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节 请你吃地沟油!
        “你确定你是帅,不是娘?”

         “老子是纯爷们儿!”凌风昔拍桌而起,气愤填膺的吼道:“长得美不是老子的错,乱扣帽子就是你的不对!老子要投诉你,对尚未定罪的良好市民进行人身攻击!”

         学得还真快,都知道投诉了。还良好市民……

         上官雁不雅的翻了翻白眼,含笑走到他对面,伸手在他脸颊轻拍着,嚣张道:“小狐狸,记住!清州警察是不*律的,在这里姐姐的话就是王法,姐姐说你犯罪了,你就是犯罪了,根本不需要定罪,懂吗?”

         刚想收回手,审讯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小雁子,唐律师来……”刘全目瞪口呆的看着审讯室里的诡异一幕,到了嘴边的话全给忘了。

         见刘全愣住,唐骑疑惑的向里面张望,这一望,也呆住了。

         昏暗的审讯室里,一妖精美男双手被铐在审讯桌上,对面一清丽女子倾身半趴在桌面上,女人的小手停留在男人左脸不足一指的距离,像是想要抚摸男人的脸颊,怎么看,都是一副调戏良家妇男的戏码。

         这女警这么饥渴?难怪三番四次将凌风昔给抓来!

         唐骑眼露惊疑,面色古怪,嘴角痉挛的道:“刘警官,你们警局是不是应该给我当事人一个交代?我有理由怀疑我当事人在警局期间曾遭受不法对待,甚至……遭遇性侵。”

         “滚!”女霸王暴走,还性侵,那家伙哪只眼睛看见她侵犯这只狐狸了?

         “唐律师,你来得正好,这个女警她……她……”小狐狸几经哽咽,接下去的话愣没说出口,此等欲言又止的神态,让刘全也有些懵了,下意识将狐疑的眼神调向上官雁。

         难道小雁子真这么饥渴?

         上官雁差点没掀桌子,猛地收回手,磨牙道:“滚去办手续,别让姐再遇见你,姐遇见你一次,抓你一次!”

         “刘警官,你也听见了,你们的警员恐吓我当事人,我……”

         “你他妈有完没完?!”律师的嘴皮子,上官雁今儿算是见识到了,她那点法律知识到了律师面前,无异于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强忍下故态复萌的女霸王怒火,眸光冰冷的在俩男周身转了一圈,嘴边慢慢展开了一抹沁寒的微笑,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刘警官,你也看见了,你们的警员素质实在有待提高……”

         上官雁未走出多远,就听唐骑那家伙又开口了,登时脚步一滞,一口银牙紧咬,差点忍不住回头将那家伙一脚踹出警局。

         跑她的地盘耍威风,活腻味了吧?

         上官雁徐徐回身,面带笑意,目似寒冰,“唐律师,你是想陪你的当事人留下吃中饭吗?”

         像是没看见她眼底迭起的冰寒,唐骑依旧职业笑容,礼貌反问:“你请客吗?”

         上官雁咬牙,笑得更加灿烂,“行。”请你吃地沟油!

         “有警花请客我又怎么能拒绝?办完手续就走,我有车。”

         一来二去,午饭定下了,刘全彻底傻了,刚才不是还剑拔弩张吗?怎么这会儿就讨论中饭了?

         办完手续,三人一起出了警局。

         凌风昔转首看向身边的女人,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小女警,原来你叫上官雁。”刚才办手续时他就打听过了,这女警刚到南城分局不久,听说是大队长家的亲戚,所以平日有点嚣张过头了。

         “关你屁事!”冷眼斜扫,女霸王的火气犹在,粗话跟不要命似的往外蹦。

         唐骑嘴角抖了抖,余光自吃瘪的凌风昔身上掠过,眸底精芒一闪,看来想要凌风昔松口,可以试试多从这个嚣张的女警身上下工夫。

         坐上唐骑的奥迪A6L,三人到了一家名为‘幸福餐馆’的小饭馆,饭馆是凌风昔介绍的,上官雁没有异议,唐骑也不会在这时和凌风昔唱反调。

         余光自仿佛极好说话的唐骑身上掠过,上官雁眼底多了一缕深意。

         幸福餐馆从外面看上去极为普通,普通到在整条街上没有任何出彩之处,可只要稍稍留意就不难发现,餐馆外的街道两旁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轿车,踏进里面一看,座无虚席。

         凌风昔似乎和老板很熟,在简单的寒暄之后,临时替三人加了一张桌子,被安置在靠近收银台的位置。

         “你们别看这间餐馆不怎样,这里的东西出了名的好吃,很多有钱人长途跋涉开车来这里,就是为了吃上这里的家常小菜。如果你们再晚几天,就可能再也吃不到了。”刚一坐下,凌风昔就主动为两人介绍起来。

         “老板不做了?”看着周围络绎不绝的客人,上官雁也没反驳他的话,只是将视线投向不远处正在和人攀谈的老板,猜测生意这么好的店铺怎么会舍得转手。

         “别看了,那人一定是来谈盘店的事情,老板的儿子在京城找了工作,全家都要搬去京城住,老板也舍不得这间店,不过更舍不得儿子,只好忍痛将店盘出去。”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凌风昔在一旁解释着。

         “也就是还没盘出去?”

         “喏,没看老板正和那人谈吗?”

         上官雁稍作考虑,干脆起身向老板走去,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也一头雾水的跟了上去。

         “老板,你这间店多少钱?”

         老板正和来盘店的人商议价钱,谁知对方一再压价,将他最低的心理价位压低了整整两成,老板有些火了,刚想拒绝那人,就听见身后的询问声。

         一回头,发现是和凌风昔一起来的女子,不由笑着起身,试探道:“小姑娘也想盘下这间店?”

         “对,我最近正好想找点事情做,看这间店不错,你开个价吧。”上官雁回以浅笑,实际她是临时起意,只因这间店离一个地方很近,她就想要盘下这里,方便常去那里看看。

         “你要盘下这里?!”跟上来的两个男人刚好听见她的话,不由同时惊呼出声。

         这个地段的店铺说贵不贵,说便宜也不便宜,她一个拿两千块工资的小女警,居然有钱盘下这间店。

         难道警局的油水真的很丰厚,一个月就能开店了?!

         ------题外话------

         为改善慢热的死穴,情节安排十分紧凑,铺垫即将进入小*,男主不久就会出场,星星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