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节 口吐人言的猴子
        和凌风昔两人告别之后,上官雁沿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慢慢走着,在走进一间居民小院后,不时有人在她身边一顿,奇怪而又疑惑的打量着她。

         “上官雁?”身后响起一道惊喜的男声。

         上官雁停下脚步,缓缓回身,浅笑着看向身后一脸惊喜的男子,“慕柏,好久不见。”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慕柏兴奋的上前,转而抱怨道:“你怎么回事,当初搬家也不告诉我,害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差点跑去警局报案。”

         “呵呵,当初走得急,没来得及告诉你。”五年之后再见同桌好友,上官雁的心情说不出的好,冰冻了五年的眸子悄然融化,透出点点柔和,“慕叔叔还好吗?”

         “好得很,就是常常念叨你,说你这丫头走也不告诉他。”慕柏含笑着揉了揉她的头,一如多年前一样,察觉到上官雁下意识的闪躲,有些尴尬的收回手,“你看我,还把你当成邻家小妹妹,小雁子已经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

         “慕柏,我……”上官雁想要解释,可又不知该如何解释,说她当年是被白家强行带走,这五年过着日夜防范的生活,刚才的闪躲只是下意识行为?不知如何解释,话到了嘴边,她也只是无奈的扯了扯唇,跟着慕柏上楼。

         慕叔叔一如多年前,身体还算硬朗,见到她十分高兴,硬留着她在家里吃了晚饭。

         吃完晚饭,已经是六点多,在慕叔叔的坚持下,慕柏起身相送。

         出了大门,上官雁停下脚步,望着慕家隔壁紧闭的大门,神色有些怀念。

         “房东已经将房子重新租出去了,如果你想要回来住,还得去找房东商量商量。”像是看出了她的不舍,慕柏在身后低声建议着。

         “不用了,她已经不在了,就算住回来也不再是当初的家。”上官雁苦涩一笑,侧首对慕柏道:“你回去吧,不用送我了,我想到处转转,有时间会回来看你和慕叔叔的。”

         “那怎么行?清州治安不好,现在天虽然没黑,走在这一带也是很危险的,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慕柏坚持。

         “我想去她的坟前看看……”

         坐上慕柏的自行车,到了近郊处的一座荒山,将自行车藏在山脚,沿着山脚下的蜿蜒小道向山顶走了半个小时左右,两人终于走到了半山腰,在一座孤零零的坟墓前停了下来。

         墓地状况比上官雁想象中要好,没有随处可见的荒草,墓碑四周显然被人清理过,打理得十分干净,墓碑前有元宝蜡烛燃烧后的迹象,应该有人在清明时节前来拜祭。

         “慕柏,谢谢你。”疯女人在清州没有亲人,也没有人知道她葬在这里,除了当初帮忙料理疯女人后事的慕家,上官雁想不到第二人。

         “别这么说,我们是邻居,又是高中同学,你和姨在清州没有亲人,我们不帮忙谁帮忙,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慕柏憨厚的笑着,干净的笑容让上官雁有些晃神,时光仿佛又倒回到了几年前,五年来混沌的生活也变得有些朦胧。

         夜风拂过,临近七点的时间,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山腰半人高的荒草凄凄舞动,让上官雁的心绪也跟着有些悲凉。

         蹲下身,轻抚上墓碑,上面的字体已经有些模糊,当初的她没有钱为疯女人立更好的墓碑,一切都是靠慕家帮忙,如今经历风吹雨淋的石碑已经长满了苔藓,只能依稀透过苔藓分辨上面的字迹。

         先母,无名氏之墓,公元二零一九年,养女上官雁立。

         清理干净墓碑上苔藓,上官雁颤抖着双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字迹,漆黑的眸子在此刻有些空洞,呆呆的望着墓碑上的字迹出神。

         慕柏也不打扰她,只是在一旁静静陪伴着,一如多年前疯女人突然逝世的那个夜晚,静静的陪着她直到天明。

         呆坐一夜,上官雁才从墓碑前起身,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导致血液不畅,刚站起身差点又跌坐回去,幸而慕柏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小雁子,你没事吧?”慕柏担忧的问。

         “我没事。”上官雁扯唇笑了笑,在血液畅顺之后,不着痕迹收回手臂,柔声道:“谢谢你陪我一晚,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可是你……”

         “放心吧,我真的没事。”她早已不是五年前不经世事的小女孩,这五年她经历了太多,多到许多人一生也无法经历,数次的大起大落,让她学会了对一切淡然处之。

         疯女人的来历,她早晚会查到,欠疯女人的恩情,她会尽自己所能的偿还。

         那怕,她一生也偿还不了,还是想要做点什么……

         让慕柏先行离开,上官雁沿着清晨的山道慢悠悠的向山下走着,突然间有什么东西从她眼前飞速窜过,又猛地停下脚步,回身恶狠狠的瞪着她。

         “呃……”上官雁被眼前的情形弄懵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猴子,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这是猴子吧?

         浑身雪白的毛发在日出的光芒下被染成血红,背部有着类似条纹的黑色杂纹,却在初日的光芒中反射出点点金色,外形看上去的确与猴子无异,可它的眼神……太拟人化了,让上官雁隐隐有种错觉,站在她眼前的并非一只猴子,而是和她拥有深仇大恨的仇人。

         “吱吱……唧唧……!”

         “你是在和我说话?”瞧着跟前手舞足蹈的家伙,上官雁乐了,一手拎起小猴子的耳朵,将它给拎了起来。这才发现这家伙真小只,像是才出生没多久,只有鸽子般大小。“小家伙,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看你长得挺喜人,姐姐决定收下你。”

         小猴子猛翻白眼,灵动的眼珠四下看了看,见荒山无人,张嘴便道:“收下尼妹,低贱的人类,快还小爷乾元造化草!”

         上官雁右手一抖,小猴子啪一下掉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四条腿在空中挥舞着,尚来不及爬起,就听上官雁嘴角抽搐的问:“小家伙,你是还未进化完成,还是进化失败?”

         口吐人言的猴子!

         她是不是一晚没睡出现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