程颢还是没能坚持住。

         “好吧,我答应你了。”

         “小子,说话可要算话?”

         “当然。”

         “既然如此,你小子好好听着。老子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外界,怎么说呢,勉强说算是你们认为的神仙居住的世界吧。”

         “是不是和天神在一个世界中?”

         “可以这样说吧。”

         说到这里,许是想起了过去的往事,沙哑的声音停顿了很长时间,才接着说道:“因老子一心向道,修炼之中难免会与别人发生争斗。终于有一天,一不小心毁在了一个死对头的手中。正当被对方追的走投无路之时,无意中闯入了一位修炼者的洞府。一眼认出洞府中的一只花瓶是一个戒子空间,惶急之下没来得及多想,便一头钻了进来。结果,这一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一困便是上万年。”

         “你是说,眼前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戒子空间,是一只修炼者手中的花瓶?”

         “不错。”

         “像这样的世界多吗?”

         “很多,难以数计。”

         “都是用来豢养生灵,并借以修炼的吗?”

         “差不多。”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不能用别的修炼方法吗?”

         “小子,告诉老子小时候可有豢养过小鸟啊,小虫子之类的经历?”

         “养过兔子。”

         “一样。那你小子告诉老子,为什么要养兔子?”

         “养来吃肉或者卖钱。”

         “为什么不干点别的呢,不是一样能活下去?”

         “相对来说养兔子要容易点。”

         “着啊,修炼者豢养你们这样的大批生灵,同样也是为了省事。不同的只是并非为了杀来吃肉或者卖钱,却是要你们身上的信仰力和生机。”

         “可是,养兔子是要按时提供青草和水的。”

         “难道眼前的阳光空气,以及大地上的植物不是那位修炼者提供给你们的?”

         被沙哑的声音反问住了的程颢沉思良久,终于再次开口道:“怎样才能出去?”

         “嘎嘎,小子也心生向往了?”

         “嗯。”

         “那你小子是不是相信了老子的话?”

         程颢心想,别的不说,一个残存在棍子里的魂灵能够说话,能够操控棍子于眨眼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两千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能够给自己治伤,这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何况,刚才是亲眼所见祭祀广场上的异象。所以,心中早就有七八分想信了沙哑声音说的话。

         “告诉我,如何解除那道契约?”

         似乎是在琢磨程颢是不是真心,沙哑的声音又停顿了一会才说道:“咬破舌尖,把舌尖血喷到棍子上即可。”

         程颢没有再犹豫,至于棍子的来历,不管对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只要对方不愿意说,自己也拿他毫无办法。于是,用力咬破舌尖,忍痛就朝手中暗红色的棍子喷去。

         “嘎嘎,嘎嘎嘎嘎嘎——,老子终于重获自由了。苍龙子,老匹夫,给老子等着,早晚有一天要你万劫不复!”

         脑海中的沙哑声音歇斯底里地咆哮了很久,才渐渐平复下来。不过,并没有选择离程颢而去。虽隐约从沙哑声音的话意中听出来一丝不对的地方,不过程颢并没有多想。

         “小子,真的很想离开这个囚笼?”

         “是。”

         程颢不假思索地答道。

         “老子再问一遍,真想?”

         “真想。”

         “好吧,谁让老子是个善心肠的人,老子就帮帮你。”

         “怎么帮?”

         “把你身上的生机匀给老子三成,待老子恢复一成的修为就能带你冲出去了。”

         程颢默默想了一会,即便对方是在欺骗自己,若是不能冲出这个所谓的囚笼,有再旺盛的生机又有何用?哪怕是夺得了天下,当了皇上,岂不还是被关在这个囚笼中,继续做人手中豢养的行尸走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