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你配不上
        直到一声哭诉打破满场寂静,在场看得目不眨眼的男人,才恍过神,尴尬地别开视线。

         “小姐!你有没有事?”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跌跌撞撞从人群中挤出来,直直扑跪到柳月莘面前,张开手里的长披风就将她护在怀里,声音还是抖个不停。

         “小姐你怎么那么傻,王爷怀疑你,又没拿出证据,你怎么就跳了湖?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叫倚红怎么活啊……”

         她一身浅色薄短袄,素色的粗布长裤沾染了岸边的草灰,却丝毫不察觉,只是心心念念她怀中的“小姐”。

         那稚嫩的脸庞,哭红的泪眼,让柳月莘心中一动。

         原以为在场的人都和原身有可大可小的仇恨,却不料还有一个如此忠心耿耿的女仆。

         只稍看她眼神,就知道她是否真心。

         柳月莘本不想理会此间的人或事,她来这里,不过是借一具身体,去寻她师兄。

         可是看这小婢女哭得不依不饶,又于心不忍,略一沉吟,话便出了口:“你起来,我没事。”

         只是她从前的主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小姐快把衣服穿上,都湿透了,会着凉的!”她说罢,竟然动手要解自己的短袄,也不顾忌周围人的看法了。

         她只知道,小姐需要遮身,这么高贵和善的女子,定然不能给旁人的目光玷污了!

         人群中的薛七娘不屑冷哼,不高不低的声音,足以穿过人群,让在场的人都听见,“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丫鬟!一个众目睽睽之下湿着身,不知遮羞躲避,一个大庭广众脱衣服,毫无廉耻!”

         “你!”少女一听这话,嫩青的一张脸,顿时憋红,“不准你说我家小姐!你总是欺负她!”

         柳月莘慵懒地朝人群瞥一眼,“倚红,别管她们,她们爱说让她们说,污言秽语脏了自己的嘴;咱们不听,就脏不了咱们的耳朵。”

         薛七娘被噎得不好发作,只狠狠瞪着她。

         围绕她的那群莺莺燕燕又开始俯首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姐姐莫气!看王爷待会儿审讯完,这小贱人还能得瑟多久?”

         “可我怎么觉得,这贱人……有些不对路?”

         “什么不对路?!八成是摔湖里,撞坏了脑袋,更傻了!”

         “就是!一个傻子,装得跟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似的!她那是自知理亏,忍气吞声!”

         她们不知道,柳月莘压根就没气,何须忍?

         她说了不听,就根本不会把这些污言秽语听进心里去。

         她淡淡斜一眼还怔惘着的郑宝财,略略打量那深紫色的官袍,“你!”

         郑宝财竟给她指得心里一紧--

         想了想,一个青楼的艺妓,能有什么能耐!就是装装样子,能吓得了他?

         他可是朝廷命官!今日还有凤枭王撑腰!怕一个弱女子不成?!

         当即朗声正气喝骂:“大胆!见官不跪,不施礼节!成何体统!”

         平日里他这一喝骂,就跟衙门的惊堂木似的,胆小的平民立马就跪着磕头求饶了!

         可是面前这女子,仍然悠闲地甩着长发,轻佻地看他一眼,冷冷道:“抱歉!我生平只拜清官、好官,像你这样的,还配不上。”