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一介艺伎
        无声无息出现在二楼,又淡定如斯,这人十分危险!

         柳月莘心中计较,决定暂时不理会,转开视线,一步步从湖水中走出。

         她浑身湿透,脸上、发上亦是布满水珠,白/皙的小腿甚至袒露在外,衣衫不整。

         本是一身狼狈,可是看她那利落的动作,那坦然的目光,竟有种英姿飒爽的美感。

         楼上那男子,平静的眸子泛起涟漪,惊诧过后,随即淡淡漾开一缕浅笑。

         这女子,变化之快,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而这份惊艳……竟也是不期然地,蛰了一把他的心。

         自信,果敢,神秘,她像一头优雅的猎豹,修长纤细的腰身和四肢,皆充满了野性的力量。

         男女莫辩,亦神亦妖。

         散发出来的气息,慵懒却森寒,真不知是活人,还是索命的水鬼!

         岸上的女子,亦是低低惊呼起来——

         从前的柳月莘,不可能给人这样的感觉!

         她柔弱内敛,任人欺凌,平日里做事总是遮遮掩掩,只是仗着琴艺出众,才博得了梁京第一名妓的称号。

         是以在场的人,大多对她又嫉又恨,却又很是不屑一顾,私底下总是寻她的不是,故意侮辱打骂她!

         原本看她死了,还幸灾乐祸在一旁看戏。

         可是如今,当看到她那锐利清明的目光时,却齐齐心中一个咯噔——

         好像她已经准备好,要来一一向她们讨债!

         “她、她活了?怎么可能?”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惊呼起来,“她应该死死沉下去才是,怎么又浮了起来?本来还想弄成畏罪自杀,主子,这可怎么办?”

         “少说几句!这里人多眼杂!”轻佻的女声压低嗓音,“在日后大夫抓的药里混一点毒物,把她毒傻了,旁人问起,就说撞坏脑袋!”

         “是!”

         柳月莘闻声,抬了抬眼皮。

         只淡淡一眼,她便看见那对话的主仆二人,一个是矮胖的小厮,一个是紫衣高髻的年轻女子。

         这两人,真当她死了不成?阴谋诡计说得那么大声!

         虽说她这凤圣教唯一的天赋,就是生来不畏毒,但——

         谁敢毒她,她必不放过此人!

         收回视线,她并未言说,半挑起眉,只是冷笑。

         她这人,不仅听力好,而且还很记仇!

         来一个,她灭一个!来两个,她灭一双!

         她柳月莘是谁?

         凤圣谪仙第十八代弟子,自幼习堪舆、炼毒物,奇功异术都只是日常练习!

         若不是那个总是一张冰山冷脸的师兄突然离家出走,她如今还悠悠闲闲地倒/骑黄牛,在灵气充裕的凤圣山上晒日光浴,汲取天地之精华!

         再不济,躲在小草庐中,修炼那时有时无的元神,再背几条堪舆术语,就能从师娘那讨几颗仙果吃……

         断不会闲得发傻,来凡间陪这些无聊的俗人,玩低劣的谋斗游戏!

         修身养性三百年,忽而让她入世寻人,这对她来说,真是平生最大不幸,没有之一!

         柳月莘神色悠闲地将裙摆的水挤掉,抽掉发髻,将一头乌发打散在肩,迎着月光坦然而立,仿佛此刻,不过是在沙滩上漫步行走,其余的人都是透明。

         面对她的嚣张跋扈,一向仗势欺人的郑宝财竟然没敢吭声。

         其实从她浮出水面到一步步走近人群,在场的人都凝神屏气,连水里的小兵都忘了爬起来。

         只因眼前的女子,湿透的衣物包裹着玲珑的曲线,前胸衣襟紧贴在秀挺的圆润之上,修长洁白的双腿,每一寸具是春/光。

         她却不避不羞,坦然处之,全无淫秽之意,反而让人觉得亵渎。

         他们何曾见过一个女子,还是一介艺妓,有这种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