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引子(三) 重见天日
        懵懵懂懂,程颢喝了那清冽甘甜,又略微有些粘稠的水后,过不多久,就会抵抗不住来自身体的困倦而睡去。醒来后,感觉到饥渴便再埋下头去喝上一肚子。

         也不知喝了睡睡了喝多少次,当程颢又一次醒来,已经基本看清身处环境时,突然被眼前所见吓了一跳。

         不是因为那入眼到处都是的钟乳石,不是因为宽敞高大的天然洞穴,也不是因为被自己喝光了的那汪潭水,而是因为出现在身边的一个庞大圆球。

         土红色的外表上到处挂满了淋漓的粘液,而且,圆球还在缓慢地蠕动着。尽管非常缓慢,但还是能分辨出来。当眼前的物体慢慢从中间的一道细缝处展开,由圆球变成一个扇形的东西时,程颢终于恍然大悟。——这就是把自己从洪水中卷住,并沉入第一层黑暗空间的东西。

         “是什么?”

         手脚并用往身后挪了半丈距离,程颢拎着那根木棍站起来时,身上的衣服竟然一片片掉落下来。连忙伸手去捡,可是,等程颢发现身上已经不着寸缕的时候,干脆放弃了。

         “哎哟!”

         不小心脑袋撞到了一根钟乳石,程颢抬头只见那根钟乳石距离地面足有六尺多,心下不由一惊,自己怎么会撞到这么高的地方?低头往脚下看去时,程颢顿时愣了。

         什么时候自己长这么高了?!

         怪不得身上的衣服会掉下来,原来是被长高了的身体给撑破了。

         这么大的人赤身果体算什么,程颢决定捡起地上的碎衣服,凑合凑合好围在腰间。可是,当他弯下腰一片片捡起来想要系在一起时,那些布片竟然稍微用力就变成了丝丝缕缕的碎屑。

         “这……,难道是因为这里潮湿的缘故,所以霉烂了吗?”

         突然联系到自己长高了足有一头的身高,程颢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多久,自己在这里究竟过去了多久?”

         如果不离开这里,一直以来喝了睡睡了喝,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的程颢是无法弄清这个问题的。想到这里,低头看见那个逐渐展开成扇形的怪物,似乎还想把自己卷入其中。于是提起那根木棍不管不顾就砸了下去。

         噗——,如击败革,手中的木棍反而被弹了起来。

         恍惚中,程颢突然想到了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

         祖祖辈辈都说在那些深厚的土层中生长着一种叫“太岁”的东西,而且传说中还提到,太岁又叫肉灵芝,是一种长生不老药。上古时期的伏羲、黄帝等之所以能够长命百岁,就是因为服食肉灵芝的缘故。

         “难道,真的是太岁,真的是肉灵芝?”

         转头再看看四周,见还有些小一点的。如自己最初摸到吓得扔出去,并因此找到那汪水的东西,也和眼前这个怪物相似。

         因民间传说中,不仅说太岁是一种长生不老药,还说太岁是一种神物,有着诸多忌讳。所以,急于想离开这里的程颢一时有些犯难起来。

         “究竟要不要带走一些?”

         最终程颢还是觉得不能空手出去。若真是太岁,真是肉灵芝,出去之后换成钱财,不仅能解决自己的衣食住行,若是能找到被洪水冲散的姐姐,也可以帮姐姐过上好日子。

         看了看那个巨大的,已经因自己刚才一棍而正在缓缓恢复成圆球模样的怪物,程颢心道,无论如何自己也拿不动。可只是捡地上那些小的又不甘心。所以,他最终决定从眼前这个最大的圆球上弄下一块来带走。

         不知道该如何弄下来一块的程颢,又是用棍砸,又是捡石头砸,可是根本没用。不是被弹开,就是因为上面布满粘液而一滑而过。

         失去耐心的程颢干脆扔下手中木棍,伸手抓住圆球中间那道缝隙,想试试能不能撕下一块来。

         “嘿——!”

         两膀叫力,虽没用撕下来,却把那个巨大的圆球给带离了地面。

         “咦,原来这东西这么轻?!早知道这样,还费那些力气干什么?”

         程颢干脆把木棍从圆球中间那道裂缝中硬插进去,挑起来扛在肩头,前去寻找最初掉落下来时的洞口。

         并没走多远,程颢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洞口。不粗不细,差不多和肩上扛着的圆球差不多大小。只是有点高,若不找到东西垫在脚下,是说什么都不可能够得着。

         不得已,放下圆球,程颢开始从四处搬来一块块岩石,如同砌墙一样,一层层垒起来,直到站在上面能够把脑袋探入洞口时,才用木棍挑着圆球登上去。想了想,还是让圆球在前面,自己在后面手脚并用支撑着洞口四周的岩壁,一点点托着圆球往上爬去。

         当来到最初被圆球卷着落下来的那层黑暗空间中时,虽然还是看不见光亮,可程颢心中知道,应该距离地面不远了。

         又是用木棍捅,又是用手挖,终于漏下第一缕光线时,程颢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因不知在地下待了多久,程颢很担心外面的情况。洪水早该退去了吧?洪水退去后的村庄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尤其是被洪水冲散的姐姐,究竟还活着没有。若是活着又身在何处呢?对于亲眼所见,被洪水吞没的爹娘,程颢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找到他们的尸骨,好让爹娘入土为安。

         怀着惴惴的心情,双手上举,猛然把出口弄大,程颢迫不及待一头钻了出去。入眼所及竟然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齐腰深的蒿草。哪里还有什么村庄,更不见一丝流水的影子。甚至连洪水泛滥之前,随处可见的黄土地都很难看到,就更不要说有什么人烟了。

         尽管身上没有寸缕遮体,可在这只有狐兔出没的地方,程颢还有什么顾忌?

         心中一酸,眼睛里又止不住流下眼泪。转身从土坑中拽出那个圆球,照旧用木棍挑着扛在肩上,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朝村庄所在的方向走去。

         站在记忆中村庄所在的地面上,除了依然是齐腰深的蒿草外,程颢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一根根露出蒿草的半截木桩了。

         “如此粗大的树木都在洪水中被泡死,而且腐烂的只剩下一截树桩,”程颢自言自语道:“恐怕少说也要四五年的时间才能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