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节 控物之能
        回到家,上官雁随手将黑色手提包丢在沙发上,娇俏的小脸蓦地凝重起来。

         之前的事太过诡异,虽然古武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五识的确能够超越常人,可她如今的修为远远达不到那样的程度。

         更宁她心绪沉重的正是提回家的手提包,里面装着整整二十万现金,这些现金原本是装在别墅保险箱之内,就在她想要打开保险箱查看里面的东西时,保险箱的门就这样自行打开,这些现金突兀的漂浮在她眼前,令她震惊不已。

         若之前避开子弹,是她危难时激发潜能,保险箱的事情呢?

         眼眸迅转,视线锁定茶几上的茶杯,集中注意力,茶杯居然在她的意念操控下,真真实实的漂浮至半空。

         竟然是真的!

         上官雁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虚软的跌坐在沙发之上,注意力涣散,茶杯重重跌落,啪一下摔得四分五裂。

         不死心再次锁定身边的黑色手提包,黑色手提包一点点悬浮起来,拉链在意念想象中缓慢滑动,露出里面红灿灿的钞票。

         “呵,这算什么?基因变异?异能激发?”

         然,没有人能回答她的问题,上官雁相信,就算疯女人还活着,也不一定能够解答。

         就这样呆坐了近十分钟,上官雁才不得不接受这尚算惊喜的事实,唯一让上官雁不解的是,三元草的的确确是淬炼武者体质的药材,为何会激发她的基因变异,导致如今这种情况出现。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过久,对于如今极度渴望力量的她来说,拥有异能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样她便多了一张底牌。

         就像发现新玩具的孩子,她一次次的操控着家里的东西悬浮,尽量熟悉那种操控物体的感觉,从中摸索规律。

         上官雁发现,只有集中全部精气神贯注在物体之上,物体才会随心所欲的自由漂浮,一旦注意力涣散,操控就会失效,操控大件的物体往往比操控小件的物体更难,且更容易感觉精神疲惫。

         由于精力集中,就注定只能操控一件物体,像是清晨那样多件物体飘浮,她努力了几次都没能办到。

         意念操控着手提包归于原处,上官雁突觉一阵晕眩袭来,脑海中嗡的一声,身子跟着重重砸向沙发,失去了所有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浅浅的嗔吟由红唇里溢出,颤动的羽睫缓缓掀开,恢复意识的一刻,一股庞大的疲倦感席卷全身,像是连续几日不曾休息却被人逼着跑了一千米,身体里所有力气被抽干,全身肌肉隐隐酸痛难当。

         上官雁费力的从沙发上坐起,看着满屋子散落一地的‘试验品’,无奈一笑,没想到这异能还有限制,一旦精神力耗尽,整个人就会跟着被掏空,也不知是福是祸。

         若在与人交手之际晕厥,这对她来说,将是一场致命的灾难。

         如何提升精神力,成了上官雁眼下最大的难题。

         习惯性的盘腿运气,让丹田内的真气在全身游走一圈,身体的疲乏感似被驱散不少,上官雁眼前一亮,古武真气正是驱散疲乏的好东西,眼下她虽然没能找到提升精神力的方法,可真气能让她驱散疲惫,也算是有了一种快速恢复的方法。

         真气在体内游走四圈,正是后天四段真气运行极限,对应后天四段修为。如若突破后天进入先天,修为将天差地别,真气运行也将乘以十。化臻境界返璞归真,真气运行将不再限制,连续十日不睡也不会产生丝毫疲惫。

         或许,武异双修,是她目前唯一能解决精神力欠缺的方法。

         ……

         零点,清州最顶级的夜店,黑虎帮名下最赚钱的销金场所。

         或许是太过兴奋,导致上官雁迟迟无法入睡,索性离开了家,来这间夜店消遣时间。

         清丽的小脸并未引起过多的关注,这也正是上官雁想要的,在选了一个较为阴暗的角落坐下,向服务员要了一杯酒水后,她便闭眼假寐起来。

         此时,零点里的人并不多,如同夜店的名字,零点才是夜店最为疯狂的时刻,届时会有舞女上台表演,将整晚的气氛推向最*。

         接近零点时分,夜店内的灯光一盏盏暗了下去,还在舞池内疯狂的男男女女也在此时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座位。

         上官雁随意的一扫,却在门口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人这时才进入夜店,双眼如探照灯似的在夜店内快速扫描,在扫过她的位置时由于灯光太暗并未停留。

         最终,那人的目光锁定了夜店里一个穿金戴银,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已婚妇人。

         男人性感的紫色唇瓣完美上扬,一步步向那妇人走了过去,由于距离太远,加上背景音乐过于聒噪,上官雁没能听清两人说了些什么,只是见那妇人目露惊艳的望着男人,继而请那男人坐了下来,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起来。

         刚开始,一直是妇人在讲话,后来男人偶尔会插一句,到最后两人毫无隔阂的聊了起来,期间男人的变化恰如其分,控制得十分微妙,很容易让女方误以为是她自己幽默的语言引起了男人的注意,而不会存有别的怀疑。

         可是身为局外人,上官雁看得一清二楚,那男人从踏入夜店开始,妇人就成了他的目标,之后一步步引诱着对方走进他设下的陷阱。

         啧啧啧……眉梢高挑,上官雁轻笑着勾起唇角,白皙纤细的指尖捏着红酒杯,不时的轻抿一口,脸上带着几分醉态,瞳仁里却是一片清明。

         看来小狐狸还是个惯犯啊……

         眼见两人起身向外走去,期间,妇人甚至不敢去拉男人的手,也不敢做出任何越轨的举动,冰眸中兴味更浓,这样的无本买卖,磨磨嘴皮子就将人骗走,再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将人迷晕,盗走妇人身上的财物,可比她在警局的工作轻松多了。

         上官雁眉梢一挑,极有兴趣的跟了上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不介意再将这小狐狸抓回警局,冲冲业绩。

         可是接下去的一幕,让上官雁有些惊呆了。

         只见那小狐狸带着妇人出了零点后,居然领着其去了距离零点不远的另一间夜店,在将妇人介绍给一个外形健美的男人后,就笑眯眯的离开了。

         敢情,这小狐狸不是牛郎,而是拉皮条的?

         事情还没完,接下去的一幕更是将上官雁雷得外焦里嫩。

         直到那妇人挽着健美先生进了夜店,拐角处突然出来一个男人,在悄悄递给小狐狸一叠毛爷爷后,就转身躲回了暗巷里。

         这是……酒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