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伤口风波
        一口气跑到家里,进屋就收拾东西,什么破衣服破鞋子什么的都一股脑往床上铺好的那块布里丢,她现在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就想着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反正她又不是真正的以沛儿,她是她自己,她是以前的以沛儿。

         以前就算受什么气,最起码她还是她自己,她靠的还是她自己,她还是有自己的小窝,可是在这里,家不是她的家,靠也不是靠自己,处处要受人家的气,这样的日子过了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走了之,海阔天空,她总会闯出一片天空的。

         大概收拾的差不多了,她麻利的把那块布打上结,悲哀右肩上,这一背就感觉一股刺心的痛,“嘶~”

         她这才想起来,这刀伤还没有包扎,吖的,那个母夜叉下刀真狠,居然真敢砍她,她刚一摸,肩上又是一痛,溺出了些许血,浸透了右肩上的衣服。

         轻轻的把衣服往上掀开一点点,血还是在流,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好痛滴说。

         唉……

         叹了口气,她把包袱背在左肩,在院子找许久却不见娘亲,她疑惑了会,知道她肯定又给柳氏干活去了,心中一阵烦闷,无力的把肩上的包袱扔在床上,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大门,她捂着右肩往前方走去,心里有气,她也不看路,就一直走着,走了半响她才回过神,见了眼前的景色,她便觉得走的有些远了,回过头往家那边望,却只望到柳府的屋顶,原来的以府现在的柳府……想来也真是可笑,不过总有一天她要让娘亲重新当上以府女主人,至于那些不入流的东西,最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看见这样的极品,污了眼。

         回首,眼前的景色便令她一愣,一条条小河宛如蓝色的缎带缠绕着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田野中间有一座看起来年久古朴、色彩和谐的小屋,一派美丽动人的田园风光,这景色,就是闻闻味道也觉得呼吸顺畅,只是这么一个大好的地方,为什么会没有人住进来?

         想了想,她便顺着眼前这条弯弯曲曲的田埂走了过去。

         到了小屋前,木门是轻轻掩着的,以沛儿上前敲了敲,没有人应,又敲了敲,依旧是没有人应,静默了半响,以沛儿推门进去,反正她已经敲过门了,是他自己不应。

         这屋子看起来也是朴素至极,比她的那个破屋并没有好到哪去,她的破屋比这里还要整洁些。

         这屋子的结构,按着现代城里人的说法便是二室一厅,其简陋跟现代的农村住房很是接近,左右两边都有一个房子,左右看了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看之处,以沛儿摇摇头,心想着自己的伤口还没有包扎,不如在这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包扎的。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却只看到了男人的衣物,她也不好去翻人家东西,可是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她开始不淡定了,这血还在慢慢的流着,她的右肩已经湿了大半个衣袖,要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她就要寿终正寝了。

         之前的不好翻人家衣服什么的一下子被她跑到天涯海角,手脚迅速的在屋子里各处翻来翻去,什么裤子啊衣服啊都被她翻了出来,由于着急自己的伤,她也懒得再帮这人捡回去,就在这屋子都快要被她翻了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一块白布。

         她把那块白布扑在床上,又从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翻出了剪子,嘶嘶几声响,这块步被她分成了四块,准备好了后,她慢慢的解开口子,把左肩的衣袖拖了下来,用左手使力,小心的绕了块步上去,左手不像右手一样有力,她便把它打了个结,一头先放嘴里咬着,又用左手拿起步的那一头用力一拉,嘶~

         这一拉疼得她呲牙咧嘴,但一想到这古代缺乏医术,她的伤口没有上药,如果不包严一点,到时候伤口发炎了就不好了,在这个一点点小风寒都会弄死人的古代,她得特别小心。

         包扎完这一块又拿一块,用同样的方法包扎,就这样来来回回,聚精会神的包着……

         突然,像是感觉出了什么,她猛地回头看向门口处,待看清楚之后,她的脑袋轰的炸开,脸颊瞬间爆红。

         站在门口的郝连亦也是脸色通红,他刚刚上山去劈柴,没想到一进屋就看见一个衣布粗俗的人在自己卧房里倒腾什么,待他走近,却无意间撇到那人身上挂着的淡蓝花色肚兜,肚兜……那不是女子的……轰的一声,他感觉大脑一空,里面一片空白,只剩下那块淡蓝花色的肚兜在那不远处飘啊飘啊……

         之后便是那人猛地抬起头来,也如他一样脸色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