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蓄意落水
        水蓝色的暖帐之中,澄澈的清泉水从四角的金兽口中吐入池中,氤氲的水汽覆在整座温泉水池之上,柔美之中更添神秘。

         “碧鸾认主了?”纱帐掩映出传出一道磁性而悦耳的男声。

         “是。”夜晗低垂着头单膝跪于地上,根本看不清水池之中少年的样貌,“听说朔方前辈还收了他做入室弟子。”

         修长的指节划过水面,漾开一层淡淡的涟漪,少年低低的笑了起来:“能让师叔看上眼,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那人身手属上乘,还有……”夜晗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他是五行之体。”

         水池中的少年终于有了反应,似血般的美酒倾倒而下,落入那澄澈的泉水之中,渗透出一眯淡淡的血色。

         “五行之体……呵呵……”愉悦的笑声从帐内传出,久久未绝,“这样也好,近来的日子看来不会太无聊了,夜,查清此人的底细。”

         “是。”夜晗恭敬的应道,转身出了轩阁。

         于此同时,哗啦的水声从室内传了出来,洁白似雪的身躯从水池中缓缓地浮出,白皙的指节探上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大红外衣,没有理会那未干的水渍,简单地套上。

         掀开纱帐的一瞬,红烛摇曳,映照出一张妖娆魅惑的脸。

         自漓洛从修罗场取得青鸾轻巧的避开那个老头的追赶之后,眨眼已过了一月有余。

         这一个月,她白日还是苏府默默无闻的丑陋仆役,晚上却是琉璃坊的常客,跟着朔方每夜修习幻术,并且每次修习幻术之时,沐流与夜晗必定会到场旁观。

         至于那个算计了她的小财迷,名义上已经是她的小跟班,也只是在晚上才能够看到漓洛的身影,几次追寻漓洛未果之后。

         漓洛感念他忠心为主的高尚情操,将小跟班的等级略微提升了一些,晋级为……漓洛修习幻术时的陪练。故而琉璃坊后院的练武场时不时会传出一声惨叫,在午夜里很是吓人。

         “小洛洛,你不能这么对我,要不是我,你怎么能够拿到那绝世神兵?又怎么能够拜到一个这么好的师傅?”燕环飞不是没有求饶,只是每次刚说完这话,紧随而来的往往是一道裹挟着水汽的天雷迎面将他劈个外焦里嫩。

         平静地日子总是过得分外快速。这一日,漓洛完成一夜的幻术修习,拆下手上因为担心受伤而绑缚的绷带时,燕环飞早已经趴在不远处做挺尸状。

         “别跟着我,不然这就是你们的下场。”漓洛很不客气的迎头又踩了燕环飞两脚,昨晚要不是为了摆脱他,她不会绕了王城整整两圈才回到苏府,让她今天一整天心情都很是恶劣。

         沐流和夜晗嘴角抽搐的望着那已经分辨不出容貌的一坨,一致转头,采取无视状态。

         朔方倒是一点都不怕,仗着自己长辈的特权,抱住漓洛的大腿很是可怜的说道:“小徒弟啊,你说我们都相识一个月了,却还不知道你的底细,难免好奇嘛,要不我今晚亲自送你回去,顺道拜访一下令尊令堂?”

         漓洛挑了挑眉,望着那恬不知耻抱着自己大腿的老顽童,毫不犹豫的一脚踩了上去,只听得一声哀嚎:“嗷,我的鼻子……”

         “我是谁就那么重要?”漓洛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我没有父母,也没有背影,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再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碧鸾锋利的刀锋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待众人眼前划出一道光亮,待众人回过神来之时,少年已经转身扬长而去。

         “阿嘞阿嘞,真是不好相处的人呢!”沐流抵着下巴,望着那人的背影一脸笑意。

         夜晗不置可否,倒是诈尸的某人抬起了头,两眼亮晶晶的说道:“我倒是觉得小洛洛很有魄力啊!竟然能够让你们两个和朔方前辈吃瘪,光这一样就和主人不相上下了。”

         夜晗望着燕环飞崇拜的眼神,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再次淡定的吐出两字:“白痴。”

         “呵呵呵,小财迷,你没有发现你每次称呼他为小洛洛的时候,受到的攻击都会比平时大上一倍吗?”沐流淡淡的打击燕环飞的积极性。

         燕环飞屡受摧残的身体一僵,整个人都石化了一瞬,这么说来,自己那些求饶,竟都成了火上浇油?

         夜晗没有理睬僵化的燕环飞,走到沐流的身边低声回道:“主上下令彻查那人的底细。”

         沐流怔了怔,脸色微变,许久才轻叹一口气:“若是能查到也不会拖到今日了。”

         望着不远处明亮地月光,沐流微微笑了笑:“不过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漓洛身形一闪,从苏府高耸的围墙外翻身入内,如今的她还不是时候太过引人注意。

         不可否认,朔方的教导,让如今的她已经能够熟练运用体内的幻力,但是还不够,自己若想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立足,势必还需要更多的力量,保护自己,也保护那些关心自己,让自己在乎之人。

         历经两世,漓洛知道自己最不缺的便是等待,因为只有长久蓄势的蛰伏,才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彻底征服所有。

         顺着常走那条道路走出不远,漓洛突然听到一阵小小的动静,脚步一顿,迅速的躲进了边上的假山,却发现并不是府中的护院巡视庭院。

         黑漆漆的后花园中,摘种着满池的清荷,伴随着晚风的吹拂,飘来阵阵的清香,沁人心脾。

         漓洛稍稍从假山后面探出头去,看向不远处蹦蹦跳跳的小孩子,月色下只依稀能够看到孩子的身形,根本看不到样貌。

         孩子慌慌张张的往边上的池塘边跑去,时不时的回头看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赶一样。

         没过多久,孩子的身后便窜出了一道黑影,追上孩子之后,迅速的将那个小孩子给推到了水池里面去。

         小孩哇的一声,便掉进了水中,那黑影也不敢多留,慌忙从另一边跑了。漓洛蹙了蹙眉,从假山后走了出来,走到池边,看清那孩子还在水中上下扑腾,面容一凛,没有半分停留就跃进了池中。

         荷花池中泥沼很深,好在漓洛很好便抓住了那个往下沉的小身子,夹紧那小小的身子便往岸上拖。

         那孩子不过六七岁,小身板没什么重量,没一会就被漓洛抱上了岸,拍抚着小孩的背,让小孩将呛进去的水都咳了出来。

         刚把受惊的孩子放下,漓洛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脚步声开始往这边靠近,漓洛心道一声不好,放下孩子就想离开,却发现那孩子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腰身不放。

         眼见脚步声已经临近,漓洛不能再多留,用力将小孩的手掰开,转身快速一闪,赶紧顺着柴房的路逃了去,没有发现那个小孩手中此刻正攥着一样闪闪发光的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