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初露锋芒
        擂台之下,漓洛仰头望着那悬挂在最顶端的长剑,青色的剑气环绕着长剑边缘,隐隐能够感到一股冰冷的气息迎面扑来。与她身上的气息契合在一起,产生着微妙的共鸣。

         它在呼唤着她?!

         漓洛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向前一步,踏上了擂台的台阶,正旁观擂台上生死相博的沐流见状忙笑盈盈的迎了过来道:“这位公子,可有什么事情?”

         漓洛的脚步一顿,眼前的男人笑意盈盈,看上去无害,却透着一股子让人很不舒服的森冷之感,微眯了眯眼,简洁的回道:“我想要上面的那把剑,开个价吧。”

         沐流顺着漓洛的动作望去,看清她口中的剑后,微弯的眸子中飘过一丝冷厉与讶异,转头笑得更加灿烂:“不好意思,公子,这把剑属于非卖品。”

         察觉漓洛因为自己的话而变得生人勿进的气场,沐流补充道:“公子若真想要,也不是没有办法。在修罗场,得到非卖品的唯一办法,便是将如今场中连同在下以内的所有人打倒,此物便拱手奉上。”

         此话一出,原本打斗的众人全部都停下了动作,诧异的望向交谈中的两人。人声鼎沸的修罗场在一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漓洛冷硬的唇角缓缓的上扬:“若这是来此的挑战的话,我接受。”

         语毕,一个轻巧的蹬足,直接从沐流的身边掠了过去,翩然落在擂台的中央,挑眉看了眼四周围满的男子,扬了扬下巴,倨傲的问道:“你们谁先来?”

         被这一变故惊到的众人再次怔住,竟然有人真的敢挑战修罗场的铁律,上一次来取碧鸾的人最后落了什么下场来着?貌似是下半身瘫痪吧,不知道现在能重新站起来没有?

         自打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人敢来挑战了。笑话,宝剑再耀眼,没命消受也是枉然啊!想到这里,回过神来的众人怜悯的望着上面那瘦弱的少年,可惜了啊,又是个不怕虎的初生牛犊。

         还未感慨完,一个男子已经跳上了擂台,嗤笑的望着漓洛:“小子,你还没断奶吧,乖乖地回家找你娘去,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下面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只是笑声还未蔓延开来,便硬生生的断在了喉口处。

         男子捂着被踢断的鼻梁倒在地上不断地呻吟着,鲜血漫过那捂脸的手指,一滴滴的往下落,挑战着所有人的听觉神经。

         “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漓洛转头扫了一眼长大了嘴巴的众人,面无表情的问道。

         修罗场的二楼,夜晗望着楼下的动静,脸上还是没有多余的表情。然那双冰冷的眸子却因为少年将越来越多的人扔出擂台而越来越亮。

         朔方抚着花白的胡须,若有所思,许久才笑着吐出一句话来:“这小子看着身手倒是不错,只可惜……”

         “什么?”燕环飞好奇地问道。

         “只可惜他最后要打败的人可是……”朔方微笑着将目光移回了下面的擂台。

         漓洛将最后一人干净利落的踢出擂台,台下的众人像被定身了一样,不敢置信的望着上面的纤细少年,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将在场的数十名大汉全部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个人是怪物吗?

         漓洛对于自己所造就的震撼一无所觉,此刻的她眼中只有对面挡在自己最后一步的少年。

         “公子果然好身手。”沐流还是浅笑着,只是那原本半眯着的双眸已经全数睁开,棕色的桃花眼中弥漫着森冷的寒意,是兴奋更是嗜杀。

         “赢了你,那把剑便是我的?”漓洛不置可否的问道。

         沐流点了点头,下一瞬漓洛已经攻了快步攻了过来。

         众人只见到漓洛身形一矮,微曲的双腿往后快速一踏,脚下的步子快速的动作了起来,左右摇摆着掠出一道道残影。

         沐流双眸一凛,伸手往前方的虚空一抓,不意外的抓住了一只纤细的手腕。往下一拧,那纤细的手腕好像即刻便会被捏碎一般,就在这时一击飞腿毫不停滞的袭上了沐流的脸颊。

         沐流一愣,收手往后退去,往下压住对方的腿,对方的手却再次弯曲成爪迎面抓来。一记响亮的回击,漓洛倒退了两步,沐流也倒退了两步。

         沐流伸手往脸上一抹,鲜艳的血液染红了雪白的衣袖,在他的左脸脸颊,一道口子正昭示着对面之人的恶行。

         “哟,沐沐竟然受伤了!”燕怀飞吹了个口哨,手中摇动的折扇不知何时已经收了起来,紧紧的被握在手掌中。

         沐流望着那嫣红的颜色,棕色的眸子幽深了起来,晦暗难明。就在台下的人不明所以开始议论之时,一阵鬼魅的轻笑声传了出来。

         漓洛看着对面突然变了气场的少年,微微蹙起了眉头,周围原本平静地空气都忽然间变得不安了起来,让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盯着擂台的正中的位置,她有预感,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从那个地方。

         “不好,沐流小子要动真格了。”朔方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低呼一声。

         话音还未落,擂台中央的木板便轰的一声被大力的掀了起来,一条三人高的水龙从木板之下横冲而出,在擂台上空飞舞了一圈之后,乖巧的盘旋在了沐流的身后。

         “沐流小子竟然把水龙召唤出来,看来是真的动气了。”朔方望着那几乎占了半个擂台的水龙,微微蹙起了眉头。

         “那小子平时看起来笑嘻嘻的,可是最在乎那张脸的。”燕环飞嘟囔了一声,很是不屑。

         “哦?如此一来,你倒是不担心那个小子赢不了沐流小子,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约呢!”

         “忘不了,您老人家就瞧好了,沐流那小子虽然厉害,但那小子可是……”燕环飞压低了声音,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嗫嚅了一句:“五行之体呢!”

         沐流直视着对面的少年,脸上再没了一开始的笑意,沾了血的右手往前一挥,身后的水龙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向漓洛直接冲了过去。

         台下的众人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吼,震得修罗场的地面颤了颤。漓洛的眼中更是倒映出了水龙张开大口的险恶模样,心中一颤,有什么东西从体内破土而出。

         光芒闪烁,迷了所有人的眼睛。就在众人心有余悸的将目光重新移回擂台,可惜那身手超群的少年就这样被水龙吞没之时,所有人的目光却猛地一缩,诧异与惊奇再一次弥漫了整个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