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节 都是让人骑的(二更
        上官雁扬眉,避重就轻的道:“别您啊您的,我现在就一个小警察……”

         “不管您是什么,您永远是我心中的雁姐!”没等上官雁说完,吴宇急忙表态。

         对上折腰,对下装逼,这就是眼前这世道的生存状态,只有能够真正弯腰的人,才能爬得更高。

         对于完全熟知这个圈子规则的吴宇来说,结识女霸王的机会并不是天天都有,至于面子问题,当你爬到更高的位置,自然有人抢着在你面前点头哈腰,比起今天丢掉的这点面子,根本算不得什么。

         清楚把吴宇的反应看在眼里,刀疤不由得轻看了吴宇几分,可他心里也清楚,如今的世道就是这么回事,吴宇今日的弯腰,如果能够傍上一个强而有力的靠山,就是绝对值得的。

         今日之事,他和吴宇已经产生间隙,不管事情的起因是什么,吴宇以后都不会再重用黑虎帮,说是迁怒也好,说是为了平息上官雁的怒气也罢,他的心血就算是完了。唯一能够保住黑虎帮,甚至让黑虎帮更上一层楼的方法,就是让上官雁接收黑虎帮,那样,以后即使连吴宇这个土皇帝,也不敢再对黑虎帮指手画脚。

         这,就是现实世界,血淋淋的现实世界。

         一个强而有力的靠山,甚至强过他近十年的奋斗,站得高了,反而看开了,因为害怕失去,反而更不在乎那点自尊。

         习惯了颐指气使的日子,谁还愿意回到为下顿饭而发愁的日子?

         一群混混在刀疤点头示意后陆续离去,常坤却胆战心惊的站在原地,连挪动一下也不敢,从吴宇下跪那刻起,他就知道他栽了,就算不是因为得罪上官雁,仅仅是他私下侵吞吴宇购买店面的钱,他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还有事?”见一群混混都离开了,吴宇和刀疤还是没有一点要离去的意思,上官雁不由皱眉问道。

         “雁姐,我想跟着你!”知道上官雁的脾气,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吴宇索性开门见山的道。

         “雁姐,我也想跟着您!”刀疤忙不迭的附和表态。

         “呵,抱歉,我不收小弟。”除了何军和洪尧,她的确不曾收过小弟,而何军和洪尧对她来说像兄弟多过像小弟,她从来不会要求他们任何事情,只是每日吃吃喝喝混日子而已。

         “雁……”

         “你们是听不懂小雁子的话吗?就算江湖上拜堂口,也得拿出点诚意来吧?”终于看完整出大戏,凌风昔轻笑着挑眉上前,含波的眸子带着莫名的压迫。

         吴宇以前没见过凌风昔,自然不惊奇于他眼中的威压,只以为他是上官雁的朋友,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乃是正常。

         可刀疤不同,他曾和凌风昔接触过,对于一个男人生了那样一张脸,让刀疤想要记不住也难。几次接触,凌风昔在他的印象里都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除了那张迷惑世人的脸,几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更别提此时此刻那迫人的气势。

         难道……他以往看走眼了?这长得比女人还媚的男人,居然也有别的身份?清州什么时候藏了这么多大人物?

         两人想法不同,出口的话却是出奇的一致,“是是,我们就先走了,以后有事雁姐吩咐一声就行。”

         说完,两人就离开了,临走时,吴宇冷笑着将常坤也拎走了。

         转瞬间,十分钟前还热闹无比的餐馆大堂,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起来。

         上官雁转身,面向收银台处的服务员,浅笑道:“以后我就是这店的老板,你们不愿意留下的可以离开,愿意留下的留下今后待遇提高百分之二十。今天就不营业了,稍后我会找人对店铺进行简单装修,一个星期之后重新开业。”

         没有一个人离开,这间店生意本来就好,待遇比普通餐馆高出不少,如今再提高百分之二十,放眼整个清州再难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最重要的,连清州土皇帝也怕他们的老板,就意味着这间店以后不会被人找麻烦,比在其他店上班更有保障。

         在简单的了解过店里的状况和店里的员工之后,上官雁让人在门口贴了一张招聘启示,准备再招聘几名服务员和两名厨师。

         做完一切,她才带着两个男人离开了幸福餐馆。

         “诶,小雁子,你去哪儿?”见上官雁出门就走了和他们相反的方向,凌风昔不由得追了上去。

         “饭也吃过了,为了感谢你带我来幸福餐馆,你诬陷我的事情一笔勾销,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办,就不陪你们疯了。”

         “这是想要两清?”跟上来的唐骑不可思议的出声。

         “你有意见?”上官雁眼尾上扬,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和他的确是两清了,可和我还没吧?”对上那样一双冷若寒冰的瞳眸,还真难让人有反抗的*,一切在她眼中都像是被冻结了,包括时间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永远停留在初见,永远保持着距离。

         “一个女人居然能冷成这样。”唐骑暗自嘀咕了一句,继而道:“你可别忘了,之前你让我帮你拟定合同。要知道身为国内有名的大律师这种小case我可是从来不碰的,今儿为你破了例,你总不能卸磨杀驴……”

         “你是驴?”打断那家伙的长篇大论,她又不是法官,不需要详细交代过程。

         “啊呸!卸磨杀‘骑’!”

         “都是让人骑的,有区别吗?”

         唐骑:“……”

         “扑哧……!”难以想象,居然会有女人用那么冷的表情,说出这么有喜感的话,凌风昔差点没绷住笑出声来,忙以拳挡住微微痉挛的嘴角,憋笑道:“区别就在于,骑驴者不分男女,骑‘骑’者,只限定为女性。”

         “哦,原来他也是被压的那个。”上官雁恍然大悟。

         也?!

         凌风昔嘴角的笑意僵住,有种膝盖中箭的错觉。

         唐骑心情骤然好转,只觉今儿阳光是如此明媚,空气是如此清新,凌风昔脸上的神情是如此完美,就连上官雁那张清丽的小脸也变得如此美艳动人。

         果然,上官雁可以影响到凌风昔!

         来清州请凌风昔出山,连续吃瘪一个月,这一刻,唐骑终于感觉无憾了!

         ------题外话------

         起床惊悚首推,只能从暖暖的被窝爬起来传二更,人生最坑爹的事情,首推不涨收!

         妞们,走过路过表错过,动动手指给收一个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