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炼药失败
    韩飞跟韩萌告别之后,匆匆忙忙的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此时天色也到了黄昏时间,回到住处的韩飞把药鼎取了出来,把药鼎放好之后韩飞仔细的观瞧起来。

     韩飞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当初自己实力在的时候,没少玩过一些法宝,所以韩飞一眼就能看出这件药鼎不一般。

     转眼间到了三更天,韩飞此时还在观察药鼎,可任由韩飞如何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韩飞用手抚摸着药鼎,自言自语道:“这药鼎看似不凡,就是不知道用来炼药效果如何”。

     韩飞此时按耐不住自己强烈的想法,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来一些药材来。

     “那就先炼上一炉练气散,看看效果如何”,说完韩飞把药材都放入药鼎之中,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灵火石,这灵火石是炼药的必须物品。

     一些都准备好了,韩飞将灵火石放到药鼎下方,灵火石慢慢的发出火焰,而药鼎此时也有了动静,药鼎此时开始震动起来,韩飞连忙控制火焰的温度,慢慢的药鼎开始平稳下来,韩飞此时对于眼前的一切还是非常满意的,同时韩飞也更加的谨慎起来,韩飞小心的掌控着灵火石的热量,很多时候能否炼出灵药,往往都是对于炼药师对于火的掌控。

     “时间也差不多也,这炉练气散不知道能出多少”,韩飞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满脸兴奋之色。

     而就在韩飞准备打开药鼎查看情况的时候,只见药鼎之上突然冒出一股黑烟,同时一股恶臭弥漫在空中,韩飞此时心中一紧,不由想到难道是要炸炉,可是炸炉不应该是在炼治的时候吗?,这个时候炸炉闻所未闻。

     没等韩飞继续往下想,只听到砰的一声,韩飞便昏死过去,就在韩飞晕过去的一瞬间,一道紫色光瞬间进入韩飞的身体里面。

     而此时韩家都被这一声响吵醒了,众人都向韩飞的住处飞来。

     此时韩飞的住处已经是一片废墟,韩家族长韩里的一脸凝重的看着韩飞的住处,说道:“你们快把人找出来”。韩家的家丁们开始在废墟中寻找韩飞。

     而此时韩家的五位长老也都来到此处,大长老韩钟说道:“这四周有些药材散落,看样子韩飞这小子是在炼药,应该是炼治的练气散”。

     二长老韩武冷哼一声说道:“简单来说,就是炸炉了,武道修行已经废了,开始在炼药上下工夫,还真是异想天开,这炼药要是如此简单,那人人岂不都是炼药师”。

     而韩家的三长老韩寻说道大哥:“话也不能这样说,年轻人总要有点追求才是,无法在武道上有所作为,那试试其他又有何妨呢”。

     二长老说道:“这话说的没错,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天才了,他现在只不过是韩家的笑饼而已,我们韩家因为他被人嘲笑的还少吗?”

     二长老说道:“那当年他也给家族带来不少的荣誉,因为他你们受到的多少好处你们自己清楚”。

     此时两人争吵不休,大长老韩钟厉声喝道:“都别吵了,如此这样岂不让人笑话”。

     韩家族长韩烈此时脸都已经绿了,此时众人才发现,韩家祠堂似乎被炸到了,韩飞的住处距离祠堂不远太远,而这丹炉爆炸,好巧不巧的正好也炸到韩家祠堂,只不过不是很严重而已。

     韩烈和几位长老连忙过去查看祠堂的情况,祠堂之内的排位此时都倒了下来。

     大长老韩钟此时脸色铁青,怒道:“我韩家在洪川郡也是响当当的存在,这家族排位居然让家族后辈搞成这般,让人知道我韩家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二长老韩武冷哼一声说道:“我韩家这样的笑话还少吗?,韩飞这小子早就应该赶出家族”。

     此时韩家族长快步离开祠堂,向韩飞住处废墟过去,而此时韩飞也已经从废物中找到。

     只不过此时的韩飞已经变了一个模样,韩飞此时感觉到左边脸上火辣辣的,血液在不停的流,血液中还混着碎肉,韩飞尝试着说话,可是任凭自己使出全身的力气却不出一点声音,韩飞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左脸,韩飞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左脸已经没了,用手抚摸似乎可以摸到自己的舌头。

     此时的韩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比死亡更加可怕,这些年任凭别人如何欺辱自己,自己都能咬咬牙挺过去,可此时的韩飞是无比脆弱的。

     此时韩飞的住处已经围瞒了人,当然这里面也有韩图韩石兄弟两个,众人都围着韩飞说说笑笑不停,而韩飞因为疼痛和恐惧在不停的哀嚎。

     此时女人们看到韩飞花容失色,而男人们指指点点又说又笑。

     “你快看啊,你看他脸上的那块肉,快掉下来了,这可真滑稽,哈哈”。

     “就是,自己不行还去炼药,现在好了脸没了”

     “不对,我们的韩飞少爷不是还有半张脸吗,韩飞少爷还是有脸的啊”。

     “就现在这张脸绝对是整个洪川郡,不对应该是整个初云帝国绝无仅有的一张脸,这张脸就是妖兽见了估计都要转身逃跑”。

     “以前韩飞大少爷没了修为可以靠脸蛋活着,现在这俊俏的脸蛋没了,以后可怎么活哟,啧啧啧,真是让人惋惜啊”

     韩飞此时虽然不能言语,但是听觉没有受到影响,众人的冷眼恶语韩飞全都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只听到人群外面有人喊道:“韩飞哥哥,你在里面吗?,你没事吧”。

     韩飞听到是韩萌的声音,此刻韩飞嘴里不停的抽动,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韩萌此时扒开人群,向韩飞这里挤过来,躺在地上的韩飞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移动,此刻的韩飞变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他需要别人的安慰,而这个安慰此时此刻可能只有韩萌能够给他。

     而韩萌穿过围观的众人来到韩飞面前,韩萌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此时韩飞没有注意到韩萌的行为,韩飞本以为韩萌会上前安慰自己,可是他却想错了。

     此时韩萌不停的摇头,嘴里不停的说着:“臭八怪,臭八怪,好恶心啊”。

     此时韩萌的眼神里没有往日的爱慕,满满的全是憎恶神情。

     韩飞听到下意识的楞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挪了一点,韩萌突然大吼道:“你这个恶心玩意,离我远一点,离我远一点”。说完韩萌失控的哭了起来,而此时不远处的韩图冲自己的弟弟韩石使了一个眼神,韩石立刻就明白哥哥的意思,韩石上前搂住韩萌的肩膀,说道:“妹妹别怕,哥哥在这里”,说完韩石上前一脚把韩飞踢飞出去。

     韩飞强挣扎的抬了抬头,看到韩萌依然在韩石的怀抱里,而韩萌眼神也已经变了,变的很陌生很陌生,她再也不是自己认识的韩萌了。

     ……

     而此时韩家族长众人也从祠堂里出来,本来是要责问韩飞,可看到韩飞的状况,韩家族长说道:“把韩飞押到家族地牢里,等我与众长老商议后在决定如何处理韩飞”。

     此时三长老上前说道:“族长,韩飞虽然有错,可毕竟他现在有伤,还是先治伤在说”。

     韩家族长韩烈脸色不悦的说道:“治伤可以,那就在地牢里治把”。

     ……

     韩家的一处房间之中,房间里两人对面而坐,桌子上有酒有菜,这两人便是韩图兄弟二人。

     韩石拿起酒坛把韩图面前的酒杯满上,说道:“大哥,你说这小子真是命大,怎么不把他炸死呢”。

     韩图摇头笑道:“为何要让他死,这样岂不更好,我看以后还怎么跟女人纠缠”。

     韩石忙说道:“大哥知道韩飞不会死”

     韩图点了点头说道:“那药鼎有些问题,一旦炼药就一定会炸炉,而我又在药鼎之中加了一些药物,这药物名叫王尸毒鳞散,只要药鼎一炸这王尸毒鳞散就会喷发出去,只要被粘到就会被腐蚀,而这王尸毒鳞散厉害之处就是不会至人死亡”。

     韩石说道:“那大哥,这毒药会不会被人发现”。

     韩图说道:“放心好了,只要药鼎一炸就是神仙也看不出来,大家也只能当做是这小子运气不好,炼药的时候被炸的”。

     韩石说道:“这小子也真是傻,回去的时候也不检查一下药鼎,哈哈哈”。

     韩图说道:“这毒药可是我万金求来的,就算是筑基的高手也看不出来,他一个练气一层也看不出来,不过现在你倒是好了,现在抱的美人归了”。

     韩石嘿嘿说道:“这还是多亏了大哥,兄弟我从来没有想今天这么得意过”。

     韩图淡淡的说道:“现在你早抓紧把韩萌搞到手,父亲是家族的二长老,等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就让父亲去提亲,到时候韩家就是我们的了”。

     韩石点了点头说道:“大哥你放心就是,现在没了小白脸韩飞什么都好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