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节 盟友婚约
        “呵呵,哈哈哈……”短暂的对视后,上官雁突然笑出声来,眼底杀意一点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兴味,“简公子想要怎么合作?”

         “和……”一个字刚出口,简晗玉眼前白影一晃,一张毛茸茸的猴脸凑到他眼前,过分火热的双眼眼巴巴的望着他,竟是之前被他丢飞出去的小猴子。简晗玉嘴角极其细微的抽动了一下,若春风般的笑颜显得有些僵硬,“你的宠物很……活泼。”

         上官雁大囧,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威胁似的瞪向小猴子,谁知那家伙根本不鸟她,眼里满满的全是简晗玉,即使猴脸长满了茸毛,也能从它过分火热的眼神,分辨出茸毛下花痴的猴脸。

         丢脸丢大发了!

         “乾……”上官雁无奈出声,有意拔高拖长的音调,终于唤回了小猴子的目光,“给姐老实点!”

         “它叫乾?”看着满眼不舍却乖乖回到她肩上的小猴子,简晗玉莞尔失笑。

         “不是……”下意识否认,见简晗玉眉尾微动,只能胡诌道:“它叫猴哥。”说完,急忙转移话题,“刚才我们聊到哪儿了?”

         简晗玉再次失笑,却顺着她的意思转了话题,“和我订婚!”尊贵的出生造就非凡的自信,简晗玉从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直言不讳的道:“上官雁小姐是个聪明人,白家虽然放弃你,但绝不会放弃利益,一旦有利可图,你随时可能再成为他们换取利益的工具。想要摆脱被动的局面,和我订婚是你最好的选择,白家不会拒绝同简家联姻,即使白二小姐不愿,白家也不会轻易拒绝。”

         “继续。”一把按住肩上异动的小猴子,上官雁娥眉一扬,美眸中兴味之色渐浓。合约订婚,一举数得,双赢的局面,似乎她还真没有拒绝的理由。

         “我们只是订婚,订婚之后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同样,也请你不要干涉我。订婚只是权宜之计,若是上官小姐有了意中人或足以钳制白家,我会同意解除婚约。在解除婚约之前,人前我们是未婚夫妻,人后可以做朋友,相信上官小姐不会拒绝一个盟友。”

         “唯一的条件,暂时不要公开。”这样有趣的关系,自然要等到白倩自以为是时,才最有趣味性。

         轻易就明白了她的用意,简晗玉依旧只是笑笑,像是一种无声的纵容,让人上瘾。

         感觉右肩湿哒哒的,上官雁奇怪的转眸,顿时怒火高涨,一把捏起肩上口水泛滥的花痴猴,随手一丢,口中不忘咒骂道:“给姐正常点,那招财猫不就长得好看点,整个一笑面虎,犯什么花痴!”

         简晗玉上扬的嘴角顷刻石化,瞳孔微微扩张,唇瓣嚅动好几次,却没有声音发出。

         “那什么……还有别的事吗?”余光瞧见简晗玉微变的神色,上官雁只觉前二十年加在一起,也没今天这么窘迫,都是那猴子害的!

         “说了请上官小姐吃饭。”迅速敛下异色,简晗玉嘴角重新溢起笑痕,绅士的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对了,还有两点。第一,你可以叫我上官雁或者雁子,别再称呼上官小姐。第二,少在姐面前展示你的家教涵养,姐对这些玩意儿不感冒。”

         “好。”

         保姆阿姨已经准备好饭菜,两人在小小的八仙桌坐下,小猴子立马蹿到了简晗玉身旁的空座上,继续它的花痴事业。

         上官雁黑了黑脸,便不再理它,只求快点吃完饭,离开这栋让她丢老脸的房子。

         “你现在的工作需要变动一下吗?”吃饭时,简晗玉突然出声。

         上官雁眉梢动了动,嘴角漾起极浅的冷笑,“白家既然将我送到那里,我自然应该在那里好好呆着,一旦有所变动,白家一定会收到风声,提前预感到什么。”

         简晗玉没有再提,目光幽深似海,“说说你现在的处境吧,或许我能帮上你。”

         没觉得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况且有的事情简晗玉知晓比不知晓更加方便,上官雁放下碗筷,淡淡的说了起来。

         过程中,上官雁发现简晗玉有个小习惯,每当她说完一段话,简晗玉都会轻轻点头,说到重要的部分时,他还会身体微微前倾,听完在点头的同时“嗯”一声。

         刚开始她还有些不明白,稍一琢磨才回过味来。

         不愧是坐上副市长之人,这些看似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却是促使两人沟通的桥梁。

         身体前倾表示他有倾听的*,点头表示他认真在听,让人有说下去的*,配合‘嗯’则是加强认可,让人更想倾诉,拥有一种被人肯定的错觉,极易取悦说话者。

         这一切,无不说明了眼前之人有今日,除了底蕴深厚外,更拥有惊人的交际能力与魅力。

         他的成功,并非家世!

         上官雁隐约领悟了什么,望着对面俊美如画的男子,心下对简家二公子这个身份的排斥,仿佛也淡化了不少。或许,她能从这个男人身上学到不少东西,至少在权术方面,她的确还有很多不足,可以从这个男人身上吸取。

         饭后,上官雁起身告辞,简晗玉起身相送,却被上官雁拒绝了,“不是说了别在姐面前展现你的绅士风度,有时过度的客套,也是显示两人关系不够熟稔的标识。”

         简晗玉哑然失笑,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之中,手机才如同有预见能力的响起。

         “二表哥,她答应了吗?”

         “嗯。”简晗玉一边上楼回书房,一边淡淡的回道。

         “为什么要选她,她只是白家的弃女……”犹豫片刻,简易还是忍不住追问出声。

         “易,你太小看她了,能够破坏白家如意算盘又不被白家发觉之人,你觉得这华夏能有几人?”

         没有得到回音,简晗玉又道:“且不说她与陈若浮、何秀的关系,单凭她能够从白家全身而退,就绝不是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想到上官雁之前的身手,简晗玉嘴角的笑越发深邃起来,“我相信,再没有人比她更合适了。”

         简易张了张嘴,出口的话却是:“二表哥,你还在等她吗?”选择去清洲任职,是为了找到她吧?找人假订婚,也是为了等她吧?

         那个她是谁,两兄弟心知肚明。

         简晗玉嘴角的笑意消散,眼眸却不自觉柔和下来,与面对上官雁时的清润不同,那是全然柔情的眼神,“嗯。”

         “可你连她是谁也不知道!”简易急了。

         “我相信她还在清洲,我也一定会找到她!”坚定的语气,坚定的眼神,显示了他等待的决心。

         随手挂断电话,视线不自觉投向左手食指上一枚泪滴形宝石戒指,红若泣血,犹如黄昏下那滴清泪,灼伤了他的心。

         红泪,你究竟在哪里……

         “啊嚏!”刚从政府大院出来的上官雁莫名其妙的揉了揉鼻头,是谁在念叨她?

         回想之前与简晗玉的聊天内容,上官雁敛眸思索片刻,打车向幸福餐馆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