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节 黑虎帮的报复
        周添占心中所想上官雁自然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在乎,在京城的五年时间,她见识了太多的拜高踩低,从人人巴结的白家大小姐,到纨绔子弟随意欺凌的土鳖雁,再到纨绔圈有名的女霸王,一个小小的纨绔圈囊括了整整三界——商界、政界、军界。

         官场上的一切她或许不全懂,但万变不离其宗,人都是想往上爬的。

         “凌先生,我的建议希望你再考虑考虑,两年前的事情谁也不想发生……”

         “说完了吗?说完你可以走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对话声由远及近,身为武修者,即使相隔还有段距离,上官雁还是不得已听了个清清楚楚,眉梢下意识上扬,转身看向由警局大门出来的唐骑和凌风昔。

         这手续办得还真快,不愧是国内第一大状,拿钱办事那叫一个轻车熟路。

         她看见了他们,他们自然也看见了她。

         两个男人同时停下脚步,神色出奇的一致,皆是一脸怪异的望着她,活像她脸上有什么东西似的。

         眼见小狐狸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上官雁含笑抱起双臂,调侃道:“还想请姐姐吃饭?”

         “小女警,我记住你了!”撂下这句话擦肩而过。

         上官雁嘴角的笑意僵住,猛地抽搐了一下,小狐狸还挺记仇了,貌似是想报复她?

         “小女警,我也记住你了。”不知何时,唐骑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含笑着丢下这句话,也走了。

         上官雁嘴角一阵乱抖,转身望向俩男远去的背影,无语的抿了抿唇角,貌似她一次得罪了两个美男?

         ……

         六点准时下班,让习惯了夜夜笙歌的上官雁依旧不适应,不想早早回家,索性在大街上闲逛起来。

         清州的大街,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脏、乱、差。

         ‘文明城市’‘卫生城市’这些称号永远与清州无缘。

         行走在黄昏的街道上,五年来笼罩在头顶的阴霾首次真正消散,白家,那个在华夏手眼通天的大家族,仿佛离她已经很远了。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将听筒贴近右耳,里面传出的话让她脸色骤变,瞳孔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身后有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上官雁微眯起冰眸,嘴角衔着冰冷的笑痕,一转身进了一条僻静的暗巷。

         “就是这个小女警,干掉她!”刚一拐进暗巷,一群手持砍刀的混混就冲上前堵住了暗巷出口,高喊着向她扑来。

         眸光一黯,一丝煞气在眼底弥散开来,上官雁徐徐转身,面向一群混混,寒声问道:“是张宏让你们来的?”

         刚才的电话正是刘全所打,说他在回家路上遭遇尾随,幸而他聪明躲过一劫,回到家就急急忙忙给她打来电话,让她留意一点。

         会针对他们下手者,唯有黑虎帮。

         而上官雁之所以猜测张宏,仅仅是因为张宏那人十分多疑,虽然对刀疤极为重用,可黑虎帮真正的大权还是在张宏手里。能够命令黑虎帮这么多人一起出动来除掉两个小警察,除了张宏本人,不做第二人想。

         “宏爷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为首的纹身大汉显然还没意识到自己招惹上一个怎样的人,满脸狞笑的比划着手里的砍刀,模样嚣张到不可一世。

         可惜下一刻,他的笑就已经僵在了脸上,喉咙处一阵尖锐的刺痛,耳边响起一道宛若来自地狱的女声——

         “忘了告诉你,姐很不喜欢有人在姐面前嚣张。”女霸王怒了。

         喷涌着鲜血的身躯轰然倒地,一群手持砍刀的混混集体愣在原地,看了看前方空无一人的暗巷,又回头看了看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汉身前的女人,突然间感觉一阵后脊发寒。

         那个女人是怎么去到他们身后的?!

         暗巷狭窄,仅容三人并行,而他们近三十人涌入暗巷,几乎将暗巷的出路堵得严严实实,可那个女人居然在他们谁也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到了他们身后……

         “鬼啊!”不知是谁大喊一声。

         混混们一下子就乱了,相互推挤着想要逃离,偏偏上官雁正站在巷口处,堵住了他们唯一的退路。

         混乱间,众人互相推挤着、踩踏着,没有一点刚才嚣张的气焰,只觉得这大白天的,无端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推挤中的众人没有发现,‘鬼’在不屑的扫了他们一眼后就已经转身离去,看也不看躺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纹身大汉,随手招了一辆的士,向南城近郊而去。

         四十分钟后,上官雁在南城近郊的别墅区下了车。

         眼望着这一片依山傍水的奢华别墅区,唇角冰冷的一掀,悄无声息的来到门口保安室外,敲了敲保安室的玻璃窗,在保安将头探出来时一击手刀将保安放倒,趁着夜色降临,避开周遭严密的监控,小心翼翼的向监控室潜去。

         同样用手刀将监控室的保安放倒,戴上手套将小区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后随手关闭所有监控,向其中一栋别墅掠去。

         刚一靠近别墅,上官雁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浓郁的杀机锁定,身体快一步做出反应,本能的就地一滚,避开暗处射出的子弹。

         别墅内警报声同时响起。

         “该死!”居然有红外线狙击手!

         再次翻滚避开第二颗子弹,第三颗子弹迎面而来,避无可避。

         金色子弹在黑亮的瞳孔中一再放大,上官雁瞳仁微缩成针,四肢肌肉紧绷做闪避状,诡异的事情却在这时发生了——

         子弹弹道在她集中精神的注视下,仿佛形成无数播放帧,一帧帧快速播放着,弹道预测正中眉心,全身肌肉迅速做出相对反应,向左侧灵活跃起翻滚,子弹擦着右臂堪堪划过,避开了本该致命的一击。

         落地时又一个翻滚隐入黑暗,连讶异的时间也没有,上官雁双手撑着地面一跃,身子在半空留下道道残影,飞快窜进别墅二楼开启的窗户,闯进别墅之中。

         暗处的人一见,急忙现身追进别墅,却闻:“张宏,还记得我吗?当年被你逼迫乞讨、盗窃的小女孩……”

         一个小时后。

         上官雁从别墅里出来,手里提着一个旅行用的黑色手提包,闪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